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西天冷月

西天冷月

宛城浪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3.07上架
  • 0.31

    暂停(字)

17位书友共同开启《西天冷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百花宫中品花茶 玉娥忘情授奇闻

西天冷月 宛城浪子 3081 2019.03.07 19:45

  (上篇)

  人生在世,实为凡胎肉身。或生老病死或得道长生皆有因果定数。

  凡尘世者,能乐善好施多行易事,百年后其魂不散,得善能人指引,道善路通得道成仙体。

  凡尘世者,好恶霸市巧取豪夺,不予百年其魂浪荡,必遭鬼使胁。入阴司抽筋扒骨,甚者,不入轮回万劫不复!

  凡尘世者,亦无能事皆无善事,无有一宗荣皆无半宗罪,百年后肉体腐,其魂亦当入阴司,饮汤过桥盼望来世回转。

  以上种种所云皆在三界内六道轮回中,各家各路各得其所。成一善者得能,拜一恶者得骚,不善不恶者得寡淡。各色各味不入君目,皆为笑谈。畅笑快活间,呈现(仙、凡、冥)三界各一世,一世一遭千百劫,堪称三生三世劫!

  话说,离地百万丈的云天雾雨之上,耸入外天七十二根玉柱,根根凿铸翔龙。或盘旋上升或奔腾而下,或逐戏龙珠或兴云布雨。个个舞爪挥鳞,雄劲健拔的犹如活物。玉柱一列三十六根,整齐的立于两侧。两侧其间是玉制的台阶,其材平滑规整足足有千余阶。放眼望去,远端金光万道紫气缭绕。虽说举步未行身自飘然而上,步履轻快的犹如飞跃。玉阶尽头方现一大殿,大殿金碧辉煌气势宏伟。又见三十二根巨柱立于四周,其上凿铸各色神兽无数。神兽或飞跃或匍匐其像万千其势威猛。琉璃制的围栏亦凿铸祥云祥物,加上各色宝石点缀其上,时闪时隐的璀璨无比。殿内暇金光吐云雾,诸路神仙分列整齐立于其内。面首处,但现一黄金盘龙,俩爪着地俩爪悬空。龙尾盘地数圈龙首高昂,呲牙咧嘴弯须衔珠。金龙腹下紫檀桌案前,正是那气宇轩昂的天龙大帝和慈眉善目的龙母娘娘,正端坐在鎏金紫檀龙头椅上。

  此时,正值天庭朝会。

  突闻一声:“诸位仙卿可有事奏?”天君施礼道:“陛下,老臣有事起奏。”天帝道:“奏来”。天君道:“陛下,那百年一届的万朝圣会已在眼前,不知,陛下今年要请哪些仙臣入庭诵经赴会?”天帝捋了把胡须道:“天庭这些年来一无奇闻轶事二无天灾浩劫,四海之内皆是一片盛世。今年的圣会可较以往再盛些,所请之仙宾可再多些。诵经、赐宴、观舞之事皆按往年次序。这是百年才得一遇的盛会,诸事要尽心尽力的操办,方显我天朝神威。”天君道:“臣,遵旨。”天帝道:“凡在界诸仙,操持有度奋习修为者,按天律,可赐‘无欲’仙果一用。仙卿,你可拟好今年的名额?”天君道:“启奏陛下,臣早已备好只等陛下过目。”天帝道:“呈上前来。”

  说罢,但见天君将一本册子呈于天帝。天帝观后频频点头,遂又交于龙母手中,观后,亦是含笑点头。

  少时,天帝道:“仙卿所列皆是有品有德之臣,甚和寡人之意。此事也按往年之列交由娘娘操办,待众仙宾诵经过后,邀请南海观世音大士主持,开启山门,赐仙果已享天伦。诸位仙卿可还有事奏?”众仙异口同声道:“臣等无事。”天龙大帝道:“无事退朝。”众仙回:“是,陛下。”

  声毕,众仙家有说有笑的徐徐退出那‘龙霄宝殿’,各自驾着祥云朝自家宫邸而去。

  离那龙霄宝殿不远,中间隔着几座宫殿的便是那百花编织的庭院,金玉玛瑙制成的瓶瓶碟碟的‘百花宫’。这‘百花宫’的主人,正是那时让诸仙喜,时让诸仙怒,喜怒罢又嗔的百花仙子。

  却说这百花仙子,掌管着天庭的百花千草。除却天庭各宫各殿玩赏的,自家这院更是地上天下无尽的奇花异草,最是万万载长青不败,久久时溢香四方。更引得无数仙蝶起舞偏偏。

  庭院内,仙雾缭绕,银河碧波流淌。十分别致的琉璃廊桥上,百花仙子正自上飘然而下。但见她:肌肤细润如凝脂白雪,口齿朱红似樱桃点点。香肩秀项似白玉雕琢,春柳细腰不盈轻轻一握。垂于胸前几缕青丝随风轻抚似新荔腮面,藏于蝉纱锦袖间芊芊玉指捻着一枝滴露花瓣。整一个天宫明珠,好一个仙家闺秀。

