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金银乞儿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3319 2020.01.17 09:36

  正骄阳似火,知了在榕树上闹腾得厉害,知知响成了片。落雪睡了一觉起来,侍女说,方方莫茉院子里的丫鬟过来一遭,说是莫茉想见落雪呢。落雪知晓了,问了侍女莫茉的院子在哪一处,便去了。

  行了些路,落雪来到莫茉的院子前。院子里的丫鬟见落雪过来,问道:“可是落雪姑娘来了?”落雪笑着点了头。丫鬟便迎落雪进去。来到里间,见莫茉坐于桌前。

  莫茉盯着落雪,一张小脸冷得无半分神色。落雪瞧莫茉一眼,笑道:“茉小主。”莫茉冷冷一点头,并不说话。落雪在莫茉对面坐下,道:“茉小主来找我,可有什么事?”

  “我找你……”莫茉轻轻说了几个字,停了下,将桌上一只箱子打开,箱子里满是黄金。落雪瞧了一眼,又饶有兴致瞧一眼莫茉。莫茉将这一个箱子推到落雪面前,道:“若给了你这些,保你此生无虞,你可离开这里?”

  落雪拿起箱里一个金元宝手里把玩,浅浅笑道:“茉小主当我是没见过金子的人?这样给我开眼界?”莫茉道:“你若嫌少了,再给你几箱便是。”

  “我自然是嫌少了。就是把你莫府搬空了,我也嫌着呢。”落雪笑道。莫茉眉一皱,并不说话。落雪牵唇一笑,道:“为了无玉,我连命都肯不要,这会子要这些金子做什么?家里又不是缺的。茉小主这样厉害,倒不如把无玉给了我。省得我来惦念。”

  听落雪的话,莫茉气得白了脸,抽出架上的剑就指落雪的脸,嗔道:“你莫来逼我。我倒不知,我竟有什么比不得你的!”

  落雪撑着半边脸,笑盈盈瞧着莫茉,悠然无半分慌乱。莫茉这一个娇惯的大家小姐,不会半分武功,倒喜欢舞刀弄枪的。笑道:“比不得嘛,光这一张脸,茉小主便要比不得了。”

  “你……”莫茉握紧了剑,说不出一句整话。落雪悠悠说道:“我生得貌美如花,茉小主莫不是瞎了眼,瞧不真切,不晓得?”

  莫茉听了,更是恼火,道:“若花了你这一张脸,你还有什么好同别人说道的?”

  “茉小主若是敢,只管来划花我的脸。”落雪盈盈笑道。莫茉更握紧了剑,迟迟不敢往落雪脸上划。落雪一双如水的眸子瞧着莫茉,轻轻笑了,猛一起身,握住了剑尖要往脸上送,莫茉一惊,慌忙扔下了剑。

  剑掉在了地上,叮当响。落雪看莫茉吓得苍白的小脸,牵唇一笑,道:“好好一个小姑娘家,学什么舞刀弄剑的,安安坐了刺绣岂不是好?”

  莫茉盯着落雪,半句说不出来。落雪拿了手里的金元宝便要走,莫茉连忙喊住:“你拿那个出去做什么?”落雪回首瞧一眼莫茉,笑道:“我拿回去给无玉瞧瞧,他做商人那么些年,也掂掂这一块有什么分量。”

  “不许你拿回去。”莫茉道。落雪笑道:“茉小主是怕了?茉小主不必挂心,依着无玉对茉小主的了解,定然不会来问。”说着,出了房间。莫茉脸又白了几分,道:“拦住她。”听了话,几个莫家来的丫鬟拦住了落雪的路。

  落雪回首瞧一眼莫茉,牵唇一笑,道:“你偏不让我走,我偏要走。”说罢,红影一动,再寻不到身影。莫茉又是一惊。落雪生得一副瘦瘦弱弱的模样,没承想,武功竟然这样厉害的。

  回到偏殿里,落雪瞧见无玉正在榻上坐着。无玉见落雪回来,浅笑道:“大热天的,去了哪里?仔细晒着你。”落雪冷笑一声,将手里的金元宝丢给无玉,道:“沾着你的运儿,这一下,我倒成了街上的乞儿了。”

  无玉接过金元宝,略一想,便知晓生了什么事。再看落雪,掀了紫帘,去了里间。无玉将金元宝放下,跟了过去,落雪坐在床上,偏了脸不肯理他。

  “你生气,打我、骂我都容易,千万别气坏你的身子。你的身子这几日才好一些,若再坏一些,我可要心疼煞了。”无玉在落雪身边坐下,握住她冰冷的纤手,温声说道。

  “这会子,你倒肯来哄我,怎么不去瞧瞧你的茉妹妹?她可比我还金贵呢。”落雪撇了撇嘴,说道。无玉一笑,道:“茉妹妹是金贵,你却是我宝贵的。哪里比得?”

