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点绛朱唇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034 2019.12.06 21:31

  清晨影,鸟鸣枝梢。落雪长睫轻颤,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来,隐隐记得昨夜见得的无玉,凤眸凝起泪来。泪珠子落在手背,一点冰凉。

  一个丫鬟轻轻推门进来,看落雪坐了起来,道:“表小姐醒了,可要即刻梳洗?”落雪抬手抹尽眸中泪水,轻声道:“梳洗罢。”丫鬟应一声,往门外使了个眼色,便有了丫鬟端了一盆热水来。落雪下得床,看得桌上丫鬟拿过来的白衣裳。道:“这是什么?”

  “表小姐莫不是忘了,这就是表小姐要的白衣裳。”丫鬟道。落雪掂起衣裳瞧一瞧,做工精细,绣花巧妙,不失为一番好手艺,笑道:“你们的手倒巧,外边的裁缝师傅也比不了。”

  “表小姐喜欢就好,我们还怕表小姐看了不悦意呢,生生挂心了好几夜。”丫鬟说道。落雪一笑,道:“有什么的,我又不是捡捡挑挑的。你们做的衣裳这样好看,我还能嫌弃了不成?”

  落雪一番洗漱罢,坐在了镜前。以往落雪不愿在镜前多费时,不喊丫鬟来绾发打扮,只拿发带绑了,插上一根海棠簪子。这会子,因要赴汉王府生辰宴,丫鬟把一应的妆奁珠钗摆在梳妆台子上,道:“表小姐,这会子好歹让我们好好打扮打扮你,免的别的见了,说我们没什么手艺,白摆设呢。”

  “好家伙,谁说你们白摆设了?”落雪道。丫鬟道:“表小姐,饶了我们罢,只坐着,我们来打扮你。”落雪看镜中,那一张脸虽无铅华妆点却也倾国倾城,道:“好罢,画的淡一些便好。”

  得了话,丫鬟拿了木梳轻梳落雪如墨的长发,巧手绾起随云髻,画眉点红唇,略淡施妆。再看镜中人,若如画中人,倾国之姿摄人心魂。落雪看镜中人神仙妃子一般的容貌,长睫扇了扇。黛眉微敛,轻愁淡绪如烟绕。丫鬟瞧了,不禁呆了。

  落雪美得倾国倾城,华美容贵,宛似天间人。

  “表小姐,你生得这样好看,哪个有幸运八抬大轿来娶你呢?”一个丫鬟嬉笑道,几个丫鬟听了,笑闹在了一起。落雪敛下凤眸,不看镜中人,轻轻笑了,并不说话。

  外间的老妈妈过来说轿子已备好,叫表小姐走呢。落雪听了,往外边去了。

  淮生因有朝事要理,去不了汉王府白天的宴。还是来到落雪院子,见一身白衣的落雪,肤如白雪,眸若水,婉转浅笑,容姿胜仙人。

  “表哥。”落雪唤了一声,淮生瞧着落雪一张如画倾绝的脸,轻轻叹了一声。落雪生得太美了,别人瞧了,难不动歪心思。道:“这一遭去了,小心些,早些回罢。”

  “晓得了。表哥当我是小孩子,总是这样嘱咐。”落雪笑道。淮生道:“小心些是使得的。”

  丫鬟来扶落雪,几人往外边去,来到大门。淮生不免又叮嘱:“去了只莫理闲人,散了便早早回来。”落雪一笑,淮生只将她当了孩童,还恐她在汉王府丢了呢。道:“表哥莫担心,我会尽早些回来。”

  淮生听了,还是放心不下,动了动唇,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这一条长街里停了两辆车马,一辆是左相府,一辆是右相府的。淮生与落雪来得右相府的车马前,无玉正从左相府出来。

  无玉瞧一眼着了白衣的落雪,蓦地一愣。只淡淡一翻装扮,落雪那一张脸愈发得美艳倾绝,让人一看便失心魂。但赴生辰宴,穿白衣裳未免突兀了些。

  落雪看那眉间朱砂的墨衣公子,他那一张脸俊美无俦,一双墨玉般的眸子清冷得无一丝烟火情谊。落雪歪了脑袋,咧嘴笑了,笑容纯澈干净,无半分杂质。

  无玉瞧了,轻轻笑了。上前同淮生行了一礼,淮生亦回了一礼,道:“无玉公子可是去汉王府?”无玉笑道:“正是。”

  “不知可否劳烦无玉公子携了雪儿同去?”淮生道。无玉看了眼落雪,落雪一双盈润的水眸瞧着他,笑靥如花。他点了头,道:“有落雪姑娘做陪伴,无玉自然悦意。”

  “有劳无玉公子。”淮生笑道。无玉一笑,摇了摇头。鹤枯立于马车前,道:“公子,一切备妥了。”无玉便拱手一礼,对淮生道:“时候不早,无玉该行了。”

  淮生应了一声。无玉将修长的手伸到落雪面前,道:“走罢。”落雪抬头看他,咧嘴笑了,伸出纤手,反握住他的手。

  无玉握住落雪冰冷的小手,看她一张小脸,轻轻笑了。又对淮生笑道:“淮公子且回罢,无玉定将落雪姑娘周全带了回来。”淮生应了一声,他是信了无玉,无玉定会将落雪周全带了回来。

  “坐我的马车可好?”无玉问落雪,落雪应了一声。无玉便牵着落雪来到马车前,扶着落雪上去,而后自己上去。鹤枯坐上辕座,挥鞭一打,有了灵性的白马儿便跑起来。

  落雪坐在角落,撑着半边脸,瞧一眼无玉,咧嘴笑了。无玉瞧她,问道:“今日可吃了药?”

  “吃了。”落雪道。无玉看落雪笑脸,道:“我瞧着,你今一日怪异的很。”落雪道:“你看着,哪里就怪起来了?”无玉一笑,摇了摇头。落雪凑过来,抓了无玉的袖子,道:“你可是看我今日比别的日子好看一些?”

  “你哪些日子不好看?”无玉道。落雪嘻嘻笑了,在无玉耳边轻声道:“无玉,今日我嘴上擦了胭脂,你可要吃一些?”

  无玉看她,她浅浅笑着,抹了胭脂的双唇更是殷红。无玉偏了脸不再看,道:“胡闹。”

  “我哪里就跟你胡闹了?”落雪轻笑道,纤指轻点红唇,指腹便沾上了胭脂。又将纤指轻点入无玉口中。胭脂淡点的苦涩在口里漫溢,清香沁心。无玉握住落雪的手,看她一张美绝倾城的脸,道:“苦的。”

  落雪笑了。无玉放开她的手,便不再理她,拿了书看。她一会看看书的无玉,一会呆呆发着痴,静静的不吵不闹。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好的,为等一个麻辣香锅,白白费了十几分钟。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跟姐姐说了微辣,拿过来完全是重辣啊,盆底铺满了辣椒……   辣得我流眼泪,于是决定下回要跟姐姐说几遍不要辣,不要辣,不要辣

2019-12-06 21: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