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姬梦瑶信的秘密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 廿一田八 2221 2020.01.25 11:30

  时间很快过去五年,五年中任行之从没中断过写日记,也从没中断过对姬梦瑶的思念。

  在这五年中,每当任行之,流露出因为思念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收到姬梦瑶的信,鼓励他坚持下去。

  在这五年中,吴悔也从一中毕业,她还复读了一年,依旧没能考上大学。

  其实她知道,以她的成绩,即便复读一年,她还是考不上大学,让她复读的理由,只有一个,是那个风度翩翩的语文老师-任行之。

  任行之在吴悔眼中,不但人长得帅,而且博学多才,她特别喜欢任行之的课。

  她喜欢听任行之声情并茂的朗诵诗歌,也喜欢听任行之透彻灵魂的讲解,反正是任行之讲课,他就特别认真。

  所以,她其他科的成绩一踏糊涂,语文却总能考及格,发挥好还能考年级前几名,当然这仅限于语文。

  或许在第一次见到任行之的时候,吴悔就已爱上她,只是那时的她年龄尚小,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觉得这个老师很讨喜。

  后来她渐渐长大,情窦初开,才明白,那不是简单的讨喜,是少女情窦初开的心动,才有了后来勉强的复读。

  复读这一年,她的班级,没有安排任行之的课,任行之被安排到其他年级任课。

  但这难不倒她,她去各个年级打听,任行之的课程,然后翘自己班的课,去任行之上课的班级听课。

  本来成绩就不好,还常翘课,吴悔的高考,再次失败,她还想再复读一年,父母死活不同意,因为她复读的高考成绩,比上一年更差。

  越复读越差劲,还复读什么劲,钱又不是风吹来的,父母不同意复读,吴悔只能带着对任行之的爱慕,遗憾的离开了一中。

  只是她暗恋任行之几年,任行之却一无所知,甚至对这一个学生,没有一点映像。

  不是因为吴悔长得不好看,是因为任行之的心,被姬梦瑶填满,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何况还是自己的学生。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转眼,时间又过了两年,已到十年之约的第七个年头。

  任行之对姬梦瑶的思念和爱,没有丝毫的减退,而且随着十年之约的临近,这爱变得更加狂热。

  任行之对姬梦瑶爱的狂热,急坏了任建国,十年之约是他杜撰的,如果到了十年,儿子见不到姬梦瑶,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像。

  “敏芝,十年之约临近,行之对梦瑶的爱与思念,丝毫没有减退,这可怎么办?”趁儿子不在家,任建国找妻子商量对策。

  “要不直接告诉他。”岳敏芝也没好办法。

  “告诉他,十年之约是骗他的,他会不会受不了?”任建国有些担心。

  “长痛不如短痛,反正他迟早会知道,不如早一点告诉他,让他早点断了念想,找个好人家的女孩,好好过日子。”岳敏芝早想抱孙子,只是碍于与儿子的约定,一直不好催儿子。

  现在正好借摊牌,催儿子早日成家,好让她早日抱上孙子,享天伦之乐。

  “你真的准备告诉他?”任建国还是很犹豫,他怕儿子知道真相,会立刻失去儿子。

  “有些事,终归是要面对的,无论他恨也好,怨也好,我都要跟他摊牌。我受不了模仿姬梦瑶的笔迹,模仿姬梦瑶的语气给他写信,我是他妈,却要模仿他的情人,你说这叫什么事?”岳敏芝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当任建国拿回姬梦瑶的信的时候,岳敏芝就一直在偷偷模仿姬梦瑶的笔迹,以备不时之虚。

  知子莫若母,她知道儿子是个痴情种,担心儿子会因为思念姬梦瑶,再次沉沦。所以她才模仿姬梦瑶的笔迹,还时常偷看儿子的日记,才会在每一次任行之失落之时,及时写信安慰他。

  “敏芝,难为你了,依你的,把实情告诉他。他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都认了,谁让我是他父亲。”任建国下定决心,跟儿子摊牌。

  “好,等他下班回来,就告诉他。”

  任行之下班回到家,就被父母亲叫住。

  “爸、妈,你们叫我来有什么事?”任行之问道。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告诉你。”任建国还是不敢直说。

  “什么事?爸,您直说。”任行之到也爽快。

  “是…是…是关于梦瑶的事。”任建国吞吞吐吐,难以启齿。

  “梦瑶怎么啦?”一提到姬梦瑶,任行之立刻绷紧神经。

  “老任你到是说呀!”岳敏芝有些急。

  “梦瑶……”任建国还是说不出口。

  “你不说,我说。”岳敏芝再也等不下去,对儿子说道:“姬梦瑶写信告诉你的十年之约是假的,是她和你爸,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编的谎言骗你,希望时间能让你将她淡忘,冲淡失去她对你的伤害。谁料你是一个痴情种,时间不但没能让你忘记她,还让你爱她爱得更深。”

  “什么?十年之约是骗我的,梦瑶根本不可能回到我身边。”任行之如遭雷击,一下子瘫坐在地,面如死灰,眼中失去了光泽。

  “行之,你要坚强,要振作。”任建国上前想要将儿子拉起来。

  “梦瑶没了,希望没了,生活还有什么意义?”任行之根本没听父亲说什么,自顾自自言自语,泪早已打湿他英俊的面庞,滑落在地,汇成一条忧伤的河。

  “啪!啪!”岳敏芝气急,她恨铁不成钢,走上前,给了儿子两耳光,拎住儿子的领口骂道:“任行之你给我听着,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欠我的这一辈子都还不完。我一个小学生,模仿大学生的笔迹,模仿大学生的语气,给你写信,你知道为什么?知道为什么?”

  岳敏芝拎着儿子的领口,使劲摇晃着儿子的身体,希望能摇醒他,她也不知道,自己那来的如此大的力量,这也许就是母爱的力量。

  “妈,为什么?”任行之似乎被母亲摇醒,似乎听清了母亲的话。

  “因为妈想要你好好活着!好好活着明白吗?”岳敏芝终于忍不住抱住儿子,老泪纵横。

  “妈,那些信真的都是您写的?”任行之流着泪,声音沙哑的问道。

  “是我写的,除了十年之约那封。”岳敏芝说完,将信的内容一一背给儿子听。

  “那我回的信呢?”任行之问道。

  “在这!”岳敏芝回房,拿出截下的儿子写给姬梦瑶的信,放在儿子面前。

  每次她写好信寄给儿子看后,都会偷偷观察儿子的动向,看到儿子去寄信,她会偷偷跟在后面,在儿子投递后,又将信要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