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境外来人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911 2020.01.13 08:44

  出了前厅,落雪看殿前栽的槿花树,树上淡紫颜色的槿花生得正艳。轻轻笑道:“无玉,你该娶别一个大家的姑娘。”

  “我倒是娶了别一个大家的姑娘,你该怎么办?来怨我、恨我?”无玉反问道。落雪凤眸一荡,道:“我能怎么办,总该不来怨你、恨你……”说着,抬头看他,笑道:“我回南山去,守我的寨子罢。”

  无玉瞧落雪一眼,冷笑一声,道:“来了这里,你就不肯同我在一块了。我说是什么,到底是你念着子桑无玉,哪个时候稀罕过我?明明知晓我不是你的无玉,偏生不怕死来跟我。你为他废尽了身子,反要我费了心力来照料。念了多少回无玉,哪几个是喊我的?好不容易把你带回来,你倒来喊我娶别一个大家的姑娘。好个没良心的孟浪女!”说罢,捏了捏落雪脸颊。

  “好无玉,你别恼,一一的,都是我的不是,”落雪扑进无玉怀里,又抬头看他一张清俊如画的脸,撇了撇嘴,道:“你难道不晓得,别的大家的姑娘才配得你……”

  “你说的什么话?”无玉轻抚落雪的脸,温笑道:“莫不是你配不得?”落雪看他面上浅浅的笑,咧嘴笑了。

  主后这一边得了前厅来的消息,主后默了许久,叹了一声,道:“任他们去罢,我管不了了……”听了这话,八位长老面面相觑。大长老道:“主后,尊主就是任娶一个良家的好姑娘,老朽几人绝不多说一字半句。但落雪姑娘不仅为有夫之妇,还是大佚皇的发妻,委实难办。”

  “请主后三思。”二长老说这一句,几位长老纷纷劝主后仔细思量。主后皱了眉头,不知如何是好。

  “主后,洛家家主来了。”外间的侍者来禀一句,主后叹一声,道:“请了进来罢。”不一会,一身蓝白长衫子的洛家主洛席给请了进来。洛席行了一礼,道:“洛席见过主后。”

  “洛家主快请起。”主后虚扶了一把,说道。

  洛席起了身,道:“主后,今一日洛某人自家里赶来,是为接孽门女落雪。”

  众人听了,又是一惊。洛席道:“主后不知,落雪原为三弟遗女,襁褓之时便流落在外。我洛家当她没了,没承想十几年后,她倒自己寻了回来。那孽障生在山中,不识礼教,回了家不但不改回本姓,处处冲撞长辈。更因在外学了些拳脚,拿了刀剑,成天介把剑舞来摆去的,又不服管教,真真把一个院子弄得鸡飞狗跳。家里没了办法,只商量着在外置一处好宅子,让她住下,好歹各自清净。可巧大佚皇来求亲,思量一番便将她嫁出去。不想嫁了人还不肯安生,闹到神人之境来。这会子,更是闹得不能收场。实是洛某人管教不周,给主后添了麻烦。”

  声但落下,一殿无声。众人听了这话,神色各异,一一瞧过去,好不精彩。

  “无玉还道母后这里怎么这样热闹,原是洛家主与长老们在呢。”温润清浅的声音响起来,循声瞧过去,无玉走进来。洛席与八位长老忙起身行下一礼。

  无玉回了一礼。主后问道:“无玉,落雪姑娘呢?”无玉道:“天热,方方哄她睡下了。”主后点了头。好歹落雪睡了,听不得这些恶言恶语。

  无玉瞧一眼洛席,浅笑问道:“这一会,是什么别样的风把洛家主吹来了?”洛席道:“尊主,洛某人是来接洛家的孽障回的。”

  “这一个境里,竟有洛家主口中洛家的孽障,无玉倒不知晓。洛家主不妨说来,无玉也听听。”无玉笑道。洛席道:“尊主不知,洛某人所说的这一个孽障乃大佚皇后娘娘,落雪。”

  “雪儿在这好端端的,哪要洛家主来接?”无玉淡淡笑着,不紧不慢地道。洛席说道:“尊主不知,这孽障出自洛家,原已嫁与大佚皇,却来招惹尊主,实在罪过。”说着,满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叹了一声。

  “洛家主所言,雪儿出自洛家,为大佚皇后娘娘,无玉自见雪儿初始,且都知晓。”无玉笑道,神色未变。听此言,众人一惊。洛席眸一敛,道:“尊主既然知晓,便该尊重收敛些。”

  无玉一笑,把眼瞧洛席,道:“尊重收敛?”洛席低了脸,不说话。

  “至于洛家家事,洛家主是再清楚不过的,一二十年那一遭,无玉便不必再同洛家主说了。”无玉浅笑依然,还是那个温润的公子,任何事来,从容不迫。洛席听得胆战心惊,无玉知晓一二十年前的那一遭,可是知晓了落雪的身份?

