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她该往哪里去呢?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15 2019.06.17 16:27

  周语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妈妈,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家?”

  方若摸了摸周语容的头发,“很快了!我们很快就要到家了。”

  车窗外是一幢仿佛能与天齐的高楼。

  站在底下,人的头必须要仰到极致才能看到它的顶端。

  站在高处看到的风景就一定是最好了的吗?

  方若不知道。

  金市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种高楼。

  大多数是办公区或者是小区住楼。

  方若现在住的那个小区虽然在金市属于中等小区。

  从外面看上去,她的家和其他人的家没有什么不同。

  家,是多么温馨的一个词啊!

  此时的方若却对它有些逃避。

  抱着周语容下了车,方若倔着一股劲,抱着周语容走了挺远。

  直到路边车辆响起一道刺耳的长鸣,方若才回过神来。

  此时,她抱着周语容正在一处十字路口处。

  面前有无数车辆行驶过,无数的人走过。却没有人多看方若一眼。

  方若心里突然涌起一阵苍凉。

  她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

  更何况,怀里还抱着周语容。

  她又能去哪里呢?

  腿肚子在打颤,加上周语容的重量,也不允许方若跑的太远。

  每个人,甚至是每个生命体都需要一个栖身之所。

  方若又怎么会不需要呢?

  而且,她现在这又是干什么呢?

  在逃避吗?在伤心吗?

  可是为什么需要逃避的是她呢?

  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方若笑了笑,抱着周语容往家的方向走去。

  时间并不算晚,方若抱着周语容回家的时候,周舟已经回来了。

  他一见方若走进来,马上迎了上去。

  “回来了,累了吧?我来抱。”

  周舟殷勤的将周语容接了过去。

  方若神色淡淡的,却也没有拒绝。

  孙玉兰在一旁冷冷的道,“一天都跑哪里去了?连午饭都不回来吃?”

  方若看了孙玉兰一眼,没有回答,垂下了头,眼睫毛遮住了她眼里所有的情绪。

  周舟摆摆手,示意孙玉兰不要再说什么了。

  孙玉兰没好气的白了周舟一眼,又气鼓鼓的看了方若好一会儿,才往厨房走去。

  周舟往方若的身边坐近了一些,讨好似的道,“阿若,今天辛苦你了。抱了语容一天,一定累了吧!”

  周舟说完,拉着方若的手,帮方若捏起了手臂。

  方若冷冷的将自己的手臂抽出来。

  周舟脸色一暗,却再也没有任何的话语和动作。

  这种冷凝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睡觉前。

  周舟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

  似乎是在方若看不见的角落里鼓足了勇气。

  “阿若,你今天一定累了吧!要不,这样吧,明天带语容去看看医生,要是她恢复的不错,把语容送到幼儿园去好了,和老师说一声,不要让她运动就好了。”

  周舟拉着方若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方若还是不答,将手抽了出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周舟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挫败。

  过了好一会,才懊恼的说道,“你又是在生什么气啊?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方若嘴角一勾,笑意有些冷。

  道歉还不行吗?

  周舟这样的态度像是要诚心道歉的样子吗?

  道歉还不行吗?

  周舟的话更像是一种妥协,而不是真正意识到自己错误而认错。

  周舟见方若脸上的表情有松动,继续说道,“判刑还得说出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呢!你这一句话都不说,我怎么知道我错在哪里了?”

  呵!

  方若在心里冷笑一声,听起来周舟还挺委屈的。

  一切都是自己伤春悲秋,喜怒无常的错咯?

  “你没错!你怎么会有错?”

  方若想也没想,嘴里的话就蹦出来了。

  也许在人愤怒的时候,理智都会离家出走的。

  周舟从床上移动到方若的面前。

  因为方若是坐在床边的,周舟现在的姿势就有些像单膝下跪。

  “我哪里错了?你指出来啊!”

  方若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周舟,“我指出来了,你能解释吗?你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吗?”

  周舟举起双手,对方若连珠似炮的发问投降,“你说,我一定解释。”

  方若心里的郁结突然散开了些,口气也好了些,“那我问你,你说不能让爸带语容是什么意思?”

  周舟马上接道,“爸一来老了,带孩子对他来说也确实累。而且他是老年人思想,语容也已经有六岁了,爸,唉,你不知道,他对隐私问题不是非常注意的。语容又是对一切都好奇的时候。”

  周舟的回答让方若有些意外和无地自容。

  咳嗽了几声来缓解尴尬。

  周舟说的问题,也确实是个问题。

  方若顿了一下,接着问道,“那好,我再来问你,昨天上午你去城南郊区干什么了?那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周舟一顿,“没什么关系啊!”

  过了好一会,周舟才反应过来,“不是,我没有去过城南郊区。”

  方若刚冰解的笑容又慢慢的在嘴角结成了冰。

  “周舟,你刚才不是还说没有什么关系吗?”

  方若冷笑着看着周舟嘲讽中还带着浓厚的失望。

  周舟一惊,“我,我没有”

  方若突然觉得鼻子酸的难受,似乎是有什么液体叫嚣着要冲出眼眶。

  “我原以为你只是对我不忠诚,没想到对你自己你也不忠诚。”

  方若抬手头,不想让周舟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阿若,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周舟急忙否认,一手也跟着摇动起来,像是一个犯错被抓,手足无措的孩子。

  “我都亲眼看到了。”方若的闭了闭眼睛,似乎在她面前上演的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周舟的嘴巴张了张,像是有满腹的心事要说一样,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眼泪最终还是流了出来,方若抬手,狠狠的擦去。

  周舟的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

  像是终于发现他的姿势有多么傻,周舟苦笑一声,站了起来。

  面对独自哭泣的方若,周舟却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沉默了。

  看了方若一眼,往床的另一边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