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我家将军会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吃火锅

我家将军会种田 行莫问 2174 2020.03.21 18:53

  苏子和陆康都没有搬过家,不知道搬家的习俗和忌讳。两人商议,最后决定找言老头来主持镇宅仪式。

  言老头相当于陆康的父母,虽然没有住到一起,还经常拌嘴,但是只要对方有事,最担心的一定是对方。

  第二天一大早

  “言老头,帮我选个时期,来主持我的镇宅仪式。”陆康直接推门进了言老头的家,熟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言老头放下笔,陆康看着他,还是老习惯每天雷打不动,必须练一个时辰的字,说是静心养性。

  自己能写一手还过得去的字,完全归功于他,小时候也要求他每天练,不练不能吃饭。

  “行啊,叫你家小娘子给我做好吃的。”言老头在陆康旁边坐下,一脸不正经,陆康已经找到小时候严肃的言老头了,言老头什么时候变的呢,自己竟然想不起来了。

  现在这小子越来越有人味了,个性没有变,还是那个倔小子,但是表情变了。

  以前就算是笑着也觉得冷,有距离感,现在整个人柔和多了,能和人亲近了。

  “想吃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呗,随便吃。”从前言老头锻炼他的独立能力,把他单独放在旁边,现在他有能力了,知道了他的苦心,现在言老头也开始老了,一个人始终不放心。

  “才不要,我一个人舒服自在。”言老头起身去看他的石头。

  “回去吧,我给你看个时间,晚上来找你,记得做好饭啊。”陆康看着他的背影,知道说再多也没有用,只能时常留心经常来看他。

  陆康回来的时候,苏子带着陆安在地里挖土豆,一边听他背诗,不管是读书写字还是下地干活,苏子希望陆安都能学会。

  生存技能很重要,以后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活下来很重要。

  “娘,这就是我们种下的土豆吗?”苏子也没有想到,这里的环境这么适合土豆生长。

  自己种的,加上村长和小吉祥家的,分给村民种完全够了,土豆大个、光滑、没有虫眼,这里的土壤适合种土豆和红薯。

  “是啊,晚上用这个做火锅给你吃。”

  火锅是什么东西,可能又是新的好吃的,他娘总会变着法儿的做好吃的。

  “火锅是什么。”陆康听到苏子说的,疑惑不已,是她哪里的东西吗?

  “一家人在一起吃的东西。”陆康听到“一家人”有点触动,苏子完全没有注意到。

  她知道言老伯馋她的饭好久,这三个月一直忙着修房子,他也跟着忙前忙后,现在终于修好了,是该好好感谢感谢他。

  今天晚上就先请村长和言老头,等镇宅日再请袁洪涛,还有帮她拉菜的老板,最重要的是请的先生。

  只要她娘家那一群人不出现,这样的日子就挺好,哪怕忙一点。

  陆康陆安跟着帮忙,苏子指挥着切土豆,切肉片,洗菜……,才一会就差不多全部做好了。

  等大棒骨熬得差不多的时候,苏子就叫陆安去请村长。村长前脚才到,言老头随后就推门进来了。

  “好香啊,今天又有什么好吃的。”推门就开始四处嗅,找着丰盛的菜,看到的是一桌子生菜,撇了撇嘴。

  “还没有做好呀,看来我来早了。”说完一屁股坐到秋千上,村长也疑惑,不知道苏子要做什么。

  “可以吃了,就等你们来了。”陆康把桌子抬到院子里,把炭盆端出来,最后把大棒骨汤放上来。

  “这生菜、生肉怎么吃……”言老头直接过来指着这些菜,村长虽然也是疑惑不已,却没有开口,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苏子一边收拾菜和桌椅板凳,一边微笑,等会就叫你们欲罢不能。

  苏子做了一个辣锅,一个清汤。火锅不辣是没有灵魂的。只是,这段时间忙,没有办法弄一个鸳鸯锅,就用了两个锅煮。

  “保证能吃,村长、言老伯坐下吧。”苏子招呼他们两个坐下,陆康也抱着苏子泡的果酒出来。

  陆康倒酒,苏子把菜下到锅里,这氛围太爽了。吹着凉风,月亮也特别明亮。

  “这酒怎么是甜的。”村长还是第一次喝这种味道的酒,好喝、清甜。

  “这是苏子去山上摘的野果子,和冰糖一起泡的,也有两个多月了。”陆康说得有些小骄傲,他是看着苏子泡的,昨天刚刚喝过。

  “可以吃了,吃了再说其他吧。这个是辣的,这个是不辣的,蘸着这吃,旁边有米饭。”苏子在辣锅里面夹了一片肉,示意他们怎么吃,苏子爱肉,无肉不欢。

  “可以先吃菜,边吃边下才过瘾,也可以就着米饭吃。”这才是生活嘛,她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火锅了,现代的时候因为病忌口不能吃,现在终于吃上了。

  言老头向来爱吃,看着苏子吃得一脸满足,也不管什么就开始吃。

  “过瘾。”言老头能吃辣,吃了一口就被征服了,这肉这么吃真好吃。喝了一口酒,这种吃法太过瘾了吧。

  “安安,你如果不能吃辣的,就吃这一锅,这个不辣。”

  “我可以的。”一屋子的人吃得热火朝天,人人都是吃货,几个人学得极快,言老头和陆康还抢着吃肉。

  最后都在吃辣的,不辣的竟然没有人动,最后言老头嫌碍事给拿下去了,准备的菜也吃得一干二净。

  土豆,豆腐,豆芽,肉,青菜……,连苏子准备给自己的大肠也被他们吃得一干二净。

  言老头吃东西向来不顾风度,村长这次也吃得不顾风度,一桌子人说说笑笑,最后吃得意犹未尽。

  “下次吃火锅还得叫上我啊,还有还有酒教我泡。”言老头这边还没有消化,就想着吃下一顿。

  “酒,我泡得有多的,等会给你们一人一坛,很好泡,说一次你们就会了。”

  几个人移步到了凉亭,只剩桌子一片狼藉。

  言老头开始说正事,把自己看的日期和注意事项交代清楚。

  定吉日、镇宅、三请、谢忙人、安四邻,说得事无巨细,苏子和陆康也听得认真,一一在心里记下,以防到时候出错。

  苏子这边记好以后,和村长商量,把学院的启动仪式放在一天。

  那天村里的人都会来,也是一个通知的好时机,不用村长一家一家的跑,有时候还遇不到人在家。

  村长自然是感谢,她做的一切,整个村都无以为报,村长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苏子不知道村长想法,她从来没有想过报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