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颜值爆表,外星人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337 2019.08.08 20:00

  独一无二的白皮裙不见了!始终在附近转悠的风情万种的豹纹皮裙也不见了!

  视线搜寻呆娃爹,想问个究竟,却只见他抱着娃,和一个女人走向洞室的背影……

  陡然感觉,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的陌生!

  可以搂抱在怀里的人形安慰奶嘴,也睡觉去了!夏天整个人,有点方……

  一夜忐忑,在九思十虑中睡去,在人声嘈杂中醒来。忍到人去洞空,夏天起身就跑向洞外找呆娃爹。

  该怎么称呼人?真不好意思,含糊着吧!

  那俩“卧…靠…”,这名字,太那啥,喊不出口。含糊着吧!

  夏天提着口气儿,打了几遍腹稿,蹲在呆娃爹旁边:“呃,嗯,那个,卧…卧…克儿……”

  其实听得多了,就发觉这名字的读音,“卧”,发音很清晰。“靠”,介于“克”和“考”之间,不太好拿捏。

  呆娃爹应该也是关注那两个人的吧!一听就明白了:“苹果……”,右手伸得直直的,指向北方。

  夏天:……这是说,找苹果去了,很远,所以当天回不来?

  一个含糊地问,一个含糊地答。两人连蒙带猜,加上夏天无意义的语气词,也没用到十个字,解决了她的疑问。

  夏天勉强找到答案,莫名的有点被排斥的徬彷,索性牵着呆娃去山溪边,看能不能又捡到点什么,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敏〜感的中二少女!

  一身衬衣长裙的呆娃好象特别开心,抓着夏天的手轻轻地晃。夏天低头看,小孩儿抿着粉色的薄唇透出笑意。那一双,五彩斑斓的眼,仰望着她,晶晶亮!

  夏天瞬间被安慰到,捧着他的小脸一通揉搓:你怎么可以?长得这么萌萌哒!一大一小两只呆,撒下一路哈哈笑。

  少女儿童的情绪愁怀,真是,来得突然,去得爽快!

  山溪的水流很轻浅。好像从上一次连着下了几天雨,之后再没下过雨了。岸边的荠菜,上次能吃的都给采了,现在要么太小,要么太老。河蚌,都藏起来了吧……

  夏天没一点收获,只好将前两天新得的三十几片蚌壳拿来磨。要是有什么工具,可以将蚌壳的外层也磨干净就好了,内外都珠光宝气的,多美啊!

  夏天手在磨擦,心在远方。忙乎到正午回到洞外平台,有点饿,有点困,揽着呆娃呆坐,回想穿越以来的时日,脑海里混沌一团!

  印象最深刻清晰的,竟然是两条各具特色的皮草裙!而对于裙子的两个主人,样貌模糊,大约:相逢对面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夏天挠头,看着手指缝里一条条脱落的头发,表示:这些,是一串串被杀死的海马体!也许,会变成金鱼同类,七秒钟记忆!

  夏天悲悼自己随风飘散的海马体一秒钟!

  “哦……哟……哟……啰……啰里啰……”长啸高亢嘹亮,呆娃爹闻声而笑,连手上的活都丢下,站了起来。

  夏天惊了一下,也站了起来……

  “卧…靠…”呆娃爹双手拢在嘴边,向着北方,一声大喊!

  远远的树林尽头,白皮裙君脚步轻捷走在最前面,双手抱着一个筐。后面一溜青壮少年,也是肩扛手提。彻夜未归乱人心的人,回来了!

  一条豹纹皮裙闪出人群,手上捧着一个筐,一边跑一边大叫:“狎舔,bàng bàng!”

  夏天小脸热辣辣的:我不认识这人,真的!

  白皮裙君领头,七个青壮,三个少年,十个人满载而归。据说特意去找的苹果只有三筐,但大大小小的猎物让人开怀。

  那骚年献宝一样将捧着的筐递给夏天,里面又是河蚌。交接双方的表情都有点纠结……

  骚年摇着头建议:“爹…兹…,不吃!”

  夏天怒目:偏要吃!让你一个人吃……碟子……

  呃,没有阳光也灿烂!对着这么一张神采飞扬的俊脸,虐不下手呢!

  精灵王子真人版啊!脸上还镶嵌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紫(眼)水(珠)晶,妖孽啊!

  并不是说,他长得和谁一样。而是,薄唇窄脸鼻尖翘翘,精雕细琢的眉眼间,七分灵动,三分邪魅,活泼泼一个山中精灵!

  对了,还有一个呢……一想到白皮裙君,一条白皮裙群就出现在夏天的视线内。她抬头,满眼好奇,见到一张浅浅含笑的脸。

  线条分明微方正的下巴,丰隆的双唇,挺直的鼻梁!那一双紫萝兰翡翠般的眼珠,幽谧深邃,仿佛静置的银河宇宙!与眼珠同色,但色泽更浓郁的天然大波长卷发,披散在肩背上。紫光莹润,散发着令人想一探究竟的神秘诱惑!

  他也在笑,他也同样半身皮草裙,但矜贵高远,仿佛荒莽丛林中的主宰,散发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夏天:我真的不是在蓝星了!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我是一个,外星人!

  独在异乡为异客!我需要一个伴儿,安慰安慰……夏天牵着五彩眼珠儿的小呆娃,提着一筐河蚌,去溪边干活儿。一字未吐转身就走,丢下被她认真打量得雾水水的两人。

  回来的十个人,除了被夏天看懵的俩,其他几个呵欠连天的,放下东西,就去洞室内睡觉。应该是很早就起身赶路,累了困了。带回来三十四个河蚌,这一下,几乎可以人手一只蚌壳小碟子了!

  夏天为了大家能用上碟子,拿着军刀同河蚌较劲儿。河蚌绝不开口,军刀刀刃偏长又锋利,找不到突破口不说,还总有一种下一刀就会捅在自己身上的担忧。

  算了,还是用热杀法吧!这些河蚌比较小,不能架在灶上,放灶膛里又沾灰……那就开水烫吧!

  点火烧滚水,三五只一起,丢进锅里。刚下锅一会儿,水还没再滚起,“啪”的轻响,河蚌弹开,甚至溅起小小的水花。用还是仅有的一双筷子,一只只夹出来。等水开,继续下一锅……

  烫过的蚌肉色泽鲜明,一半黄里透红,一半乳白。虽然那骚年指明说不吃,但劳心费力地取取出肉来,记忆中的味道,想想都,口水有点多。这肉真的丢了?多浪费啊!

  做不出后爸脆嫩鲜香的爆炒河蚌?那就炖汤!呃,没豆腐!溪边的荠菜也没几棵可以吃……

  干脆直接和鸡肉一起炖,都是鲜甜味的,一起炖汤,应该可以……

  夏小厨隔着亿万光年,追忆着后爸大厨的经验,努力在未知的异世求一口吃食!

  可怜的孩纸……

  从炖了许久的鸡汤里捞起一砣蚌肉,原本扁平的蚌肉缩小了近一半,紧绷绷滑溜溜。用筷子戳一戳,很有弹性的感觉!要是往地上砸,不知道会不会像小皮球,可以跳起来?

  夹起一砣送进嘴里,嗯,比第一次的爆炒河蚌,更坚韧……

  这样堪比汽车橡胶轮胎的东东,夏天到底不好意思给人吃,还是,吃鸡肉,喝鸡汤吧!

  山鸡汤,好鲜甜啊!可是,回味细品,又有点美中不足,是肿么回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