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我家将军会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敲定先生

我家将军会种田 行莫问 2108 2020.03.16 20:15

  此时,袁洪涛心中已有沟壑,准备在福满楼推出早餐,像苏子说的做居住,娱乐一条龙。

  “贤侄,今日这么急着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了。”袁洪涛正在研究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头发简单的挽起,一身素衣青袍,大概50岁左右,说是先生,却没有一丝秀气,倒像习武之人。

  看到陆康眉头一皱,却转瞬即逝,不偏不巧,被苏子看到了,这是认识吗?

  “先生。”袁洪涛马上站起来,行了一个大礼。

  “这是我的苏妹妹,这是她的夫君,她想找一位教书先生,教这小子。”袁洪涛给谢冬竹介绍。

  “先生,有礼了。”苏子带着陆安行了礼,陆康也跟着行礼。

  “妹子,这是谢冬竹,谢先生,桃李满天下,你们自己好好聊聊。”介绍完之后袁洪涛就退出去了,留下他们自己在包房,当然,最重要的菜谱也带走了。

  谢先生坐下以后,示意苏子坐下。

  “就是教这个小孩吗?”谢冬竹看着陆安,这小子和陆康长得一模一样,倒是挺机灵。

  “是的,我家在伏垅村,袁大哥说先生目前没有定居,不知是否方便到我们村教学。您放心,住所绝对不会差,主要教我们村的孩子,一年50两,嗯,我不知道行情,可以再加。”苏子看了看谢冬竹的脸色,发现没什么变化,又接着说。

  “主要教我们村的一些小孩,都是些穷苦人家的孩子,没有束脩,我这边替他们出。”苏子把重点说完,谢冬竹手微微抖了一下,这么多年让他教书的有,这样教的她还是第一个。

  陆康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苏子会让所有村里的孩子上学。

  谢冬竹喝了口茶,轻轻放下杯子,看着陆安。

  “我接了。”苏子一下子笑了,像冬日的暖阳,看得陆康暖洋洋的。

  “好的先生,我们在修房子,把学堂和先生居住的地方修好,三个月以后我们来接你。这是20两,你这三个月的生活和居住费用。”

  苏子算了算,村里大多数人的农活都已经做完,多招人的话三个月肯定能完成。

  “先生,你就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陆康站起来行了礼。

  “好,三个月后我在福满楼等你们。”苏子他们正要走的时候,却被突然叫住了。

  “诶,苏家小娘子,听袁洪涛那小子说你厨艺不错,给我念叨了好几天,就你第一次给他做的那一桌子的菜,给我也做一份吧。”陆康忍俊不禁,刚刚还严肃得要命,现在听到吃的就原形毕露。

  “行,陆康你和陆安陪夫子,我去做菜。”苏子留下陆安,她知道夫子应该会考考他。

  “怎么样,妹子。”袁洪涛看到苏子出来就迎了上去。

  “夫子已经答应了,只是,要借你厨房一用。”袁洪涛哎了一声。

  “我就不陪你了,我爷爷还等着我的药呢?最近咳得厉害。”袁洪涛向下人招手。

  “带陆夫人去小厨房,不管要什么都去准备好。”又向苏子说。

  “那行,妹子,我就先走了。”苏子满是感激。

  来到小厨房,发现食材都已经准备好了,豆腐,豆芽,还有土豆,还有鱼,还有辣椒花椒,苏子感叹这个地方的花椒和辣椒还挺多,听能吃辣。

  苏子只留下一个生火的伙计,其他的都打发走了。

  做了一个麻婆豆腐,酸辣土豆丝,水煮鱼片,烙了几个油饼,煮了米饭,然后又用豆腐豆芽白菜做了一个汤。

  算是齐活,和小二端着菜就往包房走,门外就听到陆安的声音。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自己教他的诗,也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

  “饭好了。”苏子推门而入

  “快来,快来,饿死我了。”这,怎么和言老头一个德行。

  “快,快,快,一起吃。”看来袁洪涛那小子真没有吹牛,这美味是比御厨还好,特别是这鱼片,太带劲了。

  苏子看着三人几乎抢着吃,这还是刚刚严肃的先生吗?不过这一抢似乎关系更近了。

  谢冬竹吃完以后,还想喝水煮鱼的汤,被苏子拦下来,这么辣这么油腻对肠胃伤害太大,嘌呤也高。

  “先生,喝这个汤,这个清淡。”苏子以前和外公相处就是这个模样,直接抢过了先生的碗,舀了汤在碗里。

  “哼。”谢先生虽然嘴里哼着,心里却是很暖,被人管着的感觉挺好的。

  接过碗都喝完了,苏子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做得不太对。

  “你叫陆安的那首诗,是你做的吗。”苏子有些不知所措,如果承认自己的诗,这就是盗诗啊,如果不承认,那怎么解释呢。

  哎呀,只有对不起老祖宗了。

  “嗯,随便想的,我们村有一个老先生教我认的字。”苏子摸了摸鼻子。

  “我以前上山捡柴的时候遇到的,后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苏子撒了慌,尽管她自己都不信。

  “好诗,此人才情我等望尘莫及。”谢冬竹真的喜欢这首诗,只是这等有才情的人怎么自己从没有听过呢?

  “只是老先生一直居无定所,我15岁之后就再没有见过他了。”谢冬竹本来还想叫苏子引荐的,看来是没有机会了,应该是什么世外高人吧。

  苏子松了一口气,这么好忽悠,是混过去了吗?

  “先生,我们先回去准备了。”陆康站起来,带着苏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这小子,这么护着他小娘子,这借口,那就这样吧。

  苏子看着陆康,觉得陆康今天有些怪,又说不出口哪里怪。

  “你的方子价值万金,他才给你200两,你安心收下,我走的时候留给你的钱拿出来用了吧,休学堂、请人工、做饭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对呀,他走的时候留给自己一个匣子,也不知道多少钱,等回去好好算算,本来不想做生意,要养学堂,看来只有把生意做下来,不然学费都对不起。

  “你不怪我自作主张,教其他的孩子吗?”苏子也是临时做的决定,还没有来得及商量。

  “怎么会呢?这是好事,我肯定贵支持你的。”

  苏子在心里说一声谢谢,嘴里只是嗯了一声。

  陆安早就高兴坏了,这样就可以不用离开他的爹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