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只愁又愁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547 2020.02.08 09:46

  子桑容月出了宫殿,恰巧见得来辞雨夫人的无玉与鹤枯。子桑容月看无玉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淡淡笑了,道:“无玉公子。”

  无玉看子桑容月脚步虚浮,面色苍白,道:“你怎么了?”子桑容月摇了摇头,道:“不劳无玉公子来挂念容月,容月无碍。”

  “无玉从不挂念容月公子。”无玉看这一个白发蓝眸又犹如天间神秀精灵的子桑容月,淡淡说道。

  “容月知晓,无玉公子从来就不喜欢容月。”子桑容月道。无玉墨眸一冷,道:“无玉是从来就不喜欢容月公子。无玉请容月公子好好待雪儿,若容月公子再伤雪儿,无玉定不放过。”

  “无玉公子,你不知,容月已喂雪儿吃下了绝情散。”子桑容月笑道。无玉听了,眸愈冷。鹤枯怒起,拔剑相向,嗔道:“落雪姑娘才不会喜欢你呢!哼!”

  “鹤枯,”无玉唤了一声,鹤枯撇了撇嘴,以为是无玉恼自己冲动拔剑,欲收回剑,剑却被无玉拿了过去。

  无玉将剑横在子桑容月脖颈,冷声道:“子桑容月,你好狠的心!”

  子桑容月看脖颈前那一把闪着寒芒的剑,轻轻笑了,无喜无欢,无怒无悲,笑意浅淡,若有似无。猛地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容月……”落雪抱着古琴到处找子桑容月,奈想看得无玉持剑直指子桑容月,子桑容月昏了过去。落雪又惊又慌,丢下古琴,飞身来到子桑容月身边,把子桑容月抱到怀里,看他苍白的脸色,泪水便落了下来。

  子桑容月的身子很虚弱,连气息也时断时续。落雪吓得泪落不止,一张小脸也变得如纸苍白。晃然间想起少时看过的古书之上曾写,性命危难时,写下血誓之人可将自身鲜血滴在另一人的眉间。

  “容月,容月……”落雪轻喃着,拔下发间的海棠簪子,毫不犹豫划破了手腕,殷红血瞬时如泉涌了出来。落雪将血滴在子桑容月眉间,红光乍起,殷红血渐渐融入了进去。

  无玉看此一惊,落雪竟给子桑容月写下了血誓。落雪腕间的伤口不停流着血,半分没有止住的迹象。无玉看了,心间一窒,将剑指落雪,道:“……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

  “无玉,你若要杀容月,便先杀了我罢……”落雪抬起头,一双盈满了泪的眸子看无玉,一张小脸布满了泪痕。

  无玉看落雪一张布满泪痕的小脸,心疼如绞,颤声道:“雪儿,你跟他,到底许下了什么血誓?”

  落雪长睫微颤,没有说话。无玉看落雪,终是舍不得下手,将手里的剑丢在了地上。

  未一会,子桑容月醒了过来,看落雪一张苍白的小脸,又看她腕上还冒着血的狰狞的伤口,心疼不已,忙点住了她手臂上的穴道,不让血再流。

  “雪儿,你也是个傻的……”子桑容月将落雪揽进怀里,满是心疼。落雪把脸埋在子桑容月怀里,听他的话语,泪落得更厉害。

  无玉看他二人,墨眸一荡,心间苦涩不已。转身离去,不肯再回头看一眼。鹤枯见无玉走了,慌忙跟过去。

  子桑容月捧起落雪的脸,轻擦她面上的泪,低声道:“雪儿,容月不会有事的。怎么就叫你这样不顾性命了?怎么就不怕疼?”

  “我怕,我怕你也不要我了……”落雪看子桑容月一张脸,哽咽说道,泪落不止。子桑容月听了,更是心疼,道:“容月不会不要雪儿的。”

  得了答,落雪笑了笑,笑意浅淡,更甚苍白。

  未一会,攸宁寻过来,见此一个光景,尤是一惊,道:“少主,落雪姑娘,不知可有碍?”子桑容月摇了摇头,牵着落雪起身,道:“我无碍,雪儿失了许多血。攸宁,你先去殿里,备下一应药品。”

  攸宁应了一声,先行去了。落雪站了起来,许是失了许多的血,满阵眩晕,一时不稳,倒在子桑容月怀里。子桑容月揽住落雪的腰,问道:“雪儿,怎么了?”

