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初恋再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谁知道她是不是?

我的初恋再见 嫚步云端 2022 2019.04.30 17:19

  “哭哭哭,哭什么哭?哭丧吗?”孙玉兰脸色铁青的朝房间里吼道。

  周语容被孙玉兰那阴翳的脸,愤怒的吼吓了一大跳。

  抽泣声猛的一顿,变成了小声的呜咽。

  同时心里又有些莫名的委屈。

  上次她在幼儿园看到,同学黎梓轩的在哭的时候,他奶奶把他抱在怀里哄了好一阵呢!

  怎么她的奶奶,不会哄她,只会吼她?

  周语容自然是想不通的。

  想不通,哭声自然就更大了。

  孙玉兰的脑仁都被周语容的哭声吵的嗡嗡的疼。

  她大概也不会想到,几岁大的孩子,哭起来是这么的厉害。

  孙玉兰走到房间门口,把半开半掩的门“碰”的一声推到墙边。

  “你哭什么哭啊?好好的做作业,你哭什么哭啊?”

  周语容眼睫含泪,怯又倔强的看着孙玉兰。

  “奶奶,电视的声音太大了,我把作业本都弄坏了。”

  周语容尚不知道,该如何的阐述这个因果关系。

  她的解释在听在孙玉兰的耳朵更加的牵强附会。

  “自己作业做不好就怪我看电视?我在我儿子的家里看看电视还要经过你的批准?”

  周语容没有听明白孙玉兰话里的讥讽。

  她可怜兮兮的举着自己手里的作业本,“奶奶。你看我的作业本真的弄坏了。”

  孙玉兰瞄了一眼,冷笑道,“一道小缝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爸爸上学的时候,作业本哪里这么漂亮好看,还不是一样的考上了大学?”

  周语容不知道孙玉兰突然这么说是个什么意思。

  睫毛上的泪珠还没掉,刚哭过的眼睛,黑的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孙玉兰。

  孙玉兰惊觉,周语容全脸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像她的儿子周舟的。

  无论是把五官分开还是组合,周语容的脸和周舟的脸,陌生的根本就不像是一对父女。

  那个猜测在心里越涨越大。

  周语容惊奇的看着孙玉兰的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越来越复杂。

  就像是她在幼儿园看老师画画的时候,用来调色的盘子一样。

  “奶奶,你怎么了?”周语容关切的问道,伸手去摸孙玉兰的手,去感知她的温度。

  谁知孙玉兰对周语容的手避如蛇蝎一般。

  狠狠的甩开了周语容的手。

  周语容又是不解又是委屈。

  眼看着又要哭了。

  孙玉兰往后面退了一步,手指颤抖的指着周语容,“你说,你是哪里来的?”

  周语容抬起头,满眼的不解,却还是小声的解释,“我是爸爸和妈妈生的。”

  孙玉兰‘嗬嗬’冷笑一声,“你爸爸究竟是谁?”

  周语容越加不解,“爸爸就是爸爸啊!”

  孙玉兰嫌恶的看着周语容,在她面前的仿佛不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一个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人。

  而是一个耻辱,一个被千夫所指的污点。

  激动的孙玉兰,疑惑又害怕的周语容,都没有发现门口传来的轻微的响动和门锁转动的声音。

  孙玉兰一边摇头冷笑,一边指着周语容说道,“谁是你爸爸,你是谁的野种?”

  孙玉兰眼神阴冷,嘴角嘲讽的冷笑,声音“桀桀”。

  周语容肩膀颤抖了几下,然后放声大哭起来。

  门被飞快的推开。

  方若飞快的冲进来,将周语容护在怀里。

  周语容窝在方若的怀里,小小的肩膀不断的颤抖着。

  孙玉兰的怒气并没有消散。

  “方若啊,你回来的正好啊!你自己说说,周语容是不是野种?”

  方若回头,狠狠的瞪了孙玉兰一眼。

  周语容害怕成这样,让方若如何不愤怒,不伤心?

  “妈,你说什么呢?”周舟站在孙玉兰身后,气急败坏的问道。

  孙玉兰转身去寻找周舟的身影。

  脚步转的仓促而凌乱。

  直到眼里出现了周舟那高大的身影。

  孙玉兰眼里的怒气才慢慢的消散下去。

  “周舟啊,你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早啊?”

  周舟脸色铁青,显然还是在意刚才的事。

  面对孙玉兰的发问,周舟沉声答道,“今天不用加班,所以就先回来了。”

  孙玉兰手足无措的站在周舟的面前,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妈,你一定饿了吧!妈,我马上去做饭。”

  周舟声音更沉了沉,“妈,饭等一下再做,你刚才和语容在说什么呢?”

  孙玉兰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强装镇定的将耳边的碎发挂在耳朵上。

  “没,没什么啊!”

  周舟伸手去解脖子上的领带,可能是因为心浮气躁的原因。

  解了好几下,硬是没解开。

  周舟胡乱的抓了一把,然后把领带在手里揉成一团。

  狠狠的扔到了沙发上。

  “你不要每天没事干,整天就胡思乱想,然后在孩子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孙玉兰见周舟动了真怒,伸出颤抖的双手,似乎想去安慰周舟。

  但伸到一半,又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坚决。

  “我说的怎么是乱七八糟的了?周舟,我是为你好,我是怕。”

  周舟还没等到孙玉兰说完,就反问道,“怕什么?妈,你怕什么啊?”

  孙玉兰的眼中忽然间满是恶毒,眼底甚至还有着莫名的恐慌和害怕。

  像是看到了她最害怕又最厌恶的东西。

  然后,她的眼睛就直直的看向了方若,食指是颤抖的,身体也同样是颤抖的,但是坚定不移的指着方若。

  “我还不是怕你被她骗嘛!”

  方若不明白孙玉兰的眼神里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周舟无奈又好笑的反问,“阿若骗我?那好,妈你说阿若骗我什么了?”

  孙玉兰的手指从方若的身上移动到方若的怀里,周语容的身上。

  眼神凛冽的像刀子一样直往人的心头上刮去。

  “我怀疑方若利用孩子骗婚。”

  周舟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一边笑还一边捧着自己的肚子。

  最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捧腹大笑。

  孙玉兰不解的看着周舟的动作。

  “妈真的是为你好,要不然,她怎么才九个月就生下了孩子?谁知道她是不是看上我们家的财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