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见光,会不会死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619 2019.07.27 20:00

  漫天都是呼呼睡声。山洞里过于寂静,有一点点声音就格外清晰,于是,这么多人的呼吸,形成了一股声浪。

  也许是白天睡得太多,也许是疼痛难耐睡不着,夏天躺在坚硬的岩石地面,忍受着干蒸桑拿一样的低烧,筋骨肌肤都能感觉到的隐痛,煎熬着时光。

  不远处,有人重重的“呼,哈”呻叹,接着有两个人低声交谈,夏天听到一个熟悉的词:啊哇!有了前一天的经历,不用人教,夏天也明白,这是表达疼痛的语气词。

  他们痛了,喊“啊哇”。我也痛得很难受,很想大呼几声“哎哟”……

  有人走过来了,还不只一个!夏天警惕的裹紧盖着的毛巾被,抱紧怀里的两个提袋,双肩包被她当做枕头,压在头下。

  不过,抢劫事件并没有再次上演,那两个人只是徘徊遛跶,隐忍地重重的吐气吸气,看来,身体也是很不舒服。

  折腾了好一阵,听到那两人又躺下,夏天也眼皮渐渐发沉。

  穿越过来的第二个晚上了,再一次,睡山洞。不过,多垫了一层枯叶,没再硬躺岩石。毕竟,脑容量那么一点点大的小鸟,筑巢时,也懂得用枯枝树叶泥巴,给自己整一个更舒适的窝,何况万物之灵的人呢?

  明天,新的一天,我能回家,睡到卧室里,席梦思床上吗?

  *~*~*~*~*~*

  人群起动,又是新的一天,日出而作。

  一阵长时间的喧哗热闹过后,山洞里又变得无比安静。一丝声息都听不到,一丝光亮也见不到,身处其中,忍不住的心慌。

  空寂黑暗中,某一个角落里,无声无息的,突然亮起耀眼的光,白光如昼,撕破无边黑暗。

  悉悉索索,翻找整理东西的声音,响了好一阵。之后又安静下来,局部地区飘散出米田共的浊臭。最后,灯光熄灭,山洞重归黑暗。

  一个身影瞻前顾后,东张西望的,摸索着走向洞口。

  虽然山洞深处伸手不见五指,可是,拎着这么一兜,哪怕被小呆娃闻着味儿,都尴尬,赶紧的,有多远扔多远。

  忍痛辗转一晚上,再醒来还是在洞里。做完必要的自身清理,夏天站在洞口,怒视微现晨曦的天空。

  如果心里的怒火可以化做能量,真的不介意毁天灭地!

  什么穿越?重生?不都是网文里的事吗?我是学生,正经要做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活得开心快乐,根本不想穿什么越,重什么生?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原始部落!最基本的吃喝二字,吃?勉强会用火烤熟肉,连盐都没有!喝?直接生冷的水!

  其它更多的?人家心里,可能还从来没有过,那么高端的需求欲望呢!

  过的什么日子啊?要怎样才能活下去啊?

  晕……算了,已经是病痛缠身,再愤怒忧虑,就要吐一口黑血,直接死一死了。还是去睡个回笼觉,养好身体,然后,想法子解决生存难题。

  当然还要有帮手,这一群洞友,就是现成的壮劳力。

  昨天晚上,矇眬的见了一面,今天,正式的相见在阳光下吧!

  背她抱她,同吃同睡,两天两夜,最亲密无间的白皮裙君,表现得足够友善,值得信赖。

  那骚年,任打任骂,驯服成忠犬?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不行?那就换一个地方,找一群新洞友!如果,还活着的话!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睡觉……

  疼痛如影随行,无处不在。夏天疲倦至极,却还是不能安睡。且睡且醒,依稀听到小孩欢快的叫嚷声。

  *~*~*

  山洞外,天光大亮。呆娃木着小脸,跨坐在树干上,玩自己的手指头。不良于行的呆娃爹,在一旁席地而坐,臀下铺了一块皮草,正用枝条编制着簸箕筐篓之类的东西。

  平台周围,以及更远处的树林中,有好多枯黄的落叶堆,树林里隐隐传来小孩子的尖叫嘻闹。落叶,也可以烧火的。小孩子们一边玩耍,一边做着力所能及的工作:捡柴火。

  夏天,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出洞的人。呆娃爹笑脸相迎,转身从背后拿出一个歪歪斜斜不成方圆的浅口小簸箕,递给夏天。

  你满脸洋溢着的成就感,求夸赞的小眼神,是怎么回事?小簸箕里不过是核桃榛子仁,一个皱皮苹果,一小堆葡萄干……

  不懂!吃我的減肥健脑美容早餐!

