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做你的傻女人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廿一田八 2076 2020.01.31 10:07

  任行之将吴悔一人留在房中,出了门就想往外走,却被母亲拉住问道:“行之,你想去哪?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妈,我想出去透透气,今天是什么日子?”任行之一脸茫然。

  “今天是你和吴悔回门的日子。”岳敏芝扬起手,想给这个三十岁,还不懂事的儿子一耳光,“唉!”最后却是无力的垂下手,叹口气。

  儿子对婚事,本就不满意,能娶吴悔,全是在她的高压政策下,不得已而为之,不是自愿,又怎会上心。

  “哦!”任行之勉强应付。

  “快去叫吴悔起床吃饭,吃好饭,你们好回娘家。”岳敏芝见儿子打消了外出之意,让他回房叫妻子起床吃早餐。

  “哦,好。”任行之心中不愿意,却又不忍违逆母亲,回房去叫吴悔。

  当他回到房中的时候,看到吴悔一个人坐在床上,光着膀子,呆呆的流着泪。

  “对不起,是我不好。”吴悔的泪,让任行之方寸大乱,不知该如何是好,把母亲交待的事,给忘的一干二净。

  他脑海中,反复闪过昨晚与吴悔发生的一切,他不愿承认,不愿发生,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一切。

  “你怎么又回来了?”吴悔擦干眼泪问道,她希望丈夫说是放心不下她,才回来的。

  “妈,让我来叫你起床吃饭,吃好饭,要回娘家。”任行之将衣服披在吴悔身上,担心她会冻感冒。

  “好,我马上起床,你先出去,我穿衣服。”任行之为她披衣服,吴悔心中一暖,先前的不快一扫而空。

  她的要求不高,不奢望任行之爱她有多深,只希望任行之能把她当妻子,当家人。

  任行之为她披衣的动作,让她觉得,任行之已把她当作家人。

  “你快一点,我在外面等你。”任行之说完,又出了门。

  吴悔啍着小曲,穿好衣服,出了门,挽住等在门外的任行之的手臂,任行之有心抗拒,却又不忍做得太过,只能任她挽住。

  场面十分滑稽,吴悔死死挽住任行之,任行之却在尽量避开她,原本应该靠在一起的二人,因任行之的逃避,中间留下一个肉眼可见的空隙。

  若是不知道二人关系的人,一定会认为吴悔是个女流氓,想要调戏斯文的任行之。

  吃过早餐,岳敏芝将准备好的礼物,让儿子儿媳带上,去回娘家。

  吴悔挽住任行之的手臂,任行之依旧心有抗拒,手臂虽被挽着,身体却离吴悔很远。

  “行之,你离吴悔近一点,你这样,那像是回娘家的小夫妻。”岳敏芝终于看不下去,帮儿媳的忙。

  “哦!”任行之稍稍靠近一点,但中间还是留着空隙,吴悔想像别的情侣一样,把头靠他肩上,根本就办不到。

  到了娘家,吴悔的父亲吴树生与母亲胡琴,早已在门外等候女儿女婿回娘家。

  当胡琴看到女儿女婿的模样,心中很不高兴,但女儿女婿是婚后第一次回娘家,她又不好发作,只能在将女儿女婿迎进门后,再拉了女儿,走到院门外悄悄问。

  “悔儿,行之是不是不爱你?”胡琴小声问道。

  “妈,您说什么呢?怎么会?他要不爱我,又怎会娶我。”吴悔撒了个谎。

  “你别骗妈,妈可是过来人,从你们二人回娘家时的样子,妈就能看出来。他要是爱你,就不会与你隔那么远。”胡琴拆穿女儿的谎言。

  “行之是教书先生,人又内向面浅,靠太近,他会害羞。”吴悔还在编理由为任行之开脱。

  她怕说了任行之不爱她,父母亲会为难任行之,让任行之难堪。

  “你说的是真的?”胡琴还是不相信女儿的话。

  “当然,像您这么精明的小老太太,我能骗得了吗?”吴悔刮了一下母亲的鼻头,将母亲夸上天。

  “姑且信你一次,要是他敢对你不好,一定要告诉我,看我不活剥了他。”胡琴说道。

  “嗯,一定,不受他欺负。”吴悔保证。

  “好吧!先回去。”

  母女二人一起回去,一回到客厅,吴悔就约任行之陪她出去走走。在吴悔娘家,任行之到也配合,吴悔叫他,他就跟着去。

  “行之,求你件事。”看离开家已有一段距离,吴悔才对任行之说道。

  “什么事?”任行之问道。

  “在我父母家,你能不能对我表现得亲密一点,我妈已怀疑你不爱我,我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吴悔说道。

  “这……”任行之不想做违心的事。

  “求你了,我爸我妈都希望我幸福,你别让他们看出你不爱我。”吴悔眼神中满是恳求。

  “你明知我不爱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我?”任行之没答应吴悔的要求,而是先问了一个问题。

  “因为我爱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已爱上你,虽然那时还小,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吴悔眉目含情,温柔无限。

  “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时候?”任行之是真不爱吴悔,已不只一次,有人告诉他,吴悔是他的学生。

  “第一次见你是九零年,那一年我上高一,你是我的语文老师,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好帅,好有才华。为了多看你一眼,没考上大学的我还复读了一年,那一年,我常翘自己的课,去插班听你的课。”吴悔说起往事,一脸娇羞。

  “啊!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任行之觉得吴悔对他的好,太不可思议。

  “因为我爱你。”吴悔风情万种的说道。

  “可是我给不了你爱。”任行之虽不爱吴悔,他也不想骗吴悔。

  “我不介意,只要能陪在你身边,陪你慢慢变老,就已足够,为你所做的一切,我无怨无悔。”吴悔的语气温柔而坚定。

  “你好傻。”任行之将吴悔拥入怀中,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将吴悔拥入怀中,不是因为爱,是为报答吴悔无怨无悔的爱。

  “我宁愿一生一世做你的傻女人,傻傻的什么都不计较,只要你能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就好。”吴悔痴痴的说道。

  “可惜,我给不了你,在我心中,永远只有梦瑶。”任行之还是放不下姬梦瑶。

  无论吴悔多么努力,在她有生之年,始终无法取代姬梦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