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江上神仙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551 2020.01.27 09:32

  “你这一个倒活像是个不肯活了的,”万俟凉瞧一眼落雪,说道。落雪不曾抬头,也不说话,这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纵然美,却没了半分生气神采。

  “雪儿,”一道温柔清灵的声音传来,落雪抬头瞧过去,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过来,那女子皓齿蛾眉,眸似盛秋水,眉若翠柳,身形纤瘦,盈盈而来,弱柳扶风。这一个南国的美人,正是左相府里的小姐,钟离丝锦。

  “锦儿。”落雪唤了一声,下了马。钟离丝锦过来,握住落雪的手,笑道:“这会子,未想还能在这见得你。”落雪笑了笑,但不言语。

  钟离丝锦又看了看,不见落雪身边其他人,道:“无玉公子呢?莫不是不和你一处的?”落雪默了一会,而后摇了头。钟离丝锦看落雪倾国倾城的脸无一丝生气,尤是一惑,抬头看万俟凉,万俟凉摇了摇头,亦是不知晓。

  “锦儿,这里荒郊野外的,你怎和他来了这里?”落雪问道。钟离丝锦一笑,道:“雪儿,你不知,父亲将我许给了凉。这会子,正要往魔宫去。”落雪瞧万俟凉一眼,笑了笑,道:“倒是极好的。”

  “你要去何处?”万俟凉问落雪,落雪道:“我也不知往哪里去,既来了这里,还是回南山去罢。”万俟凉听了,道:“你这样走了,倒不要你的无玉公子了?”

  “我不知晓。”落雪敛了凤眸,低声说道。万俟凉道:“看你这一副样子,怕是还未回南山,就被那些喊打喊杀的了结了。可是要我着人往神人之境同无玉说一声,叫他来接你回去?”

  落雪道:“你不必喊他。”万俟道:“我与锦儿回魔宫,你回南山,恰有一段同路,可要一同走?”钟离丝锦听了,一脸希冀的瞧着落雪,落雪笑了笑,点了头。

  钟离丝锦便笑了,牵着落雪上了泊在江边的船。

  立于船头,落雪看江水静流的洛江,白鹤翻飞,水镜映山影,轻烟荡。

  “洛江很美,南山肯定也很好看。”钟离丝锦笑道。落雪道:“你怎知南山好看?”

  “因为,”钟离丝锦看落雪如画的侧脸,道:“你很喜欢南山,你喜欢的地方肯定很好看。”

  “我喜欢的地方,我既喜欢,为什么要离开……”落雪看洛江清澈的江水,轻声喃道:“若不下南山……”说着,落雪垂了凤眸。若不下南山,她不知那一池荷花,她不知那荷花深处的子桑无玉。

  钟离丝锦看默默无言的落雪,愣住了,以往她识得的落雪是张狂肆意的模样。万俟凉过来,温声对钟离丝锦道:“太阳高了,进舱里去,别晒着了。”

  钟离丝锦点了头,进舱里去了。万俟凉看一眼倚着栏杆发着痴的落雪,道:“我瞧你是犯了失心疯,纵然回了南山也这副模样。还是我着人去神人之境喊无玉过来接你回去?”

  落雪摇了头。万俟凉道:“也罢,你不心疼,反正心疼的是别人。”说罢,转身进舱里去。

  船行一日,到了南山镇。落雪便在那下了船。钟离丝锦握着落雪冰冷的纤手,道:“经此一别,又不知何时能再见。”落雪道:“锦儿,你不必想念我。若是有缘,你我自会再见。若不能,偏也只是前世的造化。”

  钟离丝锦一笑,道:“前世的造化,想来你前世也是积攒下许多的造化,今生修得这么好的容貌。”落雪道:“许不是造化呢,恐是罪孽。”

  “你不喜欢这一副容貌?”钟离丝锦歪了脑袋瞧落雪,恍然记起以往在季雨都时,落雪半分不肯在意自己一张脸,就是要毁了,也不一丝上心。落雪一双盈盈水眸瞧着钟离丝锦,轻轻笑了,笑颜依旧倾城卷人神魄,却淡隐苦涩意味。