  “这一件事,无玉自有定量。劳洛家主与八位长老费心。”无玉浅笑道。八位长老应一声,同洛家主一道退了出去。

  “好歹你来了,一个个说的,可逼我没路去。”主后道。无玉来主后身边坐下,笑道:“母后费心了。”

  “说什么费心,”主后看已生成谪仙无双模样的无玉,叹了一声,道:“无玉,你自小是有主意的,从来没有错的。年岁尚小就接管神人之境的事,事事理得有条,无处不顺子民的心。你做什么,母后是不拦你的。落雪姑娘是个好姑娘,你若喜欢,娶了做妻子,母后也是欣喜的。”主后笑道。

  “无玉知晓了。”无玉笑道。主后道:“落雪姑娘可应了你,做你妻子?”无玉一笑,道:“她哪里肯应下?”

  主后倒笑了,道:“这一回倒轮到你不讨喜了。若要你来娶落雪姑娘,你可肯?”无玉想起落雪,不由笑了,道:“也未为不可。”

  再过几日,七月十五便是无玉生辰了。神主殿一道忙开了,好不热闹。

  落雪走进无玉房,见无玉倚着榻,静静看着书。落雪把书抢过来,道:“成日里,你还看书。我倒不懂,书里写的这一些呆呆沉沉的有什么好看的?”

  “你若看了不喜欢,只管把这里的书烧了,我不敢拦你。”无玉拉落雪坐下,笑道。落雪把书丢到桌上,道:“我可不敢。若是烧了,这里的人都要把我当了妖怪看。”

  无玉看落雪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牵唇一笑,道:“你这一个红衣妖仙还怕别人拿你当妖怪看?”落雪撇了撇嘴,道:“统共就这一个虚的名头,倒给你抓了,来打趣我。”

  “你不愿听,往后我不说了就是了。”无玉道。落雪又想无玉生辰将近,不知拿出什么当礼好,问道:“你喜欢什么东西?”无玉一笑,道:“这一会,你竟不晓得了?”落雪咧嘴一笑,不说话。

  “你若要给我送礼,不必多想。只不是怪的,都收得下。”无玉笑道。落雪想了想,凑近了些,在无玉耳边轻声道:“倒不如我在荷花池子里抓一只大鱼,活生生的给了你。”

  “向来竟白疼了你。”无玉听了,哭笑不得,说道。落雪嘻嘻笑了。无玉又道:“我倒好奇,以往你送了子桑无玉什么?”

  “南山上的老虎,北岭边的雪狼,东海里的大龟。一一都是我抓过来的。可惜,他不肯留,一一放了生。”落雪笑道。无玉无奈一笑,道:“你这一样一样的,可是要吃了他?难怪他要放生呢。你倒不如抓了池子里的鱼过来,好歹别来吓我。”

  落雪吐了吐舌头,道:“你不喜欢我便不抓了。”无玉道:“由着你送来,不过不要凶狠的。”

  凉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得桌上的宣纸哗哗响。落雪走过去,执起毛笔,瞧无玉一眼,牵唇一笑。无玉走到桌前,道:“难得见你拿了笔。”落雪一笑,道:“你可知,你看着书,是如何的一副模样?”

  无玉但笑不语,落雪拿笔沾了墨,在纸上画起来。落雪画得快,不出一刻钟便画了大概。末了,不忘点上眉间朱砂,将衣裳涂黑。画里墨衣的公子,眉间朱砂,拿着书本细看,好不认真。无玉看一眼,又看落雪,不禁一笑。

  “你这厮,看着书,比看什么还认真。”落雪笑道。无玉道:“有比瞧着你还认真?”落雪愣了一下,又笑起来,道:“我才不理你,披着斯文皮的狂浪子。”

  无玉没有回落雪,将那画拿起来,道:“这画可要裱起来,挂在你房里。”落雪笑道:“你才要裱起来。谁要睁眼闭眼都是你,还不见了烦?”无玉瞧她,正色道:“你不想,我可叫人挂上去。”

  “那我要过来抢你的床睡,你自己去偏殿看画去。”落雪道。无玉道:“那便罢了,你不想要,我收好了便是。”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冬天的冷水,简直了……

2020-01-13 08: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