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骨头都化了,回家了……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077 2019.07.24 20:00

  一只手摸到夏天的手掌,顺着手臂持续向上……

  将醒未醒的夏天,感觉那只手瞎摸摸的,“啪”的一下,将那只柔嫩的小小咸猪手拍开。睡神守望者呆娃,轻轻的回拍了两下,嘴里喔喔了两声:起床啦……

  喔喔喔,你小公鸡呢?边儿去!

  没力气,爬不起来。

  浑身瘫软,几乎感觉不到骨头的存在。

  夏天觉得自己变成了橡皮人,外表是强韧的,但本质,是软的,软的,软的!

  时空转移的超量幅射,将骨头都灼酥了吧?

  心脏像被一条线扯动,一抽一抽的怪异疼痛,延伸到喉咙。也许,再多抽抽一阵,就可以将心脏从喉咙里掏出来了?

  疼痛感不只是在局部,隐隐的,难熬的,从每一个毛细孔,往骨头缝里钻。

  变魔术的王八蛋,还练成了化骨绵掌乜?

  满身热气蒸腾。体温会不会持续上升,“嘭”一声自爆?

  血肉一滩,最后,渣都不剩?

  夏天在漆黑的山峒一角,尽情畅想,令自己绝望的暗黑结局。

  一双有力的大手摸索过来,拿走她的背包提袋。

  这人双眼自带夜光吧?

  高大上的一个小公举抱,呆娃亦步亦趋的跟着。夏天很快看见山峒外,晨光熹微。

  小铁塔,呆娃爹和那骚年在洞口外,不知道说了什么,一阵高声大笑。小铁塔浑厚高亢的嗓音,真是声若洪钟,让人过耳难忘。

  夏天挣扎扑腾几下,白皮裙君秒懂,将她放下。

  嗯,骨头还没融化掉,依然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夏天躲在峒口后边,偷看偷听。虽然,有听么有懂!

  呆娃也不走了,贴靠着夏天的大腿,仰起头,涣散的眼神聚焦,盯着夏天,光线昏暗,笑眯眼的小孩呆萌纯澈。

  冇眼睇你!

  山峒口朝向西北方向,四周树高林密,视野看不了多远。

  “哈!”,一声大喝,一个人借助一根木棒,一个撑杆跳,从东北角跳到洞口边。

  “啊,哈,哈,哈……”来者冲上来,小铁塔几个迎上去,拳打掌拍,最后,勾肩搭背的,哥俩好……

  随后,黑褐色皮裙男和另一个青年大步跟上来。他和那个搞怪撑杆跳的家伙一看就是兄弟,个子和白皮裙君差不多,年纪看着稍大两三岁。

  白皮裙君走出峒口,那兄弟俩立刻加快脚步,奔上前来。那个弟弟扑向白皮裙君,一个热情似火的熊抱。

  基情四射!夏天忍不住撇了下嘴。

  一群壮男呜哩哇啦,好不热闹。突然齐齐转头,看向峒口,夏天赶紧缩回脑袋。

  全体半果男,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

  来的三个人,都捧着包袱。一群人就在峒口外,吃喝,聊天,并不急着出发。

  看来,这里到目的地不远了。

  白皮裙君递过来一个装着液体的小兜兜,夏天接过来,才凑近嘴边,一阵骚腥味儿直扑鼻腔……

  我去,这些人竟然喝尿?这小兜兜,材质形状内容物皆可疑……

  谢谢你了!自个儿享受吧!夏天默默的将尿兜兜还给人。

  不过,从瞬移到这会儿,一直是昏睡状态,也一直没吃没喝。

  肚子一阵阵咕噜,胃部刺痛,烧灼感挠心挠肺。

  白皮裙君适时送上一块冷肉,焦黄的表层,是烤熟过的。夏天咬了一口,没滋没味。孜然花椒大料就不说了,盐都不放?

  一个连食盐都吃不上的,原始部落……

  前途无亮!

  白皮裙君将峒内铺垫的薄片,卷巴成一捆。左手一捆片片,右手一只呆娃,抱到山峒外。自己在峒口附近晃悠,不时探头看一眼夏天这边。

  夏天有一丝丝温暖和安慰:知道我不想和陌生人说话,所以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招呼我。

  充分休整,吃饱喝足,再度出发。

  那大哥抱起呆娃,呆娃冲山峒内的夏天挥手,摇成了招财猫,但,讲不出再见……

  高俊男背着呆娃爹,累了一天的小铁塔空身,几个壮汉先走了。

  白皮裙君陪着夏天在最后边,一步步往前挪移。

  那个弟弟和那少年,则分别背着夏天的背包和提袋,在他俩前方。轻快的走上一阵,距离拉远了,就停下等着,始终停留在夏天的视线范围之内。

  如果,你们收一收眼睛里热切的八卦之光,我会感谢你们的友善。

  夏天头昏眼花的,慢腾腾地挪着。虽然慢,但并没倒下。

  她和自己赌上气了:晕就晕!死就死!我继续折腾,求仁得仁……

  就当自己是圣诞婆婆,特意来给他们送礼的……

  前方两人坐在半山腰的一棵树下,等成了“盼君岩”。终于等到蜗牛一样的两只,来到山脚。

  山路崎岖,树木茂密,没爬几步,夏天就心慌气短,摇摇欲坠。

  又到人肉运输机工作的时候了。

  被心悸和疼痛持续折磨了一天一夜,又强撑着走了一段路,这时,满头星光飞旋。夏天一趴到白皮裙君背上,昏昏欲睡,连撑开眼帘的那一丝力气都没有。

  背着一个上百斤的人,爬山绕树,强健如闪电侠,也很快变成了呼呼的抽风机。

  流血流汗,负重前行,将我抢回去!

  不抛弃,不放弃!真是,谢谢你了!

  白皮裙君的右小腿一大片擦伤,一条干涸的血痕向下,消失在脚板上的毛袜套里。

  没错,白皮裙君不仅腰围奢华白皮草,脚上也穿了一双棕黄底带黑色斑点的毛袜套。袜套外,层层叠叠的绑着好几圈细韧枝条,直到脚踝之上的位置,即固定袜套,又多一重保护。

  五感知觉逐渐模糊,精气神儿供不上了。

  夏天中断思考分析,白皮裙君为什么与众不同。又叕,沉沉昏睡过去,只有轻细的,持续不断一呼一吸的那一口气,表明她还活着。

  *~*~*

  夏天是陡然惊醒的!

  怎么这么黑?一丝丝亮光都没有。

  这么安静?习习微风,啁啾鸟鸣,也完全消失。

  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虚软失控。

  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独特的感知,这样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

  我在黑洞里!在穿越过来的那个黑洞里!

  回家了!我能回家了!

  我,真的是小天使,来送礼物的,现在礼物送到,任务完成了,就可以回家了!

  哇,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