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浪漫的求婚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廿一田八 2040 2020.01.16 20:18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大学四年的时间转瞬即逝,任行之褪去入学时的清涩,更加成熟。

  姬梦瑶一如既往的美,只是比初见时,更加圆润丰满,女人味也更足。

  “梦瑶,大学就要毕业,毕业后我们就结婚好吗?”放学后的黄昏,任行之与姬梦瑶,一起漫步在学校的林阴小道上。

  “你这算是求婚?”姬梦瑶偏着脑袋,望着任行之。

  “嗯,你愿意吗?”任行之满怀期待。

  “一点诚意没有,不答应。”姬梦瑶面沉如水,波澜不惊,不冷不热的答道。

  “诚意吗?我有,你希望我怎么做?”任行之问道。

  “不是我希望你怎么做,诚意是你的,是你要怎么做。”姬梦瑶在任行之头上轻点一下。

  “你给个提示。”任行之舔着脸,让姬梦瑶给提示。

  “求婚,没有鲜花我忍了,没有戒指我也忍了,但你连一个骑士的下跪礼都没有,诚意何在。”姬梦瑶像机关枪发射一样,啪啪啪说一大篇。

  “梦瑶,嫁给我好吗?”任行之现学现卖,立刻单膝跪地,用右手,拉住姬梦瑶的手,放到嘴前,轻轻一吻说道。

  几年时间,任行之的脸皮也厚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下跪求婚,放在四年前,他想都不敢想。

  “晚了,我说了你才做,根本就没诚意,我不答应。”姬梦瑶故意逗任行之。

  “你要怎样才肯答应?”万里长征只剩最后一步,任行之不想天快亮了才尿床。

  “我要求不高,只要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姬梦瑶笑着说了要求,她终归是个女孩,女孩骨子里,血液里充满的都是浪漫的细胞。

  “好,你等着,在离校之前,我一定弄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任行之信心满满。

  他是一个文艺青年,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是发自内心的浪漫。

  “好,我等你。”姬梦瑶娇笑着说道,她想看看,任行之能弄出怎样的浪漫。

  “我一定让你满意。”任行之拍着胸膛保证。

  “我信你。”其实任行之做什么,在姬梦瑶眼中都很浪漫。

  她让任行之,弄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不过是个玩笑,既然任行之当了真,她就想看看,任行之的骨子里,到底有多浪漫。

  “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就去准备。”

  “好。”

  二人达成共识,任行之先送姬梦瑶回宿舍,然后回到自己的宿舍,开始设计浪漫的求婚仪式。

  任行之回到宿舍,找出纸笔,搜肠刮肚,开始想求婚要怎么做,才显得浪漫,并将步骤一一记录下来,好照着去准备。

  姬梦瑶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这个求婚仪式,他不但要设计的浪漫,还要特别,独一无二。

  浪漫不难,但要特别,且独一无二,就很有难度,独一无二就不能借鉴,不能模仿。

  为了设计这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任行之挠破了头皮,想了几天终于让他想到了一个既特别,又浪漫,而且还独一无二的求婚仪式。

  想好求婚仪式,任行之开始等,他在等太阳偏西,日近黄昏。

  等待是枯燥的,尤其是像任行之这种急于求婚的年轻人,他觉得这一天好漫长,时间过得好慢。

  天刚过午,他就在宿舍不停踱步,一会出门看天,一会看表,期待太阳尽快偏西。

  终于手表的指针指在六点,太气已不像中午时一样炙热,任行之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女生楼下,等姬梦瑶。

  一直在等任行之来找她的姬梦瑶,看到楼下的任行之,匆匆下楼来见他。

  “行之,你找我什么事?”姬梦瑶已忘了求婚仪式的事,她本就只是开个玩笑,所以没放在心上。

  “跟我走!”任行之不由分说,拉着姬梦瑶的手就走。

  “去哪?”姬梦瑶不明白任行之要带她去那里。

  “去一个见证我们爱情的地方。”任行之边走边说。

  “见证我们爱情的地方,整个学校的每一个角落,不都见证了吗?”姬梦瑶忘了求婚仪式的事,觉得任行之说的话,有点奇怪。

  “今天见证的是一生一世。”任行之说道。

  “你说的是求婚?”姬梦瑶如梦方醒,终于想起了求婚的仪式。

  “对,我想到了一个既浪漫,又特别的求婚方式。”任行之说道。

  “你这是要带我去那?”

  “去后山。”

  “去后山干嘛?”

  “去了你就知道。”

  学校的后山,与云贵高原的山相比,只能算是小山丘,但这地处平原的大学,这个山已是附近最高的山。

  山顶光秃秃的,只有乱石,杂草都很少生长,更别说树木,只看山,入目的只有满眼荒凉。

  就是这荒凉,造就了后山别样的景致,因为荒凉,没有遮挡,后山是看日出日落,最好的去处。

  任行之带姬梦瑶去后山,就是要在日落之时,向姬梦瑶求婚。

  二人花了十多分钟,终于爬上山顶,额上都已浸出汗珠。姬梦瑶拿出一方绣花丝巾,替任行之擦拭额前的汗珠,任行之也拿出随身带的手帕,帮姬梦瑶擦掉额前的汗珠。

  擦干汗珠,任行之拉起姬梦瑶的手,一起面朝夕阳,然后对姬梦瑶说道:“今天我任行之,对着夕阳发誓,在我们青丝满头,面滑如水之时,我原陪姬梦瑶一起来看夕阳;等到我们鸡皮鹤发之时,我任行之,依然原陪姬梦瑶一起看夕阳。”

  “行之,你发什么疯?”姬梦瑶让任行之突然的举动搞的有些懵。

  “梦瑶,嫁给我,我愿一生一世,陪你看夕阳,我愿陪你走过风,走过雨,走过夕阳,走过你生命的每分每秒,成为你一生的点缀。”任行之单膝跪地,掏出他用一元纸币折的戒指,套在姬梦瑶的无名指上。

  “这就是你准备的求婚仪式,这就是你准备的求婚戒指?”姬梦瑶眼中闪着泪花,她被任行之感动。

  别人的求婚是鲜花、钻戒,而任行之的求婚,是誓言和纸币做的戒指,这种浪漫,却是鲜花和钻戒所不能比拟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陪你慢慢变老更浪漫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