  落雪笑着摇了摇头,子桑容月将落雪抱起,道:“还是容月抱你走罢。”落雪一笑,道:“容月,若是我重,你便将我放下罢,我还能走。”

  “雪儿,你从来不肯多吃饭,哪里会重?往后,容月可要多看着你吃饭,省得你不肯多吃。”子桑容月温笑言道。落雪很瘦,身子也轻轻的,倒不是重的。

  子桑容月抱着落雪来到殿里,攸宁已备好了一应药品。子桑容月将落雪轻轻放在矮榻,小心清理着她腕间的伤口,但看她雪白的腕间那一道极深的伤口,满是心疼,修眉深深皱着。

  落雪看子桑容月深深皱着的修眉,不禁轻轻笑了。子桑容月抬头看她,面上忧色不止,道:“疼吗?”

  “不疼。容月,你莫不是不晓得,我受了寄魂毒那么久,早已不怕疼了。这一道伤口还不大,不疼的。”落雪笑道。

  子桑容月自然知晓落雪受了那蚀骨毒心的寄魂毒三年。千百年来,从未听得有人受得了寄魂毒。即便再厉害的汉子,中了寄魂毒也捱不过去,惧怕毒发,纷纷自行了断。奈何想,落雪竟生生受了三年。

  “三年,你是如何捱过来的?”子桑容月问道。落雪瞧一眼子桑容月,牵唇一笑,没有说话。

  整整三年,落雪每当想起那个风华媲美如日月之华的白衣公子,怎么也不肯放弃。可是,即便是她受了寄魂毒,子桑无玉还是不能复生。

  子桑容月看落雪迷离的神色,蓝眸一敛。当初,落雪听得他姓子桑,竟起了兴。他知晓,是因为子桑无玉姓子桑。她始终念着那一个世上无双的白衣公子。

  “雪儿,为什么会喜欢子桑无玉,那样不管不顾只为他?”子桑无玉轻声问道。

  落雪想起南山之下那一池荷花,荷花深处那一个白衣的公子,他缓缓来到自己面前,将手里的油纸伞给自己,清浅一笑,风华之盛,更比日月之华。

  “我见他,便喜欢……”落雪轻轻说着,一双凤眸迷迷蒙蒙。子桑容月轻抚落雪脸颊,温声说道:“容月见雪儿,也喜欢。”

  落雪看子桑容月一双纯澈的蓝眸,水眸凝起了泪,泪水落下,如珠如雨。子桑容月将落雪抱进怀里,在她耳边温声说道:“容月此生,从没有再见过比雪儿更好看的人。”

  落雪听着,泪愈落,不止更不肯休。落雪此生,见过许多风华正盛的公子少年,偏偏一个,见了,再不能忘……

  辞了雨夫人,子桑容月一行出了极寒之地,往魔巫之境去。临行前,雨夫人站在泠雪殿前对落雪道:“姑娘,记得把这一张古琴带给你母亲。”

  落雪抱着古琴,点了点头,道:“夫人放心,我会的。”

  “好,你们去罢,太阳没了,极寒之地要闭上了。”雨夫人道。子桑容月行了一礼,牵着落雪走了。

  戴着面纱的雪圣门女子带着子桑容月一行出了雪圣门,过了木桥,来到了外边。

  “魔巫少主请慢走,小女子不能再送了。”雪圣门女子行了一礼,说道。子桑容月一笑,回了一礼,道:“容月多谢姑娘。”

  日光隐下,木桥之前渐渐凝起一座冰山,隐了雪圣门。落雪看这一座极大的冰山,略有些好奇。子桑容月握住落雪冰凉的纤手,温笑道:“走罢。”落雪应了一声,同子桑容月走了。

  极寒之地又复了往日的宁静,冰雪覆盖,恍若银装。似乎没有人来过,这一个境内似乎也从没有人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