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建灶,现代化的小台阶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457 2019.07.28 20:01

  正午,阳光普照,宽阔的洞厅采光充足。面向洞厅的左手边,有两个洞门。夏天几次进出的这一个洞门小,对着小面积的外洞厅。另一个洞门大,对向面积也大很多的内洞厅。

  呵呵,两室两厅哦……

  内洞厅靠洞门这一侧的地面,垒起一座长方形的石头坑,差不多一米长,半米宽。一块扁扁的条形石块搁在石坑面上,将长石坑分隔成一大一小两个坑囗。

  夏天在洞外平台上玩泥巴。平台一角正好有一个浅浅的凹坑,里面一堆黄泥做成圆窝,圆窝中间加了水,就象家里做包子,要先和面。夏天一手一块扁平石板,将泥土和水搅拌混合。

  还是用手更方便灵活。

  一双白嫩的手,在泥泞中翻搅。两只小小的爪子加入进来,㧓,捏,拍,揉,忙得不可开交。

  “不许捣蛋。”

  “哈哈哈……”被拍打警告,却换来一阵奶嫩的欢笑。

  哎嘛,泥巴真好玩儿!是个宝宝都喜欢!

  笑声吸引来一圈人,膜拜笑得只剩一张嘴的呆娃。

  二人世界,容不下你们这帮吃瓜群众的,起开,远点……

  脸蛋被人又摸又捏,七嘴八舌的很嘈杂,呆娃表示:你们更适合,我冷漠以对!

  但一众亲朋好友非常欣慰:呆娃不呆,小人家会笑了……

  泥浆被揉成稀软的一大团。夏天捧着光滑圆润的大泥巴团,呆娃抱着自己歪扭的小泥巴球,后面跟着一大群,回到内洞厅。

  石坑右边较小的坑口,糊满稀软泥团,巧手摸拍之下,方形坑口被泥团改变成圆形。

  哦……!围观群众恍然大悟,明白了玩泥巴的成果。

  “??”好几只手指头齐齐指向左边:那个,还没糊上泥巴的方形坑口。

  醒目机灵的有:白皮裙君,小鸟君,那个弟弟。另外几只,还不认识……

  “那边也要糊上的,还要去和稀泥。”

  虽然听不懂,但夏天大力点头,那就表示肯定。

  飒……,风一样的那骚年跑了,那个弟弟紧跟在后。

  夏天将自己的首个半成品精细修整,最终满意了,和白皮裙君一左一右牵着呆娃,走出洞外。小呆呆牌狗皮膏药,只要夏天空着手,就会将自己的小手粘上来。白皮裙君牵他另一只手,也没有拒绝。

  一家三(划)口(掉)手牵手……

  平台那一角,坐的站的蹲的,围着一大群人,透过人缝,能看到满手泥的骚年。

  七手八脚,七嘴八舌,七…上八下……夏天看得嘴角抽抽。

  宝宝不分大小,都喜欢玩泥巴!

  长方形的石坑,最终成品是:一个长形灶膛,糊出两个圆形灶口。大灶口的左外角,竖起一个粗短的空心圆筒,烟囱?

  小作品,真专业!

  小灶口最边上的石块,宽大平整,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两个壮汉将它从山溪边抬回洞府。糊灶口的泥巴只占用了窄小的一条,剩余的好大一块,可以当做小灶台。

  摆个调料瓶油盐罐什么的……

  一不留神,又想多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现在也就见到……

  内洞厅很大,也相当的杂乱。向内靠着岩壁,枯枝败叶占了近一半面积。柴,是生存必需品,当然要大量采集。

  柴火堆一侧是水潭。另一侧,一排成年人胳膊或小腿粗细的树干,倚靠着岩壁,每个枝叉都保留了一小节,形成一个个小丫形,就象,衣帽架上的挂勾。只是,上面挂着的,是一只只开膛破肚剥了皮砍了头的风干猎物。

