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雨碎成声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136 2020.02.05 09:07

  无玉循着落雪体内的那一丝灵力,沿着青石路去,终看得槿花树旁的落雪。落雪站在槿花树下,看着淡紫颜色的槿花被急雨打落,一身殷红衣衫已湿透。

  落雪定定站着,任急雨打,任劲风吹。枝上的一朵槿花正被雨打得摇摇欲坠,落雪伸出手摘下那一朵槿花,看了看,又扔在了地上。蓦地,雨不再打在面上,雨声却不止,抬头一看,原是一把伞遮了自己,再一看,无玉已站在了身旁。

  无玉握起落雪的纤手,冰冰冷冷的一片,再捧住她的小脸,也是冷冷的,不禁心疼。又看得她指上一个伤口,皱了修眉。修长手指一动,淡蓝颜色的灵力萦绕着她指上的伤口,不一会,伤口便复原了。

  “冷吗?”无玉在落雪耳边轻声问道,把落雪揽进怀里。落雪抬头看无玉,一张小脸没有半分别样的神情,摇了摇头。

  “可我看着心疼。”无玉温声言道。落雪听了,低下了脸,只言未语。

  无玉牵着落雪回了主殿,雨还在下,天阴着,闷雷响。鹤枯见浑身湿却的落雪及一身衣裳湿了大半的无玉,不禁吃了一惊,道:“好端端的,怎么这一副模样回来?”

  一个侍女接过无玉手里的伞,无玉牵着落雪来到浴池,池子里的水还热着。无玉道:“你身子弱,好歹小心些。若着了凉,明早起来许会着病。”

  落雪点了头,无玉握了落雪冰凉的纤手,再嘱咐了几句,走了。末一会,便有侍女捧了衣物进来,道:“姑娘沐浴罢,早些换下湿衣裳,怕着了寒气呢。”

  落雪轻轻点了点头。蹲下身子,碰了碰池水,不热不冷的,正正好的。

  待落雪沐浴罢,换上了干衣裳。回到偏殿,见无玉在桌前坐着,静静瞧着窗外落雨。听得声,无玉看得落雪,起身来到落雪面前,牵了她的手,来到桌前一同坐下。

  无玉握着落雪冰凉的纤手,愈想把这一双纤手握暖,愈是不能。落雪看无玉一张俊美无俦的脸,道:“这一世,我这手不会暖了。”

  雨打窗,落叮咚。无玉墨眸一荡,将落雪抱进怀里,温声道:“雪儿,我从不怕的。”

  “无玉,你不怕,想过我怕吗?”落雪轻轻笑道。冷风入,青丝拂。无玉抱紧了落雪,道:“想过,只是想了一下便不敢再想了。”

  落雪红了眼眶子,眼泪狠狠砸了下来。虽流泪,一双凤眸却无半分悲戚,只空空落着泪。

  滚烫的泪水落在手上,正如火烧。落雪闭了眸子,把脸埋在无玉怀里。无玉紧紧抱着落雪,甚至不敢放开她。

  许久,雨止了,檐下滴水,碎成声。

  “雪儿,我来问你一句,什么时候是最开心的?”无玉笑道,俊美无俦的脸上的笑容还似以往一般温雅清润。

  “和无玉在一起的时候。”落雪抬起头看无玉,未有犹豫,轻声说道。无玉看她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轻轻笑了,笑意浅淡,竟无喜无欢。她念着的无玉,怕是只有一个。

  无玉蓦地放开了落雪,起身走了。

  “你不问我,是哪个无玉?”落雪看无玉修长身影愈远,泪落红袖。

  无玉停了步子,却不转身,道:“你时常念着想着的是哪一个无玉,只有一个。从来,就只有一个。”说罢,走出了殿门。

  落雪看无玉身影愈远,直至出了偏殿不见,泪已盈满眶,泪珠子狠狠砸了下来。她轻轻低喃着:“……浔越无玉,你竟然不问我是哪一个无玉……你竟然不问我,你为什么不问我……无玉,你为何不来问我,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来问我……”

  泪盈眶,落雪一双凤眸已瞧不清了。她无力问着一句又一句,却无人来答她一句。袖中的一支簪子掉下来,满声叮当。簪头上刻的海棠还是殷红如旧。

  落雪把这一支海棠簪子捡起,紧紧攥在手里。泪珠子落在簪子海棠花上,把海棠花洗得更是殷红刺目。

  翌日,天放了晴,太阳晴晴照着,青鸟轻鸣,花香蕴。落雪却着了病,原本雪白的小脸更是苍白。无玉一早便来了偏殿。落雪静静坐在床上,一双盈盈水眸瞧着他,轻声说道:“你来了。”

  无玉来到床前,握住落雪冰凉的纤手,道:“可是昨日淋了些雨,着了凉?”落雪一笑,摇了摇头,道:“你知晓的。”无玉没了言语。落雪原是魔巫族人,来得神人之境,本就有反噬,不过无甚大碍。可昨日不知在哪里得了伤口,流了些血。神人之境的纯正之气自伤口染进了体内,落雪哪里受得。

  落雪蓦地想起前一回来神人之境,身子也不大好,生病吃药是常事。那时不知为何,原是自己不得待在神人之境。

  北堂来把了脉,开了药,侍女便拿了方子下去煎药。北堂笑道:“姑娘身子不大好,该好生休养着。”落雪一笑,道:“我知晓了。”

  北堂又嘱咐了几句,才走了。

  待侍女将煎好的药汤端上来,隔着远,落雪瞧一眼黑乎乎的药汤,别过了脸不肯吃。无玉把碗端了过来,让侍女退了下去,道:“又不肯喝了?”

  落雪摇了摇头。无玉舀了一勺药汤,吹凉了些,道:“亏你经营着一个药材堂,偏偏自己是最不肯吃药的一个。”

  “我肯把药材堂给你,你却不肯要。”落雪道。无玉将那一勺药汤送到落雪唇边,道:“我要你药材堂做什么?天下那么多的铺子,理都要理不清,哪里还敢揽你一个药材堂?”

  落雪不肯吃,无玉道:“十日之后便要成亲,你这个身子,断然是不能行的。”听得此言,落雪看无玉,笑问道:“你真敢娶我?”

  “便是你肯要我的命,我都肯给,娶你,自然也是好的。”无玉道。落雪一笑,拿过无玉手中的碗,一口吃下药汤,撂下碗,咧嘴笑着看无玉。

  无玉拿了帕子轻擦落雪唇际药汤水渍,道:“可是苦了你了?”落雪一笑,道:“你不肯说苦,我怎么能说苦?”

  无玉将一杯温水送到落雪唇边,落雪低了头,吃了几口。无玉道:“就算是为了我,把身子养好一些,可好?”落雪抱了无玉的腰,把脸埋进他怀里,道:“好。”

  听得答,无玉轻轻笑了,摸了摸落雪脑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