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残雪凝辉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269 2020.02.10 08:29

  “少主,神人之主带兵杀进宫里来了!”外间急急赶来的侍卫喊道。子桑容月一笑,不惊也不慌。他什么都知晓,却什么都做不了。

  “请了进来罢,他们不会伤害我们的。”子桑容月道。侍卫听了一惊,还是退了下去。

  子桑容月转身进殿里去。攸宁看子桑容月修长的身影,风拂起子桑容月白色的衣袂,更吹起他如银的白发。

  今生,子桑容月始终没有脱下这一身守孝衣裳。攸宁这样想着,不禁心酸。

  应了子桑容月的话,魔巫一族的将士将神人一族的士将迎了进去,神人一族果真没伤魔巫一族之人一分。子桑容月知晓落雪的玉救了神人一族,无玉不会狠心伤害魔巫一族。

  此一时,魔巫之境内如三月春,百花齐开,好不惊艳。无玉看青石道旁生的杏花树,杏花一朵一朵灿白干净。这里的杏花竟比人间的杏花还好看。

  无玉沿着青石道去,行了些路,来到朝晖殿。守在朝晖殿外的攸宁看无玉一眼,默然无言。无玉走进了朝晖殿,看得静静站在大殿之中的子桑容月。

  听得了步声,子桑容月抬头,见眉间朱砂的墨衣公子,轻轻笑了,道:“无玉公子,你来了。”

  无玉看这一个白发蓝眸的神秀精灵,停下了步子。子桑容月看无玉那一张同子桑无玉一模一样的脸,可惜,无玉眉间有殷红朱砂,浅浅笑道:“无玉,无玉,你偏要叫作无玉,你可知,此生,你都得不到那一块玉。”

  那一块玉,是落雪给子桑无玉的,更是圣令。无玉墨眸一荡,道:“她爱我。”

  “她爱你,爱你,连自己都记不清了。”子桑容月笑了,笑意中却沁着凉苦意味。

  无玉听了,心猛地疼了。他知晓落雪念着他,却从来不知,她念着他,如此深,如此苦。

  “红日劫之时,你为何不攻神人之境?”许久,无玉问道。

  子桑容月一笑,道:“容月不敢。安息原上一战,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容月不忍。与其你来讨伐容月全族,不若你只来杀容月。不久之后,魔巫之境里的子民将不再记得自己是魔巫一族之人,魔巫之境的出口将永远封印。无玉公子,你便放过魔巫一族罢。”

  “我应你,不过这一个宫殿,需化成灰烬。”无玉道。

  “容月只求,你放过雪儿罢。容月此生,从未这样狠心伤害一个人。你若要恨,便来恨容月罢。”子桑容月说罢,拔出架上的剑欲自刎,却给无玉一记掌风拍飞了剑。

  无玉转身出了大殿。子桑容月看无玉修长的身影愈远,蓝眸微荡。

  无玉,还是舍不下落雪。

  未一会,整整一个宫殿化作了火海。大火燃燃烧着,灰烬漫天飞。神人一族的士将在宫殿之中找了又寻,始终没有找到落雪。鹤枯来问无玉,道:“公子,落雪姑娘不见了。公子可知晓姑娘在哪里?”

  无玉定定看着朝晖殿的方向,不曾言语。鹤枯往朝晖殿瞧一眼,只见漫天大火,不由一惊。

  鹤枯知晓,就算隔得再远,无玉还是知晓落雪身在何处。只是这一遭,无玉果真舍得下落雪?

  大火映亮了天,热浪灼人。火舌之中,落雪走进了朝晖殿,看得殿中靠着朱柱坐着的子桑容月。子桑容月看缓缓而来的落雪,先是一愣,转而笑了,道:“好生着,你偏来做什么?”

  落雪来到子桑容月身边,扑进他怀里,道:“容月,我来陪你。”

  子桑容月捧起落雪的小脸,认真看着这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牵唇一笑,道:“雪儿,容月问你,你可有,爱容月半分半点?”

  火光映亮了子桑容月的脸,落雪看着他,一双眸子盈满了泪水,泪落下来,湿了红袖,更湿了面。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未听得答,子桑容月蓝眸一荡,轻轻笑了,道:“雪儿,容月不肯听了,你不必说了。”落雪听了,泪落得更凶。他哪里是不肯听,是不肯再为难她!

  “雪儿,容月告诉你,是容月着人灭了整整一个洛家。”子桑容月轻抚落雪脸颊,轻声说道。

  “容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落雪颤声说着,心痛不已,泪落如雨。要她怎么相信,竟然是她最相信的子桑容月灭了她的洛家!

  “雪儿,若有来世,容月不肯再见你……”子桑容月说下这一些,轻轻笑了,嘴角沁出许多殷红血,缓缓闭上了眼睛,倒了下去。

  落雪紧紧抱着子桑容月,心疼如刀绞,颤声唤着一声一声容月,却没人来应她一句。

  大火烧着,不停不休。灰烬自天间而来,如雪如雨,覆了满地。鸟雀飞往朝晖殿,声声苦唤,似是念着子桑容月。蜂蝶萦绕在大火之上,亦久久不肯离去。

  极寒之地之中的雪还在落,似乎从未止过。雪圣门里,雪亦覆了深深一层,冷风肆虐。泠雪殿中,一朵红莲顿时发出异样的红光。雨夫人守在红莲之前,看红莲闪出红光,不禁叹了一声。那个白发蓝眸的神秀精灵从此没有了,那个美胜倾城的神妃仙子亦没了。

  雨夫人施了法,红莲散出的红光愈盛,红莲之前渐渐幻化出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的红衣如海棠花开一般殷红,肤如白雪,黛眉红唇,倾城容姿便如天间的神妃仙子。正是落雪。

  红光退去,落雪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得面前满头银发的老妇人,那老妇人一身白衣,额间还印有一朵红莲。落雪歪了脑袋看这一个老妇人,咧嘴笑了。

  复生之后,落雪已记不得前尘了。

  “好姑娘,你来之时,这天还落着雪,你便叫落雪罢。”雨夫人笑道。落雪往窗外瞧一眼,天间落着雪,一点一点,灿白纯澈。

  “老妇是雪圣门内的圣女,雨夫人。”雨夫人又说道。落雪一笑,行了一礼,道:“请夫人的安。”

  雨夫人看落雪脸上纯澈干净的笑容,轻轻笑了。

  雪圣门之中,雪落不止。落雪来到泠雪殿外,看得雪圣门的一应子弟都着白衣,连雨夫人,也是着白衣,偏偏自己一个,着红衣裳,满是突兀。落雪小嘴撇了撇,跑回殿里问雨夫人,道:“夫人,为什么你们都穿着白衣裳,偏我一个穿着红衣裳?”

  “你不肯穿红衣裳?”雨夫人温笑问道。落雪摇了摇头,道:“我不喜欢红衣裳。”

  “可是,你从小只穿红衣裳的。这会子,竟不肯喜欢了?”雨夫人道。落雪再摇了摇头,道:“这红衣裳太扎眼了,我不肯喜欢了。”

  “好,不喜欢就不穿了。”雨夫人笑道,捧出一套白衣裳给落雪。落雪接过,咧嘴笑了。

  从此,落雪不再穿红衣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