  少时,百花仙子来到一处花丛前。手中花瓣微微朝上一弹,直引得众仙蝶齐飞起舞四下散开。又看她莞尔一笑,便逐蝶嬉戏去了。

  玩意正浓时,又见一侍仙自远而近飘然而至。观其相貌,如同凡尘女子十二三,但到底是仙家女子,其姿色竟平添了几分清秀灵动。才见她近前施礼道:“禀仙子,宝晶宫李二太子到了。”百花仙子道:“你切先去回他,就说我有事稍后就到。”说罢,又至一处,扑了几扑仙蝶采了几株仙草后,这才动身朝庭内而去。

  瞬时,入了内庭,却见来人是一位仙家俊男子。但见他:清清瘦瘦通体的锦绣丝缎。论其面若十五之皓月,其色如沾露之梨花。双鬓若利刀裁,双眉如浓墨画。更观其晴如藏丝丝秋波,其唇似藏浓浓蜜意。此刻,正在把玩一件珊瑚雕件。举目望时,那百花仙子已近至面前。却看他一不问安,二不施礼。非怒似嗔道:“仙子为何迟迟才到,是去了远处才回的?”百花仙子闻言,款笑道:“莫非要我从远处回来的,才准来得迟吗?这偌大的天庭,谁不知道你二太子是出了名的放荡不羁,胸怀坦然的。今个儿,缘何为这迟来一事而耿怀移性?”

  二太子听了这话,先是不语,遂即,转了转眼珠子才道:“仙子想的多了,本太子岂是那善耿心怀之人,我只不过是打趣一下罢了。正急着想讨仙子的茶,所以心一急口便快的说了个笑话。”百花仙子道:“哦!原来是个笑话。那二太子是我对不起你了。”说罢,笑脸盈盈的给二太子做了个揖。又道:“望二太子赎罪,赎罪!”

  二太子见状却不去扶,只管上前一步抢得百花仙子手中的仙草,凑到鼻尖闻了闻道:“罢了罢了,我这浑身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仙子就不要再装腔作势了。这天上诸仙,或老或少或尊或卑的都道我放荡不羁,但其实,谁有不言仙子更是放荡不羁的。想起几日前在储仙殿,遇到下界巡世而回的金角大仙,他还硬拉着我索要胡子。直说其下颚没有半根胡须,皆是因为仙子与他嬉戏说笑间,或趁其不备或刁蛮强横尽都给拔了去。我一听完这话,便是笑的止都止不住。”

  百花仙子听了,挑着眉尖道:“这话虽说不假却也不能怪我,谁让他不陪着我玩。你只管想想,这偌大的天庭,四方神宫八方宝殿的,怎奈咱们却只是屈居一隅,不闻其广。虽说各自都有些神通,但说,若要任意所为却也是极难的。整日里,也不过是陪那些腐仙老道下棋品茶饮,酒赋诗罢了。最可气的,是那百年一届的万圣朝会。据说,那日的宴席上,不仅各路神仙来的齐全,期间还有各式珍玩佳酿无数。试想,你我能尝得能识得的也不过一二。有时,我真想到那尽头的尽头去看看,怎奈这天庭戒律森严,恐也难如愿了。”

  二太子听罢甚觉好笑,于是,干咳了两声道:“仙子切莫伤感了,今日即请我来品茶,如今却只顾着嚼舌贫嘴,还不快快将那极品奉上。”百花仙子微闻言,嗔道:“瞧把你急的,我这茶名为‘珍露’茶。是取自那百花花瓣上的凝露为水,花蕊为茶。放在那‘凌云洞’内‘斗星台’上,历经七七四十九日,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方才取回泡制,是专供那些纶巾羽扇之人享用的。像二太子这般扎手舞脚的,即便用了也只会觉得如那凡尘白水,索然无味的。”

  说罢,即差了一旁的侍仙取茶去了。

  且说这二太子,虽得了囫囵吞的一顿讥讽,却也只笑不语。自顾挪到一方白玉茶案前坐下,随手摆弄起先前从百花仙子手上夺来的那朵花。正惬意间,突听百花仙子问:“二太子觉得这花开的如何?”二太子稍顿道:“仙子是执掌百花的,这宫里的花自然开的极好。特别是我手里的这一枝,相较之下更是娇艳欲滴光彩夺目。其瓣婀娜如焰,其香馥郁缠绵。远观亭亭玉立,近观楚楚动人。我只觉,其性情皆如仙子一样。”说罢,双目直逼百花仙子,眼窝之内好似碧波激荡。

  那百花仙子冷不丁的被这二太子一睹,顿时,只觉胸腔内一股暖流涌动,双夹之上也是早已泛起一抹绯红。

  二人四目相对,正痴迷间,那侍仙已经端茶上来了。但见那鎏着金边的青白玉杯子,其杯也小巧,再看茶量也是极少。方忆起,这百花仙子随时有顽虐,却也不失恬静斯文。茶量少是为品鉴,量多则成了牛饮。念及此,二太子便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闭目细品时,顿觉唇齿留香直摄五内,旋即拍案叫绝道:“妙品,妙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