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大清弊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探望十三

大清弊主 塞外流云 2150 2012.03.20 19:43

    胤桢跟德妃闲聊了一阵便即跪安出来,皇子与母妃见面的时间,说话的内容都是有专职太监记录的,而且有很严格的规矩,他可不想犯禁,从而在康熙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胤桢才走出永和宫不远,一个小太监就迎面走了过来,见到胤桢忙跪在路旁,胤桢也没在意,不过在快经过他身边时,那小太监却轻声说道:“十四爷,奴才是李公公的徒弟小顺子,李公公让奴才转告,说十三爷病了。”

  胤桢稍稍放缓了脚步,走出几步才微微点了下头,便扬长而去,十三病了,什么病?怎么没听人提起,八哥他们不提很正常,怎得连四哥也没见提起?更为纳闷的是,李德全给自己递这个消息是什么意思?

  提醒自己去看他?还是康熙很关心十三的病?管他呢,胤桢懒的多想,十三可是个人物,为人豪侠仗义,又不拘小节,更难得的是文武全才,而且还是跟自己是同一个老师,就算不能拉拢他,也尽量跟他交好,出了宫,他就径自拐向王府井大街。

  王府井大街帅府园,十三爷的府邸,胤祥虽然没封爵位,可这府邸也是贝子规格,胤桢的到来,令胤祥颇为开心,待胤桢见过礼后,他就拱手一揖,笑道,“十四弟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这腿有伤,就不跟你客套了。”

  “十四昨日回京的。“胤桢说着,又有些奇怪的问道,“好好的,怎么伤到腿了?也跟十四一样,惊马了?”

  “那倒不是。”胤祥呵呵笑道,边说边从躺椅上单腿站了起来,移到椅子上坐下,“太医说是鹤膝风,就是膝上起了个白泡,破后成疮,而后膝盖肿大,说是湿毒引起的。”

  胤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胤桢却是悚然而惊,鹤膝风恢复的很慢,此后十年,胤祥一直极少露面,以至有人说他是被圈禁十年之久,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记得他死的时候才四十多岁,好象还吐血,倒是有些象肺结核,肺结核在这时代可是绝症,难道都是这病引起的不成?

  见胤桢出神,胤祥不由略感奇怪,却也没叫他,胤桢半晌才回过神来,“就是鹤膝风?其它有没有不适的地方,咳嗽不?”

  胤祥不由大感诧异,微微摇了摇头,“怎得,一年多不见,十四弟对医术也有了心得?”

  胤桢不觉莞尔,二人自小同一个师傅,彼此之间的情况很是了解,这话问的可是有点唐突了,他忙掩饰道,“十四在上海,结识一人,其父亦是得了鹤膝风,数年后却是发展成了痨病,十三哥可大意不得,让太医给你仔细检查一下,并针对此症早做防范。”

  见胤桢说的严重,胤祥心里也是一紧,“承蒙十四弟关心,十三先行谢过。”说着,话题一转,“十四弟的海军怎么样了?”

  胤桢知道各系人马在上海都安插有耳目,上海的事也没什么好瞒的,便笑道:“战船还没见一艘,兵倒是收了四千,眼下正在训练。”

  “真是羡慕十四你啊。”胤祥轻叹了一声,自从一废太子后,他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今年六月,康熙更是在胤祉、胤祥、胤佑三人的请安折上朱批:“胤祥并非勤学忠孝之人,尔等若不行约束,必将生事,不可不防。”这让他更是心若死灰,而今又得了这么一个怪病,心中更是凄苦。

  见胤祥这个样子,胤桢也颇为感慨,温言宽慰道:“十三哥可是能生裂虎豹的,就你这身板,这点小病岂能奈何的了你,我那海军初具规模至少还得四、五年,到时候,我向皇阿玛请旨,让十三哥协助我,咱们去海上散心。”

  两人阵营不同,感情却是不薄,在一众兄弟中,要说行军打仗,除了被圈禁的老大外,也就他们两人了,胤祥闻言,明知可能性很小,却仍是颇感震奋,当下爽朗的笑道:“好,自十四弟建立海军,我就想去海上散心了,到时候可要记得拉上十三哥。”

  “十三哥放心,只管安心养病。”胤桢边说边笑着递过一张银票,“十四在宫中听到消息就急急赶来了,十三哥没有爵位在身,这是十四的一点心意。”

  胤祥虽是不缺钱,却也不忍拂了他的一番心意,示意身边的人接过,才笑道,“上次你送的‘四大恒’股份,十三哥还没谢你,这次就一并当面谢了,好久没这么开心了,你是忙人,难得来一回,陪我喝一杯再走。”

  毓庆宫后院,太子胤礽也在喝酒,不过他是一人独酌,自然不是喝闷酒,他喝的是花酒,而且是喝酒赏舞,观赏的还是艳舞。

  随着康熙的宠信,他太子的威信再一次竖立起来,大量的文官武将开始聚集在他身边,派出去一年多的两个心腹席特库和尼尔塔也回到了京城。

  席特库和尼尔塔二人辗转西北蒙古各部一年有余,成功的策动说服了五个部落袭爵无望,却又野心勃勃的王公之子,能在短短数天内召集起七千精骑,这可是一支奇兵,在关键时刻可以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京城内,他有步兵统令托合齐、刑部尚书齐世武,兵部满尚书耿额,都统都图、鄂善、雅图、副都统悟礼、杨岱等一众心腹,京城外锐健营、骁骑营、护军营、前锋营以及丰台大营,他都用银子暗中收买了大量的中下级武官,若不康熙的声望实在是太高,老八他们势力太强,他早就按捺不住了,眼下他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一个恰当的机会和借口。

  冬天黑的早,胤桢从十三府里出来时,天已麻黑,喝了些酒,胤桢不愿坐轿,就这么一路散着往回走,才走出隆福寺大街,迎面就撞上了海善和隆科多,海善一见是胤桢,忙不迭的凑上前来道贺,“十四弟,今儿可真是巧,恭喜晋升郡王。”

  隆科多则忙上前给胤桢请安见礼,胤桢一见这两人又混一起了,不由好笑,笑问道:“这晚了,二位这是去哪里?”

  “这不年尾了嘛,庄亲王点了出堂会戏,我俩这是赶去凑热闹。”海善说着,心里却惦记着把柄的事,又热情的邀请到,“回去你也是闲着,一同去凑凑热闹,庄亲王要知道我没把你邀去,非得揍我一顿不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