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青红皂白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336 2020.01.07 08:15

  午时,侍者摆上了饭。主后留下吃了。待吃罢临走时,嘱咐落雪好生休养着身子。又再三吩咐无玉仔细照顾落雪,见无玉应下,这才安心走了。

  落雪看由侍女扶着愈走愈远的主后,轻轻笑了。侍者端来药汤,无玉接过来,落雪又抢过去,仰头一口喝下,把碗往桌上一掼。无玉接过侍女递过的帕子,轻擦落雪唇际药渍,道:“好生着,又没人跟你抢了去,急什么?仔细噎着你。”

  “无玉,我且不是没手没脚,哪里要你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照料。”落雪握住无玉的手,笑道。无玉把手抽了出来,道:“你这孟浪女,好没良心的,得了便宜,还生嫌弃。”

  “不要你费心来照顾我,原是为你好,倒反来说我没良心。我就是得了你的便宜,私底里,哪里就敢生嫌弃?和我在一处,养得你这样的性子言语,也是我的过错了。”落雪道。无玉一冷笑,道:“我倒是喜欢你没手没脚,叫你出去惹那些祸乱,回来净给我添气。”

  “好,是我的不是。无玉公子向来宽厚仁慈,且饶了我这一回罢。”落雪笑着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无玉偏了脸不看她,道:“哪一个说我向来宽厚仁慈?偏只你一个胡编乱造。”

  落雪凑过脸瞧无玉一眼,咧嘴笑了。无玉看她面上纯澈干净的笑容,气便没有了,不忍笑了起来。她拉起他温暖的手,往里间去。

  “这一会,可是乏了?”无玉问,落雪点了脑袋,这一个身子还弱得很。方方吃过了饭,竟犯起困来。无玉扶落雪在床沿坐下,脱了鞋,服侍她躺下,又仔细盖了薄被。

  无玉起身欲走,给落雪拉住了袖子。无玉看落雪一张小脸,道:“怎么了?”落雪攥着无玉的袖子不放,道:“无玉,你要往哪里去?”无玉一笑,道:“好,我哪里也不去,偏在这守着你一个,安心睡罢。”说着,再坐了下来。

  “你若有事情,只管过去,不必理会我。”落雪笑道。无玉把落雪的手放回被子里,道:“哪有什么事情比你要紧?我若不看着你,下一会,就不晓得你这一个攀上蹿下往哪里去了。”

  落雪笑了,道:“你这样说,正经是我比猴儿还不安生呢。”无玉摸了摸落雪脑袋,笑道:“睡罢,你身子还没好呢。”落雪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未多久,鹤枯过来殿里,问候立在旁的侍女无玉的去处,侍女往里间努了努嘴。鹤枯走过去,掀开紫纱帘子往里瞧一眼,落雪正睡着,无玉守在床边翻着书看。鹤枯悄声喊了一声公子,无玉回首看一眼,放下书本,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外间,鹤枯道:“公子,洛家的大小姐来了问安,在前殿候着呢。”听了话,无玉修眉一挑,洛家为凤家之后,与神人一族倒有些渊源。洛家的嫡出大小姐洛虞小时在神主殿住过些时日,乖巧安静的模样,很得主后的喜欢。无玉不在时,主后便时常着人接了洛虞过来陪伴。

  无玉来得前殿,看得殿里静静坐着一个身着紫衫的女子。那女子淡点红唇秋水眸,人面桃花,一个温柔娴静的模样,加之通身清雅的气派,倒像是天间来的仙子。此一个便是洛家的嫡小姐,洛虞。

  听得声,洛虞回首见无玉进来,轻轻一笑,行了一礼,道:“洛家虞儿见过尊主。”无玉牵唇一笑,虚扶了一把,道:“洛小姐请起。”

  洛虞看无玉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温笑道:“此一遭来,未着人来知会一声,实是唐突不周虑,饶请尊主海谅。”无玉浅笑道:“洛小姐哪里来的话。洛小姐常来同母后陪伴,无玉感激。今日洛小姐来无玉殿里,更是无玉的幸运。”

  “尊主这样说,真是要折煞虞儿了。前几个,家里得了些雪山冰莲,家父欲亲自送些过来,奈何忙了又忙,一日一日竟抽不出空子来。家父又想着虞儿熟路,便让虞儿送些过来。虞儿本想去主后殿里问候,奈想守门的侍女说主后歇息睡下了,虞儿才斗胆来了尊主这里,还望尊主莫怪虞儿不请自来之罪。”

  说着,洛虞身后一个丫鬟把一个锦盒奉上,打开是几朵如冰雕一般的雪山冰莲,玲珑剔透,很是美丽。鹤枯接了锦盒去,无玉道:“多谢贵府的雪山冰莲。洛小姐既来了,何不多住些时日,母后定然欣喜。”

  “尊主如此说,虞儿恭敬不如从命。”洛虞浅笑道。无玉牵唇一笑,但无言。二人又说了些话,忽然听得一个声音喊落雪姑娘,寻着声音瞧过去,见落雪站在殿外,倚着朱红的柱子,歪着脑袋,笑意盈盈瞧着洛虞。一双如水的凤眸幽深若海,叫人分毫猜不透。

  洛虞看殿外笑颜倾城的红衣女子,很是一愣。她自然识得落雪,那个从母姓而不肯从父姓的洛家四小姐。如此说来,她还是落雪的大姐姐。

  无玉见了,过去握了落雪冰冷的纤手,道:“睡那么些时候就起来了,可睡饱了?可是吵了你?”说着,牵着落雪回到殿里,在一处坐下。落雪摇了摇脑袋,道:“倒什么也没吵着我,只是你没在,就醒了。”说着话,一双凤眸却瞧着洛虞,静静笑着。洛虞看无玉二人没避讳的亲密动作,又瞧几眼落雪,神色变了几变。

  “倒给你养成了这个磨人的习惯。好罢,往后你肯,我便不走了,只肯守着你了。”无玉伸手将落雪鬓间乱发别至耳后,温笑说道。落雪牵唇一笑,并未说话。

  无玉瞧一眼洛虞,笑道:“洛小姐可识得雪儿?”洛虞一笑,道:“尊主说笑了,同一个家里的,虞儿哪里不识得?”说罢,温笑瞧着落雪,道:“四儿,你我前些年只匆匆见了几面,不知四儿可还记得大姐姐?”

  落雪笑道:“虽只匆匆见了几面,我倒忘不了大姐姐。也是难为整整一个家里,只有大姐姐有真心对我好。”洛虞笑道:“四儿说笑了。家里的父亲、几个舅舅,姊妹兄弟几个,就是老夫人,都惦念着四儿呢。四儿若有了空闲,来家里瞧一瞧,问候亲近一番,也是好的。”

  “大姐姐说的是。”落雪一笑,道。洛家里的人除了天性良善的洛虞,哪一个有挂心惦念落雪?若有惦念,只怕,他们是怕落雪再拿了剑杀过去。可洛虞是心善的,只有撮合的心思。道:“以往的事情,四儿能放下便放下罢。如今更不是在一处了,四儿也该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

  几人再说了几会话,洛虞便告辞走了。待出了殿,洛虞旁边的一个丫鬟道:“姑娘,那四姑娘不在大佚皇宫里,倒来这里?”洛虞轻声道:“这一件事本不是我们来过问的,莫多言。”身旁跟的几个丫鬟应了一声,不再说。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此生不负良人,千里共婵娟

2020-01-07 08: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