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大清弊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 德妃

大清弊主 塞外流云 2438 2012.03.20 10:01

    见康熙坦然承认南巡造成了江南亏空,胤桢是大为钦佩和感概,做为一个君王,能够如此客观的看待自己因为国事而在无意中造成的过失,实在是太难得了,这种光明正大的风格确实值得学习,他忙跪奏道,“皇阿玛如此体恤,实是江南万千百姓之福,儿臣带江南百姓叩谢天恩。”

  “起来吧。”康熙轻松的笑道,“你那个高薪养廉的法子看来还不错,只是朕却没你那么阔绰,五大海关监督除了朱延志和陈鹏年外,这剩下的三个监督人选,朕帮你挑一挑,总得挑几个清廉的给你。”

  “谢皇阿玛体贴。”胤桢见康熙话里意思嫌高薪养廉开的薪俸过高,不得不解说道:“皇阿玛,儿臣给江海关的吏属们开高薪,不独为廉洁,也有千金买马骨之意。”

  “哦。”康熙微微一怔,便即明白过来,微笑道:“不错,能够走一步看三步,也不失为能吏,海关尽用寒门子弟是可以的,但不能养成这种风气。”

  “儿臣谨尊圣谕,其实儿臣的各个工地和海军都有不少的名门世家和缙绅的子弟。”胤桢忙借着这个机会把世家子弟点出来,以后海军的大量骨干可都是这些名门世家子弟,先打个预防针是有必要的。

  康熙微微颌首,却是转换了话头,“朕前几日微服出去走了走,内城的整改成效很好,街面整洁,沿街两排树给人的感觉很好,看上去整个内城风貌都为之一变,走在街上令人心旷神怡,恩,朕发现街上还有人在随时打扫,还有那粪车、车夫,这些人工费是从哪里开支的?”

  胤桢知道这是要钱的前奏,忙恭敬的回道,“回皇阿玛,儿臣计划的是用卖粪的钱来支付这笔开支,如若不够,再另行补贴。”

  卖粪?康熙微微一楞,便笑道:‘不错,一举两得,既干净了京城,又肥了田土。难为你想出了这么个好法子,现在内城是整改完了,可外城仍是污秽不堪,朕意比照内城一例整改,你意如何?”

  “皇阿玛圣虑深远,外城不洁,内城何能独保?内、外城本是一体,虽有城墙分隔,但人员往来频繁,自然要照例一体整改。”

  康熙听完,想到胤桢之前说过预防瘟疫的事情,已是品出了胤桢的意思,老十四这是怕外城脏了引发瘟疫波及内城,这一点倒是疏忽了,便微笑着道:“月初,朕让你八哥做了个预算,预计费银一百五十万两,这钱可有出处?”

  胤桢心里暗骂,你才分了一百六十万的红利,难道就一毛不拔?看来也是个只进不出的主,当然这话他也只敢腹诽而已,嘴上却是说道:“皇阿玛,今时不比往日,国库虽然目前没有好转,但几年后就会丰盈起来,况且秦淮河明年就能有不菲的收益,不过,外城改建不宜拖延,儿臣愿意垫支二百万两用于外城整改,明、后两年秦淮河的收入抵折给儿臣就可,还请皇阿玛允准。”

  康熙没料到胤桢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秦淮河的收益究竟如何还是未定之数,不过吃亏的事,老十四应该不会做,看来秦淮河的收益比自己预料的要好,再说老十四的钱也不是落了他自个的腰包,当下便道:“如此甚好。”

  随后康熙和煦的说道:“你已一年多未见你额娘了,今儿去看看吧,上个月你额娘还在朕面前念叨你。”

  清朝祖制,皇子是不能够随便和母亲接触的,一年中就元旦、中秋、春节、万寿节、母妃生日,五次机会见面,这是刻意疏远母子感情,避免日后**干政、外戚掌权;也免得皇子过分仰赖母亲,性格过于柔弱。

  不过、胤桢呆在宫中的时间很长,母子见面的机会自然就多一些,德妃也很宠爱十四,这一点胤桢是深知的,当下就忙跪下谢恩,起身之后又道:“皇阿玛,儿臣开年就前往广州整顿粤海关,皇阿玛的万寿节是赶不上了,儿臣身上还有‘四大恒’三分股份,儿臣想给皇阿玛和皇额娘各送一分,以尽孝心,还望皇阿玛允准。”

  康熙笑道:“傻小子,有这份孝心就足够了,股份你自个留着,你额娘那里,送一万银票就行了,多了你额娘也不会收,对她来说,你才是最好的礼物,跪安吧。”

  胤桢的生母德妃乌雅氏出身微贱,是满洲镶蓝旗包衣,护军参领威武之女,初进宫时,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负责端茶送水等细活的‘宫女子’,却凭借着过人的美貌和聪明一步一步登上永和宫宫主的位置,而后又以淡泊名利和从不张扬的性格获得康熙足足十年的恩宠,在康熙的后.宫中也堪称异数。

  永和宫,胤桢给德妃请安见礼之后,德妃欣喜的连声叫起,而后上上下下的仔细端详,胤桢笑道:“额娘,儿臣在上海好着呢。”

  “瘦了,也黑了,恩,不过精神远了。”德妃笑吟吟的道,“你皇阿玛让你来的?”

  胤桢在德妃面前很轻松,“是的,额娘,这不,儿臣匆忙之间也没准备礼物,只好送你一张银票了,额娘留着平日好打赏下人。”

  “看到你平安,比什么礼都强。”德妃笑着示意身边的丫鬟去接银票,而后又道;“回来见过你四哥了吧?他是个冷性子,你要多主动点,额娘就你们两兄弟。”

  “是,额娘教训的是。”胤桢忙躬身回道。

  “别站着说话,坐,难得回来一次,陪额娘多聊聊你在上海的事,听说你纳个妾都还闹笑话。”德妃笑眯眯的说道。

  延寿寺街的‘四海春’酒楼今儿个是店门大关,外面能隐约听到“砰砰”的修理木器的声音,酒楼的掌柜老孟头却是脸色苍白,不时的走神,迎客的那个伙计也跟他一样,两人昨天晚上都被来历不明的黑衣蒙面人潜入家中威逼恐吓了一番,现在想起,仍是两股颤颤,后怕不已。

  雍亲王府,后花园,胤禛从西院转了出来,便来到邬思道的南院,一进门就见邬思道在围炉品茶看书,不由笑道:“先生悠闲雅致,实令胤禛羡慕。”

  邬思道拱手一礼笑道:“心宽自然闲,四爷今日闲暇,手谈一局如何?”

  胤禛含笑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下,随意的问道:“正确引导奢侈之风和反奢侈之风的辩论,先生有何高见?”

  邬思道一边摊开棋盘一边说道:“圣上已有定夺,四爷何必劳神,只管坐看云起。”

  胤禛却轻叹了口气,“老十四现在是越来越得宠了,既有钱又有兵,着实令人堪忧啊。”

  “四爷何必多虑。”邬思道头也不抬的说道:“岂不闻做的越多,错的越多?圣上如今可是春秋正盛,何忧之有?再说了,十四爷现在羽翼未丰,不过一陪角,咱们只需抓住他的错失,不断的给他在圣上心里埋刺即可,这刺多了,总有一天会刺痛人的。

  眼下倒是要防着八爷,他这次复出,却是走的务实的路子,这可是号准了圣上的脉啊,他若是一味的就知道拉拢大臣,思道倒不担心,这一改变风格,倒不得不防,圣心难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