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原始土著学外语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520 2019.08.03 20:00

  “刀!”

  “刀?”

  “刀?刀!刀……”

  玩刀子!非一般的感觉,根本停不下来的……

  两个屠夫都要继续玩刀子,那只大公鹿,谁都舍不得放手,于是一起上!

  兄弟同心,其力断金!公鹿被吊上树。

  夏天之前一见它雄壮的身躯,很是惊叹,趁着那两个人忙活儿,悄悄试着搬了一下。搬完前腿扯后腿,都只能抬高半截身子,一个人根本别想扛起来。怕是有一百多两百斤。

  俩屠夫“哇哈哈哈……”的叫嚷着,你推我挤,再次争夺开割第一刀。

  最终,白皮裙君顺势让了一下,呆娃爹举起刀,深呼吸一个,微微颤抖着手,利落地将公鹿颈部划开一圈,再从肚腹正中间竖切一刀。

  白皮裙君赶紧跟上,两人一左一右,各占一边,剥完前肢,剥后肢……,没多久,一张宽大的鹿皮被揭了下来。

  如果不是太激动,每人戳破三五个小豁口,这张鹿皮可就完美了!

  几乎每划一刀,都要念叨一串:刀,刀,刀……

  人生第一个外语单词!铿锵悦耳,嘎嘣脆,太给力了!

  两人一边认真朗读新单词,一边激情澎湃评述新刀具……

  猜到他们在说什么,夏天就很用心的听,耳朵里灌满穿越以来每天都在听的原始方言。

  呜喽噜哦……

  呜哩,哇啦,啊啰……

  要不要加上:哆,来,咪,发,唆……让人重温一番“芝麻官”中那一串串动听的音符?

  这原始方言听起来,大多数音节都是从喉咙和鼻腔中发出来的,就像是,反正天生长了发声器官,顺便就用上了。而需要练习的,唇舌部位配合使用的发音就比较少。

  作为历届外语课代表,夏天对语言的敏感度很高的。前几天开始,就将身边接触到的实物词都记录下来。五六天过去,已经记住了每天吃喝用见到的那些东西。

  “穿越综合症”反应太过狂猛霸道,夜晚痛不欲生,白天头脑昏沉,更多的,有心无力,还是继续看剥兽皮。

  迷你猪和大灰兔,是整张皮扯下来,成筒形。为免碍事,所以先就砍掉了四条小短腿。而篷头兽和两只鹿,分别摊开在自身剥下来的皮草上……

  四肢完好,脑袋没掉,五脏俱全!猎物变烤肉,漫漫长路迈开下一步……

  俩屠夫举起刀,按牢自己手下的肉兽,对准上腹部,咔咔,扎了两刀。

  呃,刀刃会崩坏的!

  夏天正想上前制止,那两人也发觉轻巧修长的新刀刀不适合砍砸,万分珍惜的抹了抹刀尖,小心地放在一旁。捡起惯用的厚重石砍刀,硿,硿,硿……,好一阵猛力敲打,终于,细条的肋骨被砸断,肌肉破裂。

  也是相当的费力!

  我还有一件大杀器,更能帮到你们的。不过,这样砍砸的活儿,硬碰硬的,就当做是练肌肉,长力气呗!

  其实呢?

  好吧,是我有点,小心小气,不想一下子暴露太多家什……

  姐那个“百宝袋”,得悠着点儿用!

  屠夫们不知情,不计较,不抱怨!熟练地换上军刀,割断还牵连着的丝丝缕缕,胸腔敞开,柔软的内脏在利刃下毫无抵抗之力。

  五脏六腑,转眼清空!继续,砍头砍脚……

  砸断骨头连着筋!柔韧滑溜的筋条,用石片刀割,得划拉上好一会儿。用石砍刀砸,能崩坏整把刀。可是在锐利的军刀下,两刀就被割断了。

  哇啦,大功告成,肉兽待烤!俩屠夫热情洋溢的笑容,好像要从心底里流淌出来,丰沛满足!

  所以,之前笑得那么酸爽,是因为剥皮拆骨的活儿,太折磨人了吧?