  “锦儿,你可知,天下生得最好看的,向来来自魔巫一族。”落雪轻轻说道。钟离丝锦道:“魔巫一族是什么?”落雪道:“你不知晓,也是好的。”

  万俟凉过来,对落雪道:“你要往南山去?”落雪道:“许是罢。”万俟凉道:“那你去罢,小心些便是。”落雪点了头,道了别,转身走了。

  凉风拂,绿叶过。钟离丝锦看落雪一抹殷红影愈远,黛眉轻皱,忧色不止。万俟凉看钟离丝锦皱起的小脸,道:“怎了?”

  钟离丝锦抬头看他,笑着摇了头。

  万俟凉抬手将钟离丝锦鬓间给风吹乱的发别至耳后,道:“若是落雪,锦儿不必担忧。无玉那一个比谁想的都精细,做事从来不会错半分。落雪这一遭去了,无玉自会处理,不必要我们来挂心。”

  钟离丝锦牵唇一笑,就照着万俟凉说的,无玉比谁想的都精细,事无巨细,一一打理妥当。

  “回罢。”万俟凉道。钟离丝锦点了点头,万俟凉牵起她纤细的手回了船。船夫收回锚,又开了船。

  落雪沿洛江直下,行了不久,空里猛地沁着股子凶气。抬头一瞧,原是一个着蓝衣裳的公子,那公子瞪着一双星目瞧落雪,似怒似愤。蓝衣公子身后有一众江湖装束的男子。

  “落雪姑娘。”蓝衣公子盯着落雪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冷声道。如此一看,落雪果真是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堪堪迷倒了无玉。

  “敢问是哪一个?”落雪淡声说道。蓝衣公子道:“你不必来问我是哪个,往后你也不必知晓。我倒不知,你这样的容貌要哪个不肯,偏偏要缠上神人之主,真真碍事得很。”

  落雪当下了明了一半,这一遭人,是来要自己的命的。道:“若你们肯要我性命,只管来拿。”蓝衣公子一声冷哼,道:“这会子可没别的来护你,亏你还说得这样气直。别当我是个没胆的,照你这样的罪行,早该入了阎王殿了。”

  “罪行,偏偏我有了罪行。你倒来说,我有什么罪行?”落雪冷笑道。蓝衣公子道:“没承想,你还敢想自己没有罪行。你便是那一个夜屠青山的红衣妖仙,惹下那么多的血债,你还敢自在活在这世上?真是遭了天罪又没得天谴。”

  “我遭天罪?”落雪不由冷笑,道:“你说的对,我便是那天魔星,生下来就没犯一点好事。既然已遭下了,下一遭,就是犯了,也未为不可。”说罢,凤眸一冷,红袖一挥,劲风肆起,直击飞了数个武功不高的江湖人。

  蓝衣公子生了怒,拿出一个金铃铛,道:“任你武功多厉害,也斗不过我。”说罢,摇起来铃铛,霎时魔音四起,直逼落雪,落雪听了只觉头疼欲裂,浑身疼痛难忍。蓝衣公子一冷笑,这一个金铃铛原是前几世的神人之主赠与莫家的,施下了咒,便可使受咒之人毙命。

  洛江之上,绿波迤逦,白鹭浅飞。江上一艘大船过,船上立着一个白衣的公子,白发蓝眸,玉面俊颜,丰神俊秀,犹如天间的神秀精灵。浅淡一笑,风华但现,雅润纯澈。

  江边一个嬉玩的小童瞧见这一个神秀精灵,兴兴喊了起来:“哥哥,你是神仙吗?”

  神仙?子桑容月瞧江边的小童,轻轻一笑,没有说话。小童将手里的草蚱蜢丢给子桑容月,喊道:“神仙哥哥,这是我做的,给你玩。”

  子桑容月接住空里来的草蚱蜢。船直下,愈远了。小童看船上的子桑容月,风轻轻拂起他纯白的衣袂,轻轻荡在空里。

  小童的母亲来寻小童,小童指着江上说有神仙,小童母亲瞧过去,江上什么都没有,那一艘大船早已远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