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李妈的酸菜鱼(一)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廿一田八 2053 2020.02.18 08:13

  学会了张妈的白斩鸡,吴悔又盯上了李妈的酸菜鱼。但李妈是孤寡老人,丈夫死得早,又无儿无女,一个人生活,脾气有点古怪,不好相处。

  吴悔为了学她的酸菜鱼,着实下了不少功夫,讨好于她。

  李妈个子不高,人也清瘦,小眼睛,塌鼻梁,头发花白,却有一对招风耳,尤其是人中的唇鼻沟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

  用农村人的话说,李妈的长相就是一个破败之相,她一生孤苦伶仃,与她的长相有关。

  到底这种说法科不科学,靠不靠谱,找不到资料查证,但李妈的命的确不好,孤苦一生。

  清平的冬天,很少出太阳,这一天,天气却特别好,久违的太阳照耀着大地,虽然不温暖,却很明亮。

  李妈拿了一把躺椅,放到院子里,一个人躺在上面晒太阳,吴悔经过的时候,正巧看见,便走进去与李妈聊天。

  “李妈,在晒太阳呢?”吴悔嘴很甜,人还未到,先给李妈打招呼。

  “是吴悔啊!来,进来坐。”有客来访,李妈准备从躺椅上起来,去拿凳子。

  “李妈,您躺着,我自己去拿凳子。”吴悔不让李妈拿凳子,自己亲自去拿。

  “你这小媳妇可真懂事。”李妈也不谦让,又躺下晒太阳,还夸吴悔懂事。

  “李妈,这太阳晒着可舒服?”吴悔搬来凳子,坐在李妈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李妈套近乎。

  “舒服啥哟!我一个孤老婆子,无儿无女无老伴,冬天除了能晒晒太阳,还能干啥!”李妈的语气平和,但言辞中却透着伤感。

  像她这个年龄的人,很多都有老伴陪伴左右,有儿女尽孝,还有孙子孙女承欢,只有她,除了太阳和空气,什么都没有。

  “李妈,不是还有我在陪您晒太阳吗?”吴悔笑着说道,宽李妈的心。

  “你是别人家的儿媳妇,怎么可能每天陪我。”李妈说道。

  “您也可以把我当您的儿媳妇。”吴悔将头靠在李妈的躺椅上,看着李妈说道。

  “别人的儿媳妇,始终是别人的儿媳妇,怎么能当自己的。”李妈目光游离,面上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怒哀乐。

  “怎么不可以?只要您老愿意。”吴悔说道。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李妈突然下了逐客令,吴悔却不知道说错了什么,得罪了她。

  “李妈,再让我多陪您一会。”吴悔还在争取,她也是好心,想多陪陪这个孤寡老人,当然更想学她的酸菜鱼。

  “你走,再不走,我赶你出去了!”李妈提高了嗓门,声音中有明显的怒气。

  “李妈,我先走了,您保重。”吴悔不明所以,悻悻的起身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说的那句:“您也可以把我当您儿媳妇。”刺疼了李妈的心,让李妈以为吴悔是在嘲笑她无儿无女。

  吴悔讨好李妈的计划失败,但她不恢心,这以后每天都去看李妈,陪她聊天,帮她做事,真的像她的儿媳妇一样帮她,孝顺她。

  李妈冰冷的心,渐渐被吴悔用温情融化,开始接受这个别人的儿媳妇,对吴悔也好了起来,每天还会守在门边,等吴悔来。

  从吴悔陪李妈晒太阳那天算起,大约过了半个月,李妈终于忍不住问吴悔为什么对她那么好。

  “悔,你为什么对我一个孤老婆子这么好?”在吴悔陪她聊天的时候,李妈问道。

  “两个原因,一是我和李妈一样,都是命苦的女人;二是我想学李妈做的酸菜鱼。”吴悔说道。

  “瞎说,李妈无儿无女,孤苦无依才命苦,你有丈夫有儿子,命苦啥?”李妈说道,她脾气古怪,与邻居关系处得不太好,所以任行之与吴悔的事,她知之甚少。

  “李妈,我虽然有丈夫,有儿子,但我的丈夫不爱我,爱着另一个女人,您说我命苦不命苦?”吴悔苦笑一下说道。

  “行之那小子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有你这么好的媳妇,还有外遇。”李妈为吴悔抱不平,她以为任行之有外遇。

  “李妈,您误会了,行之不是有外遇,他爱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初恋。”吴悔无奈的说道。

  “初恋?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李妈有些迷糊,听不懂吴悔在说什么。

  “这事说来话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吴悔说道。

  “说不清楚就别说,您为什么要学酸菜鱼?”李妈抚摸着吴悔的秀发问道,她真把吴悔当做了自己的儿媳妇,不!应该说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更贴切。

  “为了行之,我想为他多做一些,希望有一天,在他心中,能有我的位置。”吴悔幽幽的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是不是能换来想要的结果。

  “你可真是个傻姑娘!”李妈不自觉的将吴悔拥入怀中,她终于明白吴悔为什么说自己是一个苦命的人。

  丈夫近在咫尺,心却远在天涯,对一个女人来说,尤其是像吴悔这样痴情又专一的女人,还有什么比这还命苦?

  “这是命,一遇行之误终身,谁让我看到他第一眼,就不可阻挡的爱上他。”吴悔幽幽说道。

  “你这样做值得吗?”李妈问道,吴悔都记不清李妈是第几个这样问她的人。

  “值不值得,我都愿一试,我和行之的婚姻,他一直在逃避,如果我不努力去拉拢彼此的感情,终有一天会散去。所以我必须努力,为了这个家,为了这段情,我愿意努力一试。”吴悔说道,眼神中满是坚定。

  “要是你怎么努力,都不能挽会他的心怎么办?”李妈问道。

  “尽人事而听天命,我努力了,就没什么遗憾,就算最后失败,我也可以笑着离开。这个地方我来过,行之这个人我爱过,为了这段情我努力过。即便最后失败,我也是个骄傲的失败者。”吴悔的话铿锵有力。

  “你可真是个又傻又倔的傻丫头。”李妈无奈的摇摇头。

  吴悔是她活几十年,见到的唯一一个,为爱而活,为爱人而活的女人。她可以为了爱,不管不顾;她可以为了爱人,付出所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