  落雪听了,尤不解气。无玉将落雪抱进怀里,道:“你不晓得,若不能娶你,我情愿剪了头发进寺里去。”落雪抬头瞧一眼无玉,咧嘴笑了,道:“你说的,我可记得了。你若不肯,我亲自来给你剪头发,丢你进寺里。”

  “你悦意,怎样都是肯的。”无玉笑道。落雪看无玉一双墨玉般的眸子,道:“你这个睁眼说瞎话的赖账,我才不信你的呢。”

  “你不信我,往后便会信了。”无玉说道。落雪水眸一敛,但不说话了。

  黄昏时,无玉给别人喊走了。落雪无趣,也去了外边晃荡。来到一个场子,见鹤枯站在那里,落雪走过去,看旁边一盆生肉。鹤枯道:“姑娘来这里做什么?趁早走了罢。这场子里养着老虎呢,仔细咬了姑娘。”

  落雪在石阶坐下,拿起地上一根粗木棍子,笑道:“什么老虎,还咬人的。”鹤枯道:“姑娘不晓得,这一个老虎本是几年前茉小主从山里边捡回来的。那时候还小,茉小主又喜欢,便在殿里边养着。这会子茉小主回来了,定是要过来瞧几眼的。”

  “过了这么些年,这老虎怕是长得漂亮了些。”落雪把棍子敲着地面,说道。鹤枯道:“岂止漂亮,张起嘴来,可要吓人呢。”落雪听了,笑了笑。

  “这老虎平日里只拴在笼子里,倒不能溜出去咬人。姑娘若要在这里玩,好歹小心些。”鹤枯道。落雪点了点头。鹤枯又念起别的事情,对落雪多说了几句早些离开这场子,便走了。

  场子暗处一个铁笼子关着一只大虎。莫茉来到笼子前,摸了摸老虎的脑袋,老虎安顺地静静坐着。莫茉又往外瞧一眼坐在石阶上的落雪,一下子下了狠心,打开了笼子。看笼子打了开,老虎走了出去,看得外边的落雪,闻得生肉的味,直直跑了过去。

  一声虎的大吼,落雪瞧过去,是一个老虎跑过来。牵唇一笑,不慌不急,用手里的棍子在盆里插了一块生肉。

  这一声大吼,响彻了天。正在阁楼之上的无玉看得场上一只大虎,又看得落雪一抹红影,不由心惊,墨影一动,急急飞掠过去。阁楼之上侍立的侍女看得场上光景,惊得说不出话。主后从里间出来,侍女忙将主后引到窗前。主后看得场上的大虎及落雪,满阵心惊。

  眼看着大虎就要跃过来,落雪扬起棍子。大虎猛地停了下来,一口咬下棍子上的生肉吃。这一时,无玉来到落雪身边,把落雪揽到怀里。

  落雪抬头瞧无玉一眼,轻抚无玉面颊,笑道:“吓到你了?”无玉一笑,点了头,把落雪抱得更紧一些。光着急,他倒忘了,落雪自小长在南山,这一种猛兽见得多了,有的是手段对付。

  外间的侍者赶过来,尤是一惊。莫茉亦走过来,站在大虎身边,道:“落雪姑娘可有碍?”落雪瞧莫茉一眼,牵唇一笑,道:“倒没什么。我在山里边骑老虎玩的时候,茉小主还在这里玩娃娃呢。”

  莫茉听了,抿唇无语。无玉扫一眼莫茉,墨玉般的眸子幽深如海。道:“茉妹妹这样大了,也不该和这样的毒兽玩闹。这一只大虎,趁早送回山里去罢。”

  “玉哥哥,茉儿求玉哥哥千万不要把它送回山里去。这一回,不过是我心软怕它在笼子里孤寂无聊,就把笼子开了。没承想它竟跑出来,冲撞了落雪姑娘。我往后管严一些,再不让它出来了。玉哥哥,你向来疼茉儿,便随了我这一遭罢。”莫茉道。

  无玉墨眸一敛,道:“茉妹妹,这一只虎关在这里也是作孽,倒不如放回山里边,或许它还安生一些。”莫茉听罢,红了眼眶子,道:“曾经,就是养它,玉哥哥也不反说一句。如今,它不过是吓了一下落雪姑娘,玉哥哥便要赶它走。玉哥哥不喜欢,也把我一块赶回山里才好呢,大家各自清净清净!”

  “茉妹妹,我来问你,你可真心喜欢这一只虎?往日妹妹在的时候,成天不肯理它,也只是喂养的几个亲近些。你若是不喜欢,只放回山里边去,何苦拘着它。”无玉道。莫茉道:“我不过是初见时喜欢,就是以后不喜欢,也不要把它放了!”

  这一时,鹤枯赶过来,看这一个阵仗,着实吓了一跳。无玉道:“茉妹妹喜欢猫儿狗儿,养着我也不管,只是这一只大虎,还是放回山里去罢。”莫茉掉着眼泪,不肯说一句话。无玉唤了一声鹤枯,鹤枯愣愣应了一声。无玉道:“将那只虎放回山里边去,别再让它出来吓人。”

  “晓得了。”鹤枯来到大虎身边,引着大虎往外边走。无玉瞧也不再瞧一眼莫茉,抱着落雪,转身走了。莫茉看无玉愈走愈远,眼泪掉得更凶。阁楼之上的主后瞧了,不禁叹了一声。

  出了那一个场子,落雪抓了抓无玉的袖子,道:“你倒是个狠心的。”无玉道:“茉妹妹还小时,也是个乖巧听话的,只是惯的,养成这样刁钻古怪的性子。若不治治,往后不知要生出什么事来。”

  “你就舍得治了?”落雪笑问道。无玉道:“到底不能让你受了屈。”落雪歪了脑袋,笑了,道:“好家伙,算你念着我一点。”

  无玉将落雪放在亭里的石凳,一同坐下,浅浅笑道:“你倒说说,我哪个时候不念着你了?”落雪捧着无玉的脸,咧嘴笑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这个威武的娃仔,优秀

2020-01-17 09: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