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亲子鉴定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65 2019.05.01 16:16

  周舟还是在笑。

  然后手握成拳,一拳狠狠的捶在实木茶几上。

  “儿子,你干什么?”

  见周舟的拳头还有往下捶的趋势,孙玉兰急忙走上前来。

  把自己的手掌垫在周舟即将捶下去的地方。

  “啊!”孙玉兰大叫一声,手指关节传来一阵响声。

  周舟这才松开拳头,见孙玉兰保养的白皙细嫩的手指此刻像是一条没有了骨头的蚕宝宝一样垂着。

  白皙的手背出现了一个大红印。

  周舟既心疼孙玉兰,又埋怨自己太过于急躁。

  转念一想,又觉得孙玉兰这样做没有必要。

  “妈,你这是做什么啊!你干嘛还把手挡着呢!?”

  孙玉兰又是疼痛又是委屈,“我为什么你还不清楚啊!”

  茶几被周舟这么一捶,茶杯有些倒在了桌上,有些盛满了水的,水全部洒了出来。

  而,刚刚被周舟捶打了地方,茶几边缘处出现了几条小裂缝。

  周舟的怒气才慢慢平息。

  瞄了一眼孙玉兰的手,周舟神色别扭的关心道,“妈,你手,你手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孙玉兰转开头,肩膀抽动了几下,“我手怎么样?托你的福,还没断呢!”

  周舟听着孙玉兰的话,惭愧又无奈心虚的喊了声,“妈”。

  孙玉兰走到沙发上坐下。

  也不看纠结又后悔的周舟,只是盯着某一处,不住的流眼泪。

  方若拍了拍周语容的后背,走到孙玉兰的身边,耐心又小心的说道,“妈,刚才都是周舟的错,你要是想打他也好,骂他也好,咱们先去医院,看下手有没有受伤好吗?”

  孙玉兰泪眼朦胧的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方若。

  对方若提出来的建议没有说好,却也不否定。

  方若拿眼睛不住朝周舟使眼色。

  周舟这才醒悟过来。

  “妈,方若说的对,我们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之后,我向你负荆请罪都行。”

  孙玉兰剜了周舟一眼,眼神怨怼。

  “什么都是你老婆说了好。你老婆最对了!是不是?”

  得!看孙玉兰的样子,不对症下药是不行的。

  周舟扶额,无奈的向孙玉兰举起双手投降。

  “妈,那你说吧!要怎么才肯罢休啊!”

  孙玉兰没好气的看了一下周舟,然后将头转开,似乎是自己的真实意图被周舟看穿了,让她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孙玉兰瞄了一眼乖巧站在一边的周语容,拨了拨手腕上看上去水头十足的手镯。

  “我是想着,孩子是一辈子的事,现在外头也有许多那些事嘛!不是,语容又是九个月就生下来的,所以,我想着怎么也要慎重一点。”

  孙玉兰平时说话毫无顾忌,今天这段话却说得了磕磕碰碰的。

  但是话说得再委婉,话里的意思方若还是听出来了。

  方若知道,孙玉兰一向是不喜欢周语容的。

  方若起初还以为,是孙玉兰受老传统思想的熏陶,有些重男轻女。

  后来又想到,也许是孙玉兰更注重自己的个人空间,不喜欢孩子。

  却根本就没有想过,孙玉兰一直在怀疑,周语容和周舟的关系。

  这不仅是对周语容的伤害,更是对方若人格品行的怀疑。

  难怪刚才孙玉兰指着无辜幼小可怜的周语容直骂,“野种”。

  到底要什么样恶毒的心思,什么样铁血的心肠,才能面对这样一个可爱,乖巧又懂事的,并且叫了她六年的“奶奶”。的人,说出那样不堪的话?

  周语容大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看着孙玉兰脸上似乎又出现了若有若无狰狞,周语容有些害怕,走过去抱住了方若的大腿。

  方若蹲下来,将周语容抱在怀里。

  像是一只竖起了浑身刺的刺猬。

  方若的话里不免没有了刚才的关心和耐心。

  “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怀疑语容不是周舟的女儿?”

  被方若耿直的这么一戳破,孙玉兰面对周语容那澄净又懵懂的目光,顿时觉得有些难堪到无地自容。

  “我这不也是出于慎重吗?既然你也这么说了,我觉得周舟和语容还是有必要要做一下亲子鉴定的。”

  周舟大瞪着一双眼睛,“妈,你,你说什么呢?”

  孙玉兰的目光一直在地上滴溜溜的打着转。

  “周舟,妈也是,为了你好。”

  周舟心慌意乱看向方若,方若的嘴角抿的紧紧的。

  “妈,这事我绝不会同意的。”

  孙玉兰又继续道,“只是鉴定一下啊!求个心安。”

  周舟迎着孙玉兰的目光,眼中的坚定直达眼底。

  “妈,语容就是我的女儿,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决定不需要什么鉴定来安心。”

  孙玉兰往方若身上瞟了一眼,“只是一个鉴定而已,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有做错事的人才需要害怕心虚,要是语容是周舟的女儿,怎么也不会听到鉴定就心虚,方若,你说是不是啊?”

  方若在心里冷笑一声,孙玉兰还真是会甩锅。

  什么话都让她说尽了,方若该怎么回答?

  要说是,孙玉兰只怕接下来就会说,“你看方若都同意去做亲子鉴定了。”那样的话方若岂不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大的坑?

  要回答不是,孙玉兰又会说方若心虚。不敢去做亲子鉴定。那样孙玉兰心里怀疑的种子就会越长越大。

  更何况,三人成虎,要是周舟真的听信了孙玉兰的话。

  在心里对周语容有了芥蒂的话。

  方若掐了一下手心,强迫自己不要往那方面想。

  方若走到孙玉兰面前坐下。

  脊背挺直,目光炯炯从周语容脸上滑过,从周舟脸上滑过,和孙玉兰平视,“妈,你刚才说的话,原谅我没有办法回答。”

  孙玉兰嘴角刚泛起一丝冷笑,嘴唇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

  方若更快的说了出来。

  “妈,我反对做亲子鉴定,不是因为我真的心虚。语容出生的时候办过出生证明,我和周舟也是验过血的,我是B型血,周舟是AB型RH阴性血,语容跟周舟的血型是一样的。出生证明同样是医院鉴定出来的。如果语容和周舟真的没有血缘关系,语容和周舟根本就不可能会是一样的血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