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爱你无怨无悔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廿一田八 2088 2020.02.04 09:31

  “行之,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任行之下班回来后,被母亲叫住。

  岳敏芝是在跟儿媳聊过之后,专等儿子回家,要与他好好讨论一下,这传宗接代的大事。

  “妈,您找我什么事?”任行之不明所以。

  “当然是大事。”岳敏芝说的很夸张。

  “什么大事?要劳你老大驾。”任行之还不知道母亲已知道,他让吴悔守了半年活寡,说的一脸轻松。

  “你真不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吴敏芝盯着儿子,上下打量着问道。

  “妈,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任行之被母亲看的有些发毛。

  “你小子可以啊!现世柳下惠,坐怀不乱,一个小媳妇跟你同床共枕半年,你愣是让她守了半年活寡。”岳敏芝怒目圆睁,劈头盖脸,将儿子骂了一通。

  “妈,这事您已知道?”任行之面色微红,显得有些慌乱。

  “啍!要不是我老人家急着抱孙子,找吴悔问了个明白,你还想瞒我多久?”岳敏芝拎住儿子的耳朵问道。

  “妈,我真没想骗您,只是我真的不爱吴悔,忘不了梦瑶,我不能做伤害她的事。”任行之分辩。

  “你不想伤害吴悔,洞房花烛夜的事,你又怎么解释?”岳敏芝咄咄逼人。

  “那是酒后失德,并非自愿。”任行之还在分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辩解,很苍白无力。

  “行之,你是个男人,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对做过的事要负责。”岳敏芝一改先前的盛气凌人,和颜悦色,语重心长的说道。

  “妈,负什么责?怎么负责?”任行之没听明白母亲的话。

  “你与吴悔已有夫妻之实,若是你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你要不爱她,我还可以劝她离婚另嫁。但你们现在,已有夫妻之实,我再劝她离婚再嫁,你是不是要背上一个始乱终弃的骂名?”岳敏芝诱导儿子。

  为了搓和儿子与儿媳,她到是煞费苦心,穷尽智慧,而这一切只是想儿子有一个完整的家。

  “妈,您说的我都懂,可我真的不爱吴悔,我们勉强在一起,真的好吗?”任行之还是不为所动。

  “好,你要坚持己见,做现代陈世美,你就登报申明,与我断绝母子关系,我岳敏芝没有一个陈世美儿子。”好说不听,岳敏芝只能用强。

  “妈,你冷静冷静,别逼我好吗?”任行之被母亲逼得急的不行,这个老母亲,他是真拿她没办法。

  “别叫我妈,我没有一个陈世美儿子。”吴悔怒气未消,直接怼回去。

  “妈,我答应您,以后不再让吴悔守活寡好吗?”被母亲以断绝母子关系威胁,任行之只能委屈求全。

  “你说的是真的?”岳敏芝转怒为喜。

  “真的。”任行之很无奈,心中却在想:“我到想是假的,但我惹得起,你这尊大神,老佛爷吗?”

  “说话要算数,明年一定要让我报上大孙子。”岳敏芝得寸进尺,给儿了下达了任务。

  “好,一切依您。”任行之拗不过母亲,只得全盘答应,好早点逃离母亲的唠叨。

  “哼!这还差不多。”岳敏芝已达目的,不再与儿子纠缠,去厨房做饭。

  吴敏芝与儿子的谈话,被儿媳吴悔听到,吴悔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没想到婆婆会为了她,不惜以断绝母子关系,威胁任行之就范。

  吃过晚饭,任行之与吴悔回到房中,吴悔换了一件薄纱的睡衣,一脸娇羞的坐在床边,拿眼偷瞄任行之。

  “你还不睡?”任行之见吴悔坐在床边,诧异的问道。

  透过薄纱的睡衣,吴悔凹凸有致的曲线若隐若现,尽显体态之美,却又美得十分含蓄,任行之也忍不住看得心猿意马。

  “等你一起睡。”吴悔小声说完,低下了头,既娇羞,又温柔,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大杀器,任行之也不例外。

  “这半年,苦了你。”任行之走过去,将吴悔拥入怀中,轻声说道,此时的他才像一个称职的丈夫。

  “为了你,我不苦。”吴悔声音更小,头也低的更低。

  “你恨我吗?”任行之停顿一下,又说道:“我让你守了半年活寡。”

  “不恨,我愿用一辈子,来等你回心转意。”吴悔抬起头,望着任行之,她的眼神热烈而坚定。

  “你是个好女人,我配不上你。”与吴悔的目光相接,任行之显得有些慌乱,他又想起了姬梦瑶。

  心中又升起一丝不安,一丝愧疚,他知道只要他愿意,接下来就会发生母亲希望看到的事,但他过不了姬梦瑶那一道坎。

  “不,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能成为你的妻子,是我的荣幸。”吴悔说完吻上了任行之的唇。

  她要用自己的热情,点燃任行之的激情。万里长征只剩最后一步,她不能让任行之退缩,不能让婆婆的苦心白费。所以她放下少妇的矜持与羞耻,踏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

  任行之再也把持不住,与吴悔一起滚到塌上,吴悔带着他穿过森林,淌过大海,驾雾腾云,直达欢愉的巅峰。

  那感觉如梦似幻,像是一场极致的美梦,又像是小泉淌过脚背的舒爽,任行之很开心,也很忘情。

  “梦瑶!”一声轻呼,是任行之被愉悦冲昏了头脑,不小心叫出了姬梦瑶的名字。

  “你还想着她?”黑暗传来一个沙哑的女声,声音带着明显的哽咽,房中的灯也随之亮起。

  “对不起,她已溶入我的骨髓,渗透我的生命,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任行之的十指插入凌乱的头发中,痛苦的说道。

  他忘不了姬梦瑶,也不想伤害吴悔,但他却无法把握好这个尺度,掌握好这个平衡。

  “行之没事,我愿意等,等你忘掉她的那一天。”吴悔见任行之难过,收起心中的不快,劝任行之。

  “这对你不公平。”任行之说道,他不忍心伤害吴悔这个好女人。

  “爱本来就不公平,我叫吴悔,爱你无怨无悔,等你无怨无悔。不求你能爱我刻骨铭心,只求在我死后,你能在我的墓碑上,刻上爱妻吴悔几个字。”吴悔幽幽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