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夫妻矛盾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廿一田八 2104 2020.02.08 09:50

  “唉!你还真是一个傻女人。”岳敏芝摇头,她心中为儿媳不平。

  儿媳为儿子付出了所有,却换不来儿子那怕一丢丢爱的回应,在他眼中,妻子只是家人,而非爱人,他的爱人是那个只能想,却不能及的梦瑶。

  “呵呵,傻女人好,容易知足,容易幸福。”吴悔傻傻一笑,任行之虽不爱她,却还是尽到了丈夫的责任,至少在她生孩子的时候,他陪在了她身边。

  “你这个傻女人,气死我了。”吴悔不生气,岳敏芝却生了气,她气儿子不懂珍惜,眼前明明有一个爱他疼他的妻子,他心中却想着那个不可能的女人。

  “妈,谢谢您煮的白酒鸡蛋,真好吃。”吴悔感谢婆婆,这白酒鸡蛋之所以好吃,一半是因为岳敏芝煮的好,另一半却是因为是任行之喂她。

  平时吃饭,任行之帮她拣菜都是奢求,像今天一样一口一口喂她,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

  “好吃,就多吃点,不够妈再给你煮。”岳敏芝用尽全力去爱,去关心吴悔,儿子给不了的,她希望她能补上,在她心中始终觉得对儿媳有所亏欠,始终觉得对不起儿媳。

  “妈,我又不是猪,那吃的了那么多。”吴悔笑着说道,今天任行之一直陪在她身边,她很开心,几乎忘记生产的疼痛。

  这是她嫁给任行之后,最开心最快乐的一天,因为这一天,任行之不但陪着她,还破天荒第一次喂她吃了东西。

  “你可是比猪还要痴,还要傻,还要笨。”岳敏芝嘴上说儿媳傻,儿媳笨,心中却心疼儿媳到要死。

  “吴悔,给孩子喂奶。”婆媳二人说着笑,护士又将小英杰抱来让吴悔喂奶。

  “大孙子,让奶奶抱抱。”岳敏芝先从护士手上接过小英杰。

  “妈,您看他像谁?”吴悔问婆婆。

  “长得如此好看,肯定是像我们家悔。”岳敏芝说小英杰长得像吴悔。

  其实才生下来的小孩,都差不多,根本分不出来像谁,岳敏芝这样说,只是为安慰儿媳,同时也说明,儿媳在她心中地位很高。

  “我觉得他更像行之。”在吴悔心中任行之更重要。

  “像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你和行之的孩子,是你们二人共同的责任,是你们的希望。”岳敏芝说希望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她希望孙子的到来,能缓和儿子、儿媳的关系,让这个家更有生气。

  “呵呵,那到是。”吴悔傻傻一笑。

  “你这傻小子,怎么半天一句话不说?”岳敏芝揪住儿子的耳朵。

  “我看你们聊的挺开心的,就…就…就没插话。”任行之说道。

  看到他的囧样,护士也被逗笑。

  在医院住了三天,吴悔就出院回家坐月子,在坐月子这段时间,照顾她的主要是婆婆。任行之没空,也没心思照顾她,他不像是个丈夫,更像是个看客,妻子坐月子似乎与他无关。

  在婆婆的精心照料下,吴悔恢复很快,小英杰也一天天长大,只是小家伙的到来,并没有成为这个家的粘合剂,反到成了夫妻二人矛盾的爆发点。

  随着小英杰一天天长大,小家伙也一天比一天淘气,任行之对妻子吴悔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对儿子,也关心不够。

  这让吴悔很伤心,任行之不爱她,她能忍,但任英杰也是任行之的儿子,也是他任行之的骨肉,他也不关心,这让吴悔受不了。

  夫妻二人矛盾的爆发,是在儿子八个月的时候,小家伙很强壮,也很聪明,八个月就学会了喊爸爸、喊妈妈。

  吴悔要煮饭,洗衣服,没空管儿子,就将他放在地上,让他自己玩。碰巧这时任行之下班回家,小家伙看到爸爸回来,十分高兴,爬过去,抱住任行之的腿,口里喊着爸爸,要爸爸抱。

  任行之却没有心情,轻轻抱起儿子,放到一边,继续往里走,爸爸不抱,小家伙“哇”的一声,委屈的大哭。

  “任行之,他也是你儿子,是你的种,你抱一下他怎么啦?”儿子的哭声,让吴悔心都碎了,所有委屈一起涌上心头,从没对任行之发过脾气的她,对任行之大吼大叫。

  “我是真有事,没空抱他。”任行之找借口分辩。

  “你有事,你除了想姬梦瑶,还能有什么事?”吴悔扔掉手中的衣服,一脚将盆踢翻,破口大骂:“任行之你醒醒吧!姬梦瑶早嫁啦!她回不来了!她根本就不爱你!”

  “不许你这么说梦瑶!”任行之也来了脾气,提高了嗓门,姬梦瑶是他心中不能触碰的疼。

  “我就说,她就是一个贱人、婊子,都嫁人了,还破坏别人家庭。”吴悔气冲脑门,说话也不分轻重。

  她与任行之的关系,虽有姬梦瑶的原因,却不是姬梦瑶故意破坏,骂姬梦瑶破坏她的家庭,纯属是欲加之罪。

  “啪!”任行之冲上去,给了吴悔一个嘴巴,狠狠说道:“你再骂梦瑶,我打死你。”

  “好啊!你为了一个不要你的女人,不要儿子,还打老婆,老娘跟你拼了。”吴悔也不知是那来的力气,抓住任行之就开撕,在任行之脸上一通乱挠。

  任行之拉住她的手,不让她挠,吴悔还不解气,手被拉住,又用脚乱踢。

  小英杰看到父母打架,哭的更厉害。

  “行之,快放开,你们吵什么?别吓着孩子。”夫妻二人的打闹,惊动了任建国、岳敏芝老两口,任建国来劝架,先压儿子。

  “乖孙别哭,爸爸不懂事吓着了乖孙。”岳敏芝从地上抱起孙子哄着。

  “行之,你怎么惹到吴悔?”任建国压子不压媳,一口认定是儿子犯错在先。

  “爸,我真没惹她,我就是没抱英杰,她就冲我发脾气。”父母来劝架,夫妻二人已经分开,任行之为自己辩解,他脸上被吴悔挠了几道血痕。

  吴悔不说话,一个人在一旁默默啜泣,这些年吃的苦,受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让她伤心欲绝,泪流不止。

  “你是不是打了吴悔?”任建国来劝架的时候,看到了儿媳脸上的掌痕。

  “她…她…她骂梦瑶,所以我打了她。”任行之也知打人不对,说话没底气,其实这一架,他吃亏更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