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真相是拿来反驳的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50 2019.05.16 17:07

  c一道厉喝声响起,黄主任肥胖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众人急忙转回身坐好。

  面朝自己的电脑,可是心里都存了个疑影。

  方若为什么要敌对谢波呢?

  昨天下午晚下班的人不禁想到,昨天谢波说的那些话。

  这样一来,确实是说得通了啊!

  方若知道谢波在背后说她的坏话。

  所以,今天就故意对付谢波。

  还要把谢波手里滚烫的咖啡泼到她身上。

  恩!这个理由真是足够的充分!

  难道说,谢波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方若才会这么的恼羞成怒?

  谢波虽然平时有些大嘴巴,但心直口快,在众人的眼里,是没什么心计的人。

  而反观方若,平时待人谦和有礼,但总让人感觉有些高冷,不好接近。

  本来昨天的时候,大家对谢波的话还抱着一些怀疑的态度。

  现在看来,昨天谢波说的,应该是石锤了。

  众人越发的肯定,当然是肯定自己的推敲是如此的准确。

  人生是一场戏剧,越狗血,观众就越多!

  众人的的眼角还时不时的往方若和谢波的身上飘去。

  黄主任瞪了那些想“冒头的鱼儿”一眼。

  走到方若和谢波的面前。

  “方若,谢波,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在这里干什么呢?”

  谢波扭动水蛇腰,朝黄主任面前走了几步,丰满的上半身呼之欲出。

  “黄主任,我看方若好像有很多东西要打印,正好我手头上的工作都做完,想着帮一下她。”

  谢波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娇嗲,听的人脚心发软。

  黄主任的神情温和了几分,“同事之间确实应该互帮互助。”

  谢波得到了肯定,更是得意,脸上的笑也娇媚了几分,眼神却幽怨的看向方若。

  “谁知方若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想把滚烫的咖啡泼到我身上。”谢波涂着鲜艳指甲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方若眉头一皱,如果再被谢波这样颠倒黑白的说下去,自己就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黄主任,我没有。”

  方若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出谢波话里的漏洞。

  众人听到方若正义凛然的反驳,还以为事情又要出什么反转。

  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竖起耳朵听这边的动静。

  黄主任神情严肃了几分,伸出手打断了方若的话。

  “好了,谢波,你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方若,你跟我来。”

  黄主任的样子显然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谢波得意的朝方若笑了一下,施施然的扭着腰走了。

  方若关上门,黄主任一脸严肃。

  方若抿了抿嘴唇,低着头道,“黄主任,事情不是谢波说的那样。”

  黄主任没有回答,也没有赞同方若说的话。

  方若便没有再说什么。

  良久,黄主任叹了口气。

  “方若啊,职场如战场,你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了,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方若不明白黄主任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抬起头诧异的看了黄主任一眼。

  肥胖的脸上没有平时笑呵呵的平易近人的模样,也没有板起脸来教训人的凶相。

  让方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想想别人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针对你?”

  方若猛然抬起头,眼里一片清明。

  黄主任语重心长的道,“狼多肉少,谁不想更上一层楼呢?”

  黄主任的语气顿了顿,“做别人的上司,能力是一方面,个人的魅力也是不可或缺的。方若,你好好想想,你该如何破解现在这个局面。”

  黄主任的话说的隐晦,想必也已经知道了在办公室疯传的那个流言。

  流言这个东西,永远是不长脚却又跑的最快的。

  在角落里生根发芽,成长变异。

  方若走出黄主任的办公室的时候,有几个平时比较八卦的女同事正窝在一起交头接耳。

  一见方若出来,急忙散开。

  非常好的印证了做贼心虚这一说法。

  方若将没弄脏的资料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没头没尾的资料,这让接下去的工作根本无法进行。

  方若叹了口气,拿出纸,想着重新打印一份。

  打印机上的咖啡还残留着。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有人会帮你收拾残局。

  滚烫的咖啡却已经冷却了下去。

  方若拿出纸巾,试图将打印机清理干净。

  干掉的咖啡污迹是褐色的,就像是鲜血干涸的颜色。

  只是带着它特有的气味。

  来昭示它的不同。

  一卷纸巾被用掉了一大半,好不容易才把污渍清理干净。

  方若按下开关。

  打印机里传来一声奇怪的声音。

  然后又自动关机了。

  方若不死心,又试了一次。

  结果还是一样的。

  方若试着像刚才一样去检查打印机的线路。

  重新插了一下插头,方若再打开,打印机还是自动关机了。

  人都会陷入一个思维怪局。

  容易把他人的成功归功于环境或者其他因素,把自己的成功归功到自己的身上。

  方若现在陷入这样的思想怪局,明明刚才这样做的时候,打印机还是好好的。

  怎么现在,却怎么也弄不好了呢?

  方若却一时没有想到,中间出了什么变数。

  站在这里朝着打印机生气,既不理智又显得十分幼稚。

  方若想了一会,走出了办公室。

  既然自己修理不好,那只能专业的人来修理了。

  方若一走,有些嘴巴闲不住的人又开始凑到一起,开始八卦起来。

  “你看她那个高傲的样子。这还没升呢!就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就是,等到她真的升了,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啊!”

  “你们说,谢波的话真的可信吗?方若真是抢别人功劳的人吗?”

  有一道怀疑的声音响起。

  不过,很快就被大众的声音淹没了。

  “当然,你没看到她今天是怎么对谢波的吗?”

  “就是,我估计就是谢波说到点子上了,所以她才恼羞成怒的。”

  “唇亡齿寒,你说她今天会这么对谢波,明天会怎么对我们啊?”

  众人又开始担忧起来。

  谎言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真相却躲在一旁的角落里无人看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