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她不只是害怕!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32 2019.05.20 16:39

  方若心里一紧,抱住周语容拍了拍她的后背。

  “怎么会?语容怎么会是野种呢?”

  方若轻声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周语容的下巴搁在方若的手臂上大声的喘气,“妈妈,你抱的我太紧了。”

  方若微松了松手,却没有放开周语容。

  周语容贴心的靠在方若的身上,手轻轻的抚摸着方若的手臂。

  方若强忍下泪水。

  现在,她是语容的依靠,她不可以哭!

  “哐啷”一声惊响,周语容在方若的怀里打了个颤。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周语容的话还带着颤音,手指紧紧地抓着方若的手臂。

  方若将周语容抱的更紧了些,安抚的拍了拍周语容的后背。

  “没事,没事。”

  方若的话音还没落下,又是“哐啷”一声响传来。

  周语容在方若的怀里瑟瑟发抖。

  方若又是心疼,又是愤怒。

  听声音就知道,一定又是孙玉兰在砸东西了。

  难道她想以这种方式逼着她出去?

  出去干什么?

  继续和她争辩吗?

  继续让她说着那些不知所谓的话来污蔑她吗?

  继续让她说着那些中伤人的话给周语容的心里留下深重的阴影吗?

  方若不明白,孙玉兰总是喜欢有事生事,没事也要找出一点事来。

  到底是为了什么?

  “哐啷”“砰砰”声不绝于耳。

  想来孙玉兰又砸了些其它的东西。

  周语容在方若的怀里缩的更紧,身体抖若筛糠。

  像是一只独自面对着可怕事物的小兽。

  方若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周语容。

  只能一遍一遍的轻拍她的后背。

  周语容的眼睛大睁着,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妈妈,打电话给爸爸让爸爸快点回来吧!我害怕。”

  在这种时候,也许男人的宽阔的肩膀和有力的臂膀也许更让人有安全感。

  方若也被一声高过一声的打砸声吓的六魂无主。

  连方若自己都害怕,更别说是周语容了。

  同样害怕的她又如何给周语容安全感呢?

  两个都冻得瑟瑟发抖的人在冰天雪地里想要抱团取暖又如何有效呢?

  此时周语容的话更是提醒了方若。

  让方若在绝境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方若手忙脚乱的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手机。

  手心濡湿一片,手里的手机险些掉在地上。

  方若暗暗在心里祈祷,周舟快点接电话吧!

  上天似乎是听到了方若的祈祷。

  在铃声响了十几秒后面,周舟接起了电话。

  耳机里先是传来了一阵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

  此时的方若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分辨。

  只能拼命压制住自己喉咙里快要溢出来的哽咽。

  “周舟,你在哪里?”

  那边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周舟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阿若,你怎么了?”

  方若不知道该如何在电话里说出来这些来龙去脉。

  但是一想到这些,方若只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大手攥着,撕成了无数块。

  “周舟,我问你,你在哪里!”

  周舟的声音有一瞬间的迟疑,“阿若,你到底怎么了?”

  方若的情绪就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就像是一个蓄满了水的水库,脆弱的水坝已经阻拦不住那些奔涌的流水。

  “周舟,无论你在哪里,你都快点回来吧!”

  方若的声音像是嘶吼又像是恳求。

  周语容在方若的怀里大哭起来。

  朝着手机大声喊道,“爸爸,你快回来吧!奶奶又在砸东西了,我和妈妈都好害怕。”

  周舟的声音才急切起来,“语容,别害怕,爸爸马上回来。”

  方若挂断电话。

  搂着周语容,眼泪却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周语容反而懂事的擦去了方若脸上的泪水。

  “妈妈,爸爸要回来了,你别害怕了。”

  方若只能点头,她却无法向周语容说明,她此刻心里的感受并不只是害怕。

  周舟回来的很快,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周建国。

  周舟一打家门,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

  客厅里的落地窗上还残留着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

  满地的碎片水渍和其它一些不知名的东西落了一地。

  这让周舟忽然有了一种“十五从军征了,八十始得归”的荒凉错觉。

  他只是出去了一天,看到家里的这幅情景了,他还以为自己出去了好几十年。

  周建国跟在周舟的后面进了门。

  眉头也是紧锁的。

  周舟艰难在一片废物中移动着自己的脚步。

  这看起来就像是踩在乡间小溪流上脚踏石。

  孙玉兰没有在客厅,也不在厨房。

  厨房的境况看上去比客厅要好一些。

  大约是上次已经被孙玉兰砸过一次,没什么好砸的了。

  孙玉兰也总该换个“战场”了。

  周舟最担心的还是周语容,踏过一堆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物体。

  周舟站到自己的房门前。

  手握上门手把旋转了一下,才发现是从里面反锁了。

  周舟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敲响了门。

  “阿若,语容,我回来了,快把门打开。”

  周语容一听到周舟的声音,从方若的怀里钻出来。

  眼中冒着希望的小火花,“妈妈,快去开门,爸爸回来了。”

  方若仿佛是一尊雕塑一般,也不动也不说话。

  周语容急了,急忙去拉方若的衣服。

  “妈妈,快去开门啊!”

  方若才慢吞吞的下了床,走到门边。

  周舟的脸上满是焦急和关怀。

  见方若的脸色恍如干涸的枯泉。

  周舟将方若轻轻的抱在怀里。

  “阿若,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方若本来以为,自己的眼里在等待周舟回家的时候已经流干了。

  随着自己眼泪流出来的还有对周舟的信赖和期待。

  方若以为,自己不会再对周舟的话和动作有任何的感情的宣泄。

  但是,当周舟宽阔的肩膀承接了自己全部的眼泪。

  当自己的拳头落在周舟的胸膛上,却被周舟的大手紧紧的包裹住的时候。

  方若才发现,自己只是害怕,当迟来的可以依靠的肩膀抱住自己的时候。

  她还是觉得委屈的!

  眼泪并不会流干,只要是情感的大坝一打开,眼泪就关不住闸门。

  周舟的手轻轻的拍着方若的后背

  细密温柔的吻落到了方若的头发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