  洞门这一侧的地面更干爽,苹果,橙子,各一小堆。大堆的是核桃,榛子,板栗。

  岩壁凹凸起伏,凹陷的坑洞里,或者凸出的小平台上,是一小堆一小堆的无花果干。

  仿佛食物丰足无忧的样子,只是,生存品质,粗陋原始得,忍不住,无语问苍天,N次……

  靠近坎坡的篝火区,满地黑灰。谁叫人直接就在地面烧火呢,哪怕走路快了,带起点风,也能让柴火灰飘起来,到处都是。

  原始洞友们习以为常,现代人夏天感觉:我再也不能眼不见为净,铺上一块小毛毯就可以屈臀坐下。

  最起码,要将柴火灰圈起来吧。

  白皮裙君总是触手可及,夏天指点着围好的灶台和其它污黑的灰堆:“再建几个灶!”是决定,而不是征求意见。

  虽然不一定是听懂了,但并不妨碍洞友们跟随凑个热闹。一帮人跟着夏天,分工合作:溪边就地和泥浆的,搬石头的,捧泥巴团的。

  大石块做基底,小圆石头填补空隙,围起来一个石头圆圈,直径约一米,高度大约三十厘米。外侧整圈糊上泥巴,拍拍打打让泥巴塞满缝隙,再抹得光滑平整。

  夏天对着成品自我审视一番,满意!指向另外几个灰堆指示:“那几个,也要。”

  洞友们都看明白了,洞府溪滩几个来回,继续欢乐的搬石头玩泥巴。

  呆娃小人儿,夏天去搬石头,他也跟着抱一块。夏天留下糊灶口,他就蹲在一边手指指戳洞洞。

  又一帮早起外出的人回来了,以高壮女人为首的捡柴摘果小分队,每一个人手上都有东西。

  一捆枯枝,松松散散的抱在怀里。

  一包黄叶,走几步从某个缝隙处飘落一片两片。捧着包袱的小女孩,光溜溜,显然奉献出了自己的遮羞布。

  几个大人抱着粗陋的草兜兜,沉甸甸的,装着半红半绿的苹果,或者金红的橙子。

  这是从外面摘回来的?这个时节还有新鲜的水果?

  两队人沟通交流一番,成年人归纳整理,孩童撒腿就往溪边跑。

  玩泥巴,宝宝一个也不能少!

  最后一批外出觅食的洞友们回来了,一队青年男女。咯咯咯……,母鸡焦燥惶乱的鸣叫从人群中传出来。

  夏天满心欢喜:鸡!野山鸡……很肥美!

  评估完猎物,一转头见洞友们都集中在内洞厅,就暗搓搓的点算人数。

  总共一百一十八位洞友。

  本人是过客,不算数。

  老少女性共三十八人!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女,十九人。中年妇女十五个,以及四个六七岁的女童。

  和白皮裙君年龄差不多的青壮,三十一人。和那骚年差不多年纪的,三十七个。十一个中老年男人。

  呆娃是唯一的小宝宝。

  哇,这是一个雄性荷尔蒙爆棚,充满希望和力量的团队。

  这一刻,夏天只为这个贫而不穷的团队欢欣鼓舞,并没意识到潜在的问题和危机。直到事实吓醒她,发现那是多么惊悚恐怖的情景……

  全体洞友齐聚一堂,评头论足,再度惊奇围观新事物……

  内洞厅篝火区,地面黑灰被清扫干净。靠近洞门这一侧,是两个椭圆形长灶台,分别砌了一大一小的灶口,灶门开口对向坎坡,尽量避免柴火灰飘散到更大的空间。

  还有三个圆圈大敞口灶,一字排开对向水潭那边。这三个灶没有灶门烟囱,只是将原本烧得焦黑的地面圈了起来。

  这是干嘛呢?

  “石头灶,烧火煮食,火力更集中。而且,石头吸收了热量,变得很烫,就算火灭了,石头也要很长时间才会冷却,利用余热取暖,节省木柴。”

  洞友们:“……”不明觉厉!

  夏天:我站在,时(烈)代(烈)的(风)尖(中)端,独(不)孤(胜)求(寒)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