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只能选择一个吗?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24 2019.06.18 16:30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

  方若以为自己会像蜡烛一样垂泪到天明。

  却在挨着枕头没几分钟之后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方若就把周语容叫醒了。

  周语容睡眼惺忪,不情不愿的嘟囔了几句。

  见方若脸色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周语容也不敢再撒娇。

  “妈妈,我们这么早起来,是要出去吗?”

  周语容迂回的问道。

  方若从衣柜里把周语容的校服找了出来。

  “把衣服换上,我送你去幼儿园。”

  “啊?”周语容惊叫一声,小脸一垮,哭丧着脸伸出自己还包裹着纱布的脚,可怜兮兮的道,“妈妈,可是我的脚还没好呢!”

  方若找衣服的手一顿,眼神从周语容的脚踝处滑过,很快又转开了。

  “我会和老师说,让她多照顾你,老师会带你上洗手间,不会碰到你的脚的。”

  周语容嘟囔道,“妈妈……”

  “怎么了?有什么事?”

  周语容小心翼翼的看了方若的脸一眼,见她没有生气,鼓起勇气道,“妈妈,你就不能再请一天假陪我吗?”

  方若的脸色一暗,手一顿,职场是个论实力,能力,或者背景的地方,绝不是个论人情的地方。

  方若昨天请假,扯谎说自己生病了。

  如果是在家照顾脚上有伤的周语容,公司绝对会回方若,那你还是在家照顾孩子好了,不用来上班。

  方若绝对不会怀疑这个可能性。

  在家照顾孩子,不是方若想要的。

  她宁愿自己上完了班回来,还要忙家务和辅导周语容作业,整天累的像个陀螺。

  也不想自己变成手心向上的“乞讨族”。那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丈夫,哪怕,他曾经无比郑重的承诺过,要养她一辈子。

  方若也不希望自己整天除了家务孩子,就是坐在家里像块望夫石一样等着他回家。

  时代在变,人也在变,守着一个不变的承诺等在原地,迟早会被抛弃。

  当那个男人开始厌烦你只会伸手要钱的时候,当你的孩子都可以指着你说你不赚钱的时候,当你因为带孩子起夜,为家务活忙断了腰,在家人眼里却是没有一点价值的时候。

  那个承诺,甚至比不上炎热夏天里的一丝风。

  而且,黄主任打来了电话,打着关心方若病情的名号,实则是旁敲侧击的提醒方若不要请假太久。

  黄主任还有意无意的在方若面前提起了公司里最近会升职的人。

  升职加薪,绝对是上班族的一大愿望。

  方若自然也希望幸运之神能眷顾自己。

  方若也更明白,自己已经快三十岁了,要是错过了这次升职的机会,这辈子都只能当一个底层的小员工了。

  更何况,职场对于女性的比男性更加的残酷。

  当初周语容初上学,方若重新步入职场的时候,仅仅是找工作这一项,几乎都能把方若逼疯了。

  对于疼痛感十分敏感的方若来说,她绝对不想经历第二次。

  方若再抬手头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坚决。

  周语容不安的叫了声,“妈妈”。

  方若理了理周语容的衣服,“好了,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很想念语容呢!”

  周语容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上学的。

  当然,如果她能从妈妈身上下去,跟同班的同学一起欢快的奔跑的时候,她会更高兴的。

  有几个同学认出了周语容,“嗨,周语容,早上好,阿姨,早上好。”

  方若朝他们笑了笑,“大家早上好啊。”

  方若摸了摸周语容的头发,“语容,快和同学说早上好啊!”

  周语容朝他们挥了挥手。

  小朋友的注意力很快就移动到了周语容的脚上。

  “周语容,你脚扭伤了吗?”

  周语容头直点,像是只啄米的小鸡。

  “你的脚伤还没好吗?”

  “你的脚没好,就来上学了?”

  “语容真可怜。”

  小朋友们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周语容靠在方若的怀里,好像有些委屈。

  “那,那是因为……”

  周语容也知道,妈妈是没有时间带她,她虽然不怪妈妈,但是在同学面前说出来,他们会不会认为是妈妈不够爱自己?

  周语容的话迟疑了好一会,有些结巴,也有些委屈。

  “那是因为,语容想同学和老师了,所以就来了啊!”

  “真的吗?阿姨。”

  小朋友的眼神马上就友善起来。

  “当然,语容整天都在念叨你们呢!”

  “所以,你们可以帮阿姨照顾一下语容吗?”

  方若弯下腰,和小朋友平视。

  “嗯,我们会照顾好语容的。”

  方若摸了摸握着拳头朝自己自己一脸郑重保证的小男孩的头。

  安顿好周语容,方若正准备离开。

  老师朝方若点点头,然后拍手让小朋友跟着她一起去洗手。

  周语容坐在凳子上,刚伸出一只脚,又马上收了回来。

  安静又乖巧的坐着。

  刚才还信誓旦旦要照顾周语容的小男孩,为难的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周语容。

  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周语容,我跟老师去洗手了。你在这里坐着别动好吗?”

  周语容看了看,两条长长的队伍。

  她也应该在那里的,只是,她看了看自己的脚,她必须要安静又乖巧的坐在这里。

  “嗯,你去吧!”

  得到周语容首肯的小男孩这才如释重负般走了。

  周语容黯然的垂下头,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可怜的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方若鼻子一酸,往教室方向快速走了几步,在门边却又停了下来。

  周语容还是抱着腿坐在凳子上,安静乖巧的像是个洋娃娃。

  方若心里一疼,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抱起周语容,却只能狠下心来逼自己转身离开。

  黄主任的话犹在耳边响起。

  方若离开的脚步像灌了铅一样。

  但是她必须离开,她不能丢掉工作。

  方若几乎像逃跑一样离开了幼儿园。

  同时还必须用手捂着嘴巴,避免自己哭出声来。

  直到坐上出租车离开,看着窗外的风景,方若还在想,难道带孩子真得和努力工作是水火不容的两端吗?

  无论怎么样,都只能选择其中之一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