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八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天书难解

江湖八隐 隔山听舞 2296 2021.06.11 07:58

  梨山道人看了看楚直男,说道:“你能不能把你这个包裹取下来,让我看看?”

  自楚直男穿越后,就一直没离开这个包。他经常想起,穿越当天在江南巷子里被抢后,那两个抢匪,又把包裹送了回来。说什么眼瞎不识尊驾,误拿大侠包裹之类的话。他真想再找那两个人问问,包裹原主到底是谁。

  占了人家身体,却没有人家记忆,还无故遭人追杀,真是麻烦不断。

  现在,听到道人想看看自己的包裹,马上意识到,这道人也许认识包裹原主。

  楚直男取下包,很恭敬地递给道人。

  道人看了半晌,叹了一口气。“唉,上一次见它,已是三十年前了!”

  楚直男忙问:“你知道这包是谁的吗?能不能告诉我?”

  梨山道人笑道:“当然是你的。你背着它,它便是你的。”

  楚直男整理了一下思绪说:“其实我是想问,三十年前,你看到它时,它是谁的?”

  道人反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楚直男说:“因为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这包是我的。然后,有人把它抢走了,又送了回来。还倒贴钱退给我。我便想知道,这包的原主人是谁?”

  道人笑道:“怎么了?难道你想物归原主?”

  楚直男心想,总不能讲我还想知道身体的原主是谁吧,那样没人会相信的。只得道:“一是想物归原主,二是想知道这包怎样落到我手里的。”

  道人说:“既然有缘得到了,便该好好珍惜。要归还原主,恐怕很难。三十年间,难保这包裹不几经转手。唉,三十年前,这个包却是我师兄背着的。”

  楚直男道:“都三十年了,道长怎么知道这就是那个包?”

  道人淡淡地道:“因为这个包是我亲自织,又亲自缝的。用了天蚕丝,天山棉,还有梨山上的黄金藤榨出来的丝。不怕水,结实,刀剑难伤。我还绣了一朵梅花在上面,还有点线没掉完。”

  师妹给师兄缝背包,这当中又有什么故事,楚直男不好问。楚直男想到了另一件事。

  “三十年前?难道令师兄他背着包走后,就再也没回来?”

  道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是的。”

  “他为什么离开?”

  梨山道人道:“他说他要走遍天涯海角,寻找江湖八隐。”

  一听到江湖八隐,在坐众人都兴奋起来。

  楚直男想起前几日师父所言,喃喃道:“江湖八隐,不是一个传说么?难道真的有江湖八隐?”

  梨山道人说:“年青人也听说过江湖八隐吗?

  当然是真的有了。我们这道藏里还有江湖八隐功法残册。

  我师兄就是看了那残册后,才要去找江湖八隐,以求能登仙界的功法。”

  楚直男道:“江湖八隐功法的残册,一定很珍贵了!”

  梨山道人说:“的确很珍贵。不过我听你似乎有别的意思。你是在想,因为珍贵,所以本藏一定秘而不宣,想看而看不到是吧。

  原本的确看不到,但过录本还是可以借阅的。年青人,想看吗?”

  楚直男说:“我猜这在坐所有人都想一睹为快。”

  道人道:“我见少侠背着这个包裹,便想找少侠问问原来的背包人,原来少侠也是莫名其妙得到的。”

  三十年,人未归,包囊异主,也不知道人心底作何感想。

  道人接着说道:“既然你能让我再看到自己做的包,让你们读一读那残册又有何不可?

  何况,那残册本就是开放的。前提是你要把心得说出来。

  请诸位随我去道藏。”

  道藏就是藏经阁,就与该殿相邻。

  看守道藏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一身道人打扮。

  梨山道人对老道姑道:“静修师姐,麻烦你将八隐功法残册拿来,赐与众有缘人一观。”

  静修道:“只能在本藏阅读,不能带出去。读了之后,要说说心得的。众位听明白了吗?”

  众人一心想看看那残册到底有何神奇,都点头道,明白。

  静修随手从背后拿出一书卷,递与梨山,说:“师妹,既然是你带来求观的,你便负责领他们读一读。”

  众人见这书卷随时放静修手边,便知求读者众,故放得最近。

  一部道德经不过五千余字,那残册也还有两千来字。才读了几行,池风干官泰白便已放弃,站到一旁去了。

  楚直男硬着头皮读完几页,也说:“完全不能懂。”也走过一旁。

  唯神尼吕莹沈在宽读到最后。

  沈在宽道:“虽勉强读完,这毕竟是武学书,与我平时读的四书五经毫无联系,却真的不能解。”

  神尼也道:“虽也学过武学心法,但那是得到过别人指点的。这种书,作书人恐泄露天机,可能是用隐语写成,里面说一物,未见得真是那物,说一事,也可能影射了另一件事。须将其所代本物本事确定了,才可能解得出来。我也实在不能解。”

  梨山道人说:“师父此言,恐怕是真知灼见了。以后便告诉徒弟们师父今日所悟。”

  唯有吕莹,心想这书或许能帮得上沈大哥,还在默默记诵。

  梨山道人见她沉默不语,便问:“姑娘有何心得了?”

  吕莹只得如实道:“我没管它的意思,心知这极珍贵,只想背诵下来。”

  道人说:“能背诵当然好。这书在这儿,随时都可以借阅的。”

  正说话间,前面传吃饭,便作了罢。

  饭后,梨山道人便将同辈师姐妹召过来,又将修行的长辈尼姑都请来,共有十二三人,说道:“前月师父仙去,大众为了住持一事,争执不下。本都是出家之人,释家要推举释派,道家要推举道派。实难达成一致。

  今日上天派了一位师父来,就是这位独臂神尼。咱们不如放弃纷争,共同推举她。大家意下如何?”

  便有人问:“可是在山的那边修行那位神尼?”

  梨山道人说是。

  那人便说,既是如此,我没意见。

  其他人听说,皆见神尼不过四十多岁样子,定是修炼有一定成果的。都说没意见。

  梨山道人便请神尼上前,说:“师父,从今后你便是本院住持了。”

  然后,众人将各自徒弟都召到大殿,向住持行了礼。

  有一个年长的道姑便说:“师父,咱们这里,释道同修,终究没个总的名称。求师父赐个名字吧。”

  神尼定了定神,说:“咱们这儿叫梨山,梨山师妹与咱又有缘。叫禅院道观都只偏向一方。不如就叫梨山派吧。”

  便有人叫好,其他是盲从的多,顿时一片叫好声。

  神尼又说:“我见众位平日专注参禅打坐,只重静修,身体动得不勤,极易生病。今后诵经之余,必须练点拳脚刀剑,以活通血脉,祛病延年。”

  众人又道一声好。

  楚直男见了,心道,原来这江湖门派就是这样兴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