  想想,用石片刀割开一个小口子,要出一身汗!从颈部至肚腹那么长一条?耗费的洪荒之力加忍耐力,不堪回首……

  三只大猎物,以往还在它们的肚子上磨擦,磨擦……,今天,已经可以等着吃肉啦!

  太梦幻了……

  刀啊刀!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明天,每一只猎物都可以用刀刀招呼,好期待……

  每一只猎物都可以剥下一张皮!毎一个人都能穿上兽皮裙!

  吃饱穿暖,衣食无忧……

  幸福美好的生活正在向我们招手!

  俩屠夫思绪纷飞不止,双手同时忙乎不停!军刀和石刀交替使用,清理剥下来的十几块小皮草。

  七张大灰兔的皮子很干净,皮层和肌肉之间几乎没有脂肪层,只要将零碎的筋膜削刮干净就完成了。

  四张迷你猪的皮,有点难看!肥嘟嘟的小身板厚厚一层肥肉!因为直接用蛮力将整张皮扯下来,皮子上连着好多肥肉,软趴趴的,军刀太锋利,反而不好使,只能用石片刀慢慢地刮铲。不过,看两人熟练淡定的样子,这显然是小问题,习惯了!

  篷头兽和两张鹿皮,军刀给力,上一工序完成品质优良,下一工序就省心省力!稍微清理一下就可以了。

  呼,今天的屠宰任务圆满完成!

  三张大兽皮,前后四肢处,留下四个缺口。两根长树枝分别从上下两头穿过去,再将左右两侧耷拉着的皮扯平,用枝条绑紧在树枝两端,大兽皮就平整的撑开成风帆状,晾挂起来。

  十一张筒形小兽皮反而简单,皮层向外,上下各一根合适长度的树枝,撑在带毛的内层,自动绷成一个平整的方块,随便找一个树杈,搁上去晾着就好。

  这一片地盘,是配置绝佳的屠宰场:山溪底部是相对平整的岩石,几块巨型岩石从岸边倒塌到溪流中,堆堵起来。上游的溪水从石缝中钻出来,经年累月,将溪床冲击出浅洼,积水成潭,很方便清洗。

  溪滩边,溪流中,到处散落着大小石块,洁净干爽。山溪两岸,遍地高低粗细的树木,任君选择。极适合晾晒皮草。

  一无所有的原始人,得赐洞天福地!

  还外挂一个娇(焦)嫩(nèng)的送礼小天使!

  俩屠夫仔细清洗军刀,几乎是虔诚的珍重态度,抹过来擦过去,力求洗干净每一丝印渍。

  嘶……,手指划破了!血肉模糊的大半天了,终于轮到,挥刀自割……

  左手中指割开一个小口子而已,白皮裙君将手指塞进嘴里,自我消炎止血,毫不在意。

  将铮亮的军刀交还给夏天。那眼神,缱绻缠绵,难舍难离……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夏天视若无睹,淡定的掏出刀鞘套好,放回裤兜里。

  白皮裙君突然又一个熊抱,将夏天抱起来,没转圈,只颠了三下。

  夏天:“……”跟你不熟,真的!别有事没事就来个抱抱!欺负我头昏脑笨反应慢啊?

  白皮裙君笑颜灿灿,轻声细语呢喃一句:“…lili…”

  Lily?还会说外语呢?夏天对上一双闪烁着瑰异紫光的眼眸,又有些神思恍惚。

  我好象不叫这名儿!

  “夏天!”我的名字:“夏天!”

  俩屠夫齐齐咧嘴吐气:“希……”

  “夏……天!”指着自己的鼻子,强调!

  “瞎……甜!”

  你才瞎,还不甜!

  “夏,天!”

  “狎…舔…”

  舔你个大头!你个臭流氓……

  “…lili…,…lili…”气鼓鼓的小脸嘟着嘴的“…lili…”好可爱!

  外语好难学,轻了不行,重了不对,还是自家的语言好掌控!呆娃爹在一边笑得温和亲切。

  唉,随你啦,名字,代号而已。鸡同鸭讲伤不起!

  满载而归,总是令人愉快的!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筐,回…洞!

  啪哒,啪哒,急促的脚步声追上来……

  呃,小呆娃给忘了!

  我,就是这么恍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