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秋雾秋雨愁煞人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444 2019.07.30 16:05

  洞室内的喧嚷声响起,扩散到洞厅,却没有像前一天那样人去洞空,熙熙攘攘的一直没有安静下来……

  洞府外,大雾笼罩,能见度只到十来米开外,再远,就是白茫茫一片。但能见度范围内,竟然是一方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仿佛一束巨大的聚光灯,照射着洞口平台,直到外洞厅。因此,内外洞厅,采光尚好。

  但外出觅食显然不是好天气!通往山溪边的那片树林,白雾曚昽中,只能见最前面的几排树,暗黑的树干,虬乱的枝叉,简直是魅影森森。

  夏天感觉:走进去,就出不来了……

  也因此,洞友们一直呆在洞府没出去。万幸,洞厅里就有水潭,否则,去山溪里打水,都得有点冒险精神才行……

  夏天一开始被吵醒了,但是整夜疼痛煎熬,迷迷瞪瞪的,就又睡了一会儿。再次睡醒,起身来到洞口,恰好见识到异世秋阳,奋力刺穿茫茫云雾,照耀眼前方丈之地。

  昨晚熬痛的不止她一个,她听出了两个人的声音:白皮裙君和那骚年。其他细细隐隐的呼痛吸气声不绝于耳。

  好像,疼痛的等级,以及人数,都爬高了一个台阶!

  难道,竟然是全体洞友共享一痛?这到底是多么奇葩的遭遇?

  十一月二十二号,穿越第四天!定居洞府第三天!

  茫茫白雾,将大家拘禁在洞里。夏天其实等了又等,忍了又忍,也没等到洞友们离开,才不得不起来的。经过前两天留心观察,她躲躲闪闪的,去到洞府另一边的树林里,解决新陈代谢的残留物。

  荒山野外,就地排泄!洞友众目睽睽,心知肚明!

  美少女夏天:这羞涩……虽然,洞友们都酱紫的!虽然以前,也酱紫过!但面对一百多个,陌生人!我还是要多一点时间,才能淡定!

  一见夏天回洞,那骚年立刻殷勤的送上小簸箕早餐套装,还是那几样,并附带小呆娃一只!

  一天只吃早晚两餐,一口主食都没有,怎么就不觉得肚子饿呢?

  昨晚上吃了鸡?以前经常吃白切鸡,虽然也是清水煮出来没油没盐的,但是蘸料很丰富啊:姜葱蒜,油醋生抽,喜欢重口味的还可以蘸点指天椒剁辣椒。

  这清水板栗甜鸡,也吃得下……

  适应能力棒棒哒!

  也是佩服这帮洞友们,吃得这么精减,还有力气爬山跑路,捡柴猎食。

  这时候,白皮裙君走到夏天身边,微微笑着,将夏天扫描一遍,仿佛是在确认她一切安好,然后带着人往外走。最后只剩下夏天和呆娃爷俩,以及四个小女孩,其中就有那个山洞童姥。

  夏天无意识的攥紧拳头,捏得呆娃直咧嘴:“啊哇……”晃了晃两人互握的手示意手疼。

  “啊?哦……我们也出去吧。”夏天的思维还没同步,扯着呆娃就走。

  浓雾中的那一柱艳阳,就象舞台上的聚光灯,主角走到哪里,灯光就照到哪里!

  平台前方的树林里,依稀传出人声。夏天牵着呆娃,循着声音往前走,偶然回头看看,发现平台和洞府已经彻底隐没。

  一走出平台,树木多了,云山雾海,能看见的范围陡然变得更狭小。前行的洞友们的身影都看不到了。只有人声,时远时近,飘忽不定。完全听不懂的话语,或尖历或粗嘎的嗓音……

  山妖乎?洞友乎?还是回去吧,免得迷路了要人来找,给人添麻烦!

  如果从这团浓雾中一出去,又穿了?之前好歹还带着些装备,眼下,就牵着一只嗷嗷待哺的呆娃,还活不活了?

