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原始异世生存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火烧火燎火爆

原始异世生存志 艾艾星尘 2146 2019.08.11 19:59

  转眼间,满洞人影人声,满洞蓬勃鲜活的生机。五堆篝火全部燃起来,洞厅更温暖更光亮。

  顶风载雨归来,洞友们的长发和手上的皮草兜一路走一路滴水。

  所有女人手里捧着筐。男人们几乎都是双手抱着皮草兜,肩上还扛着猎物。皮草裙做了包袱,身上围着的又是那种薄叶片。

  不过,好几个少年却不知怎么搞的,光着。满洞人坦然自若。除了穿越而来的文明人夏天,好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受限于枝条供应,呆娃爹只编了四十几个筐,完全不能满足需求。

  几十筐苹果靠洞壁摆好,皮兜兜里的也都倒出来。抓着皮草使劲抖甩几下,往腰上一围,又成了裙子。毛绒绒的兽皮不吸水,甩甩就干了。

  呆娃爹第一时间拿起黑柄军刀开始剥猎物皮。那骚年和几个小伙伴,为了抢那把迷彩军刀,几乎要打上一架定输赢。然后白皮裙君走过去,手掌一伸……

  少年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猎物不少,两头鹿,好几只山鸡野兔。大家都还没吃晚饭,不能给少年们慢慢玩儿。那些年纪老一点的人各自捡一只猎物清理。

  夏天跟着高壮女人蹲在洞门口的小水潭边,正(不)在(想)拔(看)鸡(果)毛(男)。

  真费劲,这不是正确操作!

  那少年凑上来,委屈脸:“狎舔,刀刀……”

  连续几个人发声:“瞎…甜…,狎…舔…,刀,刀,刀!”声音里的渴求几乎能化作实质。

  夏天无声咆哮:跪求!不瞎不舔不叨叨!

  在你们不能正确读出我的名字之前,有刀也不给!哼哼!

  夏天只教过白皮裙君和呆娃爹那几个字,现在看来大家都学了。但,这发音真是,想怎么歪就怎么歪!

  一阵火烧毛发的焦臭味飘过,一个少年哇啦直叫。

  夏天看过去,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天啦噜,那家伙的头发,着火啦!

  一个少年背对夏天站在四号圆灶边,面对夏天的小伙伴拿着一根烧红的树枝,甩灭火苗,撩起他一撮及腰的长发,暗红的炭火棍凑近肩膀位置,头发往棍上绞一圈。

  刺…刺…刺,又一阵焦臭味儿,头发被烧断……

  有几根发丝燃起来了,另一个少年扬起手里的皮袜套,皮质层向外,啪啪扑打两下,将火苗灭掉。被烫着的那个又哇哇叫。

  两个少年动作熟练,配合默契。围观洞友一片嘻嘻哈哈,见惯不怪的轻松。只有高壮女人吼了一声:“小心点!”

  第二号双口灶旁边,一个五十来岁的老爷子,右手举着炭火棍,左手拉直自己的长胡子,正烧着呢,被高壮女人中气十足一声喊,惊了一下,炭火棍戳在左手上,烫得吸了一口气。

  松开胡子呼呼吹着左手。一半胡子齐胸,一半飘在下巴边,滑的那个稽哟……

  不忍直视!

  “住手,住…手…”眼见两拔人又开始烫下一撮,夏天喊出来的声音都发颤,成功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你有话说?

  能怎么办呢?要不,就一辈子不剪头发,让它自由生长,一直长到可以当拖把!要不?能想出这破法子,时不时烧短一些,也算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人又不像动物那样,每年自动换两次毛!

  这火烧火燎的美发事业……夏天转身跑了!

  少年扯着小伙伴的一缕长发,老爷子揪着自己的半拉长胡子,大眼瞪小眼:那只大呆神马意思?难道,她认为酱紫更美腻?要听她的吗?

  夏大呆很快又小跑着出现了,来到老头跟前,举起一件利器……

  深色的刃身在火光下乌沉沉的,浅色的弧形手柄,一大一小。夏天的大拇指套在小弧圈中,另四指插在大弧圈中,刃身随着她的五指一开一合,同是发出咔嚓咔嚓的磨擦声。

  老爷子相当醒目,满脸的期待兴奋:“刀刀?”

  夏天摇头:“剪刀!”

  老头连连点头:“尖…刀…”

  夏天:“……”算了,这不是重点!

  那骚年和几个小伙伴首先冲上来,围观新事物。

  夏天将剪刀递给老头,教他正确地握住并撑开刃口,半边长胡子拉直搁中间,剪!

  五指开合几下,嘶嘶几声轻响,胡子齐刷刷地断了。

  “呵呵呵,尖刀,很棒!”老头晃着自己剪下来的一撮胡子,开怀大赞。

  洞友们全体关注,“尖刀,剪刀,剑刀”,一片乱叫。

  那骚年一手抓着自己的披肩发,凑近夏天。被烫掉半边头发的少年也凑过来,祈求脸看着夏天。

  这大半及腰,小半披肩,确实不能看。夏天忽视快要靠上自己胳膊的那个脑袋,嚓嚓几声,先将少年长短不一的头发剪成同一长度,然后再剪得更短一些,将烧焦的发尾修剪干净。

  少年的头发丰厚细软,发色是浓郁的深紫,并且天然的微波曲卷,披散在肩头,很美!

  “狎…舔…,狎…舔…”

  你唱歌呢?欣赏美色被打扰,夏天心里翻了个白眼。

  急不可待的骚年一手先指了指夏天的脑袋,再指一下剪刀:我要和你一样的发型!

  夏天真翻了一个白眼:美得你!我这齐整又不会翘的长款BOBO头,是去发廊剪的,让我剪……

  管你呢,我自带工具免费服务,剪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

  骚年的头发直溜溜的。咔嚓咔嚓,剪刀贴着脖子中部直线而过,一个参差不齐的扫把头,出现在大家面前!

  夏天:???不好意思,非专业人士!

  骚年看不见自己新发型什么样,但有这么一个模特做参照,之后,再没有一个洞友敢指夏天的脑袋!

  洞口边,夏天剪了一个又一个披肩发,剪了三五个及腰长发。近距离的将他们的头发抓在手里,就知道发质都不错,哪怕是年纪较老的那些人,头发也算软滑。但是,每个人的发尾都严重枯黄开叉。

  都是被烧坏的嘛!

  夏天手都举酸了,右手的大拇指火辣辣的疼,内侧虎口上一点,磨起一个扁扁的泡。而且,总觉得少了什么。换人的间隙扫了一眼,见呆娃小小的身子缩在角落里,几乎要融入夜色中。

  噢,怎么把我家小呆呆忘了呢!被遗弃的小可怜儿!

  随手将剪刀塞给一旁的呆娃爹,夏天快步走到呆娃身边,坐下搂着他,呆娃即时嘴角微翘。一大一小两只呆,相依相偎,看洞友们抢剪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