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真是有苦难言?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14 2019.06.14 16:30

  方若一整晚都没有睡好觉。

  试问,一个七年来对你没说过一句重话,没发生一次争吵的枕边人。

  突然有了满腹的心事,还对你开始表现出不耐烦来,甚至有发生家暴的可能性。

  而且,更要命的是,你还无意看见了他和另一个女人存在着非正常关系的非正常接触的画面。

  你的心情会不会崩溃

  方若越想越觉得舟有可能真的背叛了她!

  可是,可是,周舟是早就已经有了外遇还是在周建国和孙玉兰来了之后才发生的?

  方若不敢肯定。

  她自然也不会用数花瓣这样幼稚的行为来断定。

  只是,想了一夜的方若。

  第二天早上又荣封“国宝”。

  细细的打了几圈粉了,还是盖不住方若的黑眼圈。

  周舟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装束。

  他站在一边整理自己的袖子。

  其实西装笔挺,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的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整理的。

  他似乎有些别扭,看了看方若,欲言又止。

  嘴唇翕动了几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最后,手握成拳,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才道,“不能让爸带语容。”

  方若往上翻了个白眼,假装没有听到。

  周舟又重复了一次,“不能让爸带语容。”

  方若“哼”了一声,像是傲娇的小猫在撒娇一样。

  “你周大经理在家带你女儿吗?”

  周舟往方若面前走了几步,伸出了手,但片刻之后,周舟又放下了手。

  神情严肃又无奈的道,“反正不能让爸带语容。”

  周舟的眉头紧蹙,没有看到方若那忽然黯淡下去的眼神。

  “那就请周大经理想个解决的办法。”

  方若的声音有些愠怒,她不知道是周舟一再的提议惹怒了她,还是突然放下去的手伤害了她。

  “阿若,要不,你请几天假在家带下语容好吗?”

  默然了片刻,方若正在化妆的手一顿。

  “为什么?”

  为什么一遇到孩子要照顾,为了孩子做出牺牲的必须是孩子的妈妈呢?

  父亲和母亲的权利和义务不都是相同的吗?

  “什么为什么?”

  周舟不解。

  方若嘴角的笑意满是嘲讽,“为什么必须是我请假在家呢?”

  方若的语气是那么的冲。

  也许是怀着满腹的心事,一夜都没怎么睡好的后遗症。

  周舟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

  “你是语容的妈妈,你在家照顾孩子是天经地义的。”

  原来是这样!

  作为周语容的母亲,她对照顾周语容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是,作为周语容的父亲,周舟就没有照顾周语容的责任了吗?

  “语容也是你的女儿!”

  方若的嘴里一阵苦涩,连说出来的话都泛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我知道。”

  周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你跟我虽然同样在工作,但是我们的薪资待遇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存在一定的差距?

  不就是在变相的说明方若的工资比他的低吗?

  也难怪孙玉兰也会毫无顾忌的说出口。原来周舟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看,他们的口气和嘴脸是多么的相似啊!也难怪是母子了!

  方若心里突然一阵心灰意懒,也顾不上另外一只眼睛还没有擦眼霜。

  拿过盖子,一把将瓶子盖上。

  “阿若,我是这样想的,你那份工作不做也没什么,现在语容又要你照顾,干脆你辞职在家好了。”

  辞职?

  方若诧异的回头,周舟神色严肃,绝不是在说笑。

  “为什么一定要我辞职?”

  苦涩的味道随着空气,进入了方若的心脏,然后随着血液流动到她的四肢百骸。

  周舟继续说道“我当然不能辞职,你的工资也养不活我们一家人啊!阿若,正好你趁在家修养的这段时间,好好的调养一下身体。”

  “调养身体干什么?”

  周舟顺嘴回道,“趁着我们还年轻,再生一个啊!”

  方若转头,周舟在她的眼里忽然变的无比的陌生。

  他是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想法的?

  方若竟然不知道?

  还是,在孙玉兰提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里默认了?

  所以,他们什么事都可以背着自己决定。

  哪怕是要她生孩子这样的大事也可以不和她商量,她只要乖乖听话,当一个生育机器就好了吗?

  “我没听你和我商量过再要孩子。”

  方若干巴巴的回答。

  周舟走到方若的面前。

  “这样的事,我以为你一定不会拒绝的。”

  周舟的眼神里有歉疚,还有些方若看不懂的东西。

  她的枕边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不了解他了!

  “我没说过我一定会同意。”

  也许是方若的语气太尖锐了,神情太过激动了。

  周舟的眼神带着莫名的失望和陌生。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阿若,你怎么了?”

  周舟脸上带着陌生,手却慢慢的伸了过来,试图牵方若的手。

  方若不动声色的躲开周舟的手,“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我问你,你昨天上午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南郊区附近?”

  也许方若真是被气昏了头。

  心里的疑问想也不想的就说了出来。

  甚至忘了自己默默的盘算好的想法,忘了自己这样做会打草惊蛇。

  周舟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

  “我,我去城南郊区?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公司啊!我可以给你看我进出公司的记录啊!”

  方若冷冷的哼了一声。

  周舟是他们公司人事部的经理,要改一下记录又什么难的?

  更何况,一栋办公大楼,怎么会只有一个出口?

  周舟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惊慌,说出来的话也有些结巴。

  如果不是心虚,为何会如此?

  周舟的自证清白,在方若看来更像是欲盖弥彰罢了。

  “阿若,你昨天怎么会去城南郊区的?”

  方若冷冷的看起来周舟一眼,“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是去发展不清不楚的关系的?”

  方若的话里带着尖锐的刺,声音高而且尖。

  周舟开始紧张起来,“阿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是有苦衷的。”

  方若一脸的嘲讽,“这真是一个好借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