  还是乖乖的留在洞里,陪着不良于行的呆娃爹,尬聊尬看!啊,还可以学外语……

  一次就穿越出心理阴影的夏天,加快脚步,走上回路,瞪大双眼,一眨都不敢眨。

  直到又看见平台和洞口,以及突然撞进视线里的,吊在洞口边树枝上的几具动物尸体。本来就惶惶乱跳的小心脏,怦一下,直冲向喉咙。

  不怕不怕,每天都烤来吃的,不过,这样吊着脖子,挂在树上,肉色血红,晃晃荡荡的,真是……

  高壮女人带着妇幼采摘小分队回来了,每一个人都捧着抱着柴火。

  夏天拿着一个B4尺寸的双线圈笔记本,一支玫红色硬胶管自动铅笔,正和呆娃爹坐在小洞门边,比手划脚,认真严肃的交谈记录着什么。

  三个小女孩凑在一边叽叽呱呱的加油助兴,山洞童姥安静的围观,时不时插一句话,嗓音是脆嫩的童音。

  夏天和她说话时,也会看向她,但眼神很游移,有点不能直视……

  这样的时节,那一柱艳阳时隐时现,正午当空之后不久,就完全隐没了,阴沉沉的天空,雾茫茫的大地……

  两批青壮年,分别带着一队半大少年,顶着满头雾水,先后回到洞府。每个人也都背着柴火。大家自觉地将柴火分类堆放,枯枝垒得高高的,落叶堆阔大蓬松。其中二三十个人背回来的,是枯干的松塔,支支楞椤,也有好大一堆。

  是因为,夏天展示的新鲜煮食方式,要耗费更多的柴火?所以,众人拾柴火焰旺!

  猎物欠奉!想来这样的天气,动物们也趴窝里没出来吧?出来也不容易捉到呢。

  夏天捧着纸和笔,好像是找到一件正经事儿做。洞友们都回来了,那骚年首先就凑过来看新鲜,然后就取代了呆娃爹的教主地位。其他人也好奇,不时的来围观一下,骚年及时清场赶人,以免阻碍进度。

  小洞门边这个角落自成一体,直到天色昏暗,篝火升起。

  当晚的肉食,用的是库存的风干猎物。而且,肯定是保存的时间越久的先拿来吃,所以每一只都硬邦邦的,再用明火烧烤……

  什么味儿啊?也许大概,有得吃就不错了吧?

  祈祷!明天有个好天气,一大早就能出洞觅食,并且猎物大丰收!

  夏天食不知味,吃完份例晚餐。早早的,就觉得累,还有一波连一波的痛。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四肢百骸,从每一个毛孔,往身体里钻,仿佛要将骨肉都钻出孔,穿出洞。

  当晚一整夜,洞府不宁!冷风呼啸,干脆又生起火,围着烤火的小圈子,同病相怜。呼哈呼哈……,啊哇……,一声声不绝于耳,冲击着同样坐卧难安的夏天。

  忍痛做个安静的美少年,好不好啊?难道又吼又叫能减痛吗?

  还让不让人睡觉啦?干脆起来一起吵……

  呼啦啦的狂风,伴着哗啦啦的大雨,肆虐在天地间。风力自西北角冲岀来,将垂直的雨链撞击成横移的水线,飘向东面。

  又变天啦!从云山雾罩,变狂风骤雨!

  夏天很幽怨:看来,我的祈愿反人类?昨天还能出去捡点柴火,今天……

  “啪哒”,吊在洞口树枝上的一只猎物被吹得掉在地上,小铁塔和黑褐色皮裙君冲了出去……

  呼……,一阵大风,将两位的兽皮裙反转向上掀起,露出粉粉白白的几扇大肉……

  春光炸泄!人自泰然无羞!

  夏天:我没睡好,头昏眼花,什么都看不清,看不清……

  两壮男将几只被雨水冲洗过的猎物抢回洞府。

  呵呵,晾得半干,又淋个透湿,再用火烤……

  真是,非一般的滋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