  呆娃空濛的视线捕捉到夏天的身影,哈哈两声,扬起小手打招呼。

  呆娃三笑,还锁定一个特定的人,还扬手打招呼?当场将他的亲爹,惊的目瞪口呆……

  这是我家傻儿子?

  呆娃可不管自家爹咋样了,就往地上哧溜,小短腿够不着地面,不上不下的挂在树干上,干脆的松开手,叭哒摔下来。

  小样儿的,不痛么?

  我算是才发现,自己这么有吸引力的,可是,你这豆丁点大……

  夏天快走两步,在呆娃掉下来的树干附近坐下。呆娃爬起来,倚靠着夏天大腿,被投喂了几粒葡萄干,幸福的,陪吃。

  友情,从娃娃开始培养!

  呆娃爹回过神,连连招手呼唤,让儿子到自己身边来。呆娃充耳不闻,整颗小心脏,就装着一个夏天。

  喂,小呆呆,你爹喊你……夏天只好将呆娃挪到他阿爹身边。

  儿咂,第一次见你和一个人这么香亲!你俩,是外星老乡么?

  呆娃冷漠脸:瞎说什么大实话……

  填充了消耗一空的胃,阳光明媚,全身的疼痛轻减了很多。很奇怪的,身体因为低烧发热,太阳一晒,反而减轻了那种灼热难熬的感觉,暖洋洋的舒服多了。

  有了点儿力气,四周走一走,看一看。正好,还要找石块,垒灶。

  反正,也不能好好聊天,大眼瞪小眼的,尴尬!

  面对着“门”框的开口,前方隐隐传来水流声响。一般溪水滩或者沟,周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石块,就去前面有流水声的地方。

  夏天一起动,呆娃就跟上。夏天征求他爹的意见:“他跟我去那边,可以吗?”指一指呆娃,再指向小径。

  不懂?不同意?都没关系,呆娃坚定的跟着夏天走。

  许多枝干粗细不一的高大灌木,枝头挂着零落的黄叶,由上而下,长长的一排,倒像是篱笆墙。灌木之间的空地,都踩成了小径。

  夏天牵着呆娃,走向最靠近“门”框的那条小路,循着水声往前。

  小径弯弯曲曲,缠绕在树木之间。走过十来米的距离,见到一条宽阔的山溪。面前这一段,溪底竟然是整块平坦的岩石,自然形成两级大台阶,清澈透亮的溪水,载着飘落的黄叶,在台阶下方撞击出一条白线,悠悠远去。

  这里,没有所需要的碎石块。

  岸边的人行小径蜿蜒连绵,上下都看不到尽头。夏天牵着呆娃,往下游走。因为前面不远处,就能看到一块块大石头,从岸边,堆到了溪流中部。

  跨过这一堆大石头,夏天笑了:再往下走几米的溪滩上,散落着无数大小石块。

  夏天很快挑选好十几块扁平的大石块,又捡了一堆圆滚滚的小石头。分堆摆好,抱起一块大的,招呼呆娃:“回去了,走吧。”

  呆娃钝钝的咧嘴笑,撅起小肉臀,也去抱大石块。

  不自量力,说的就是呆娃儿你了。不过,热爱劳动还是要点赞滴。

  夏天放下手里的大石块,捡起一块圆石头塞给呆娃:这,才是你力所能及的。

  一大一小两个人,抱着一大一小两块石头,往回走。从离平台较远的小径一出来,就遇见,一帮出早工回来的洞友。

  面对一张张好奇友善的笑脸,不受待见的那骚年更是咧嘴笑得,看到了后牙槽。

  夏天觉得:相见在秋日的艳阳下,时机正好,心情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