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浅入烟雨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259 2019.12.23 07:52

  自那日后,无玉不曾来右相府。落雪亦是乖巧,未曾出府去。几日后,天落了大雨,落雪正去药材堂,路上晃然瞧见万俟凉与一身黄衫的公主纳兰在一处亭子里。

  雨落得大,淅淅沥沥的,青瓦檐下滴水不止不休。纳兰看檐下的滴雨,一双眸子静然无波,轻轻问道:“万俟公子,你若肯走,便走罢……”万俟凉看也未看纳兰一眼,一张玉面清冷,未说只言,走出了小亭。伞也未打,走进了雨中。

  听得声,纳兰回首看万俟凉一抹紫影在雨中愈来愈远,眸子一敛,走出了亭子,冰冷的雨珠砸下来,湿了一张小脸。欲追去,走了几步,却不追了,呆呆站着,看万俟凉走远。

  落雪看纳兰纤细的身影,走了过去,将油纸伞覆了过去,遮住了纳兰。纳兰偏过脸,瞧见落雪,落雪一张脸已好全,还是美得那样倾国倾城。轻轻笑了,道:“你的脸好了。”落雪点了头。纳兰又笑了笑,没有说话。回过头看前边,已没有了万俟凉的身影。

  “你可知晓,我念着他三年,一日一日,比念着自己还多。”纳兰看着落雪,一张小脸平静得没有其他别样的神色,恰似在说寻常话,道:“你可知,三年,该有多长?”

  三年?落雪淡淡笑了。三年有多长?她向来是知晓的。纳兰轻声说道:“三年,足以让我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长得我不敢再磨累自己了。不要便不要罢,至少,我还是南国的纳兰公主……”

  雨声响耳,纳兰轻淡的声音几乎要听不得。纳兰看落下如烟的雨,一双眸子里不喜不怨,亦没有一丝神采生气。道:“我不肯等了,从来都是不归之人。你知道吗,我等不起了……”说罢,走出伞下,入了雨中。落雪欲将伞给纳兰,纳兰浅浅笑了,摇了摇头。

  落雪水眸一敛,看纳兰愈走愈远,想纳兰一番话语,只觉心寒意冷,不知是什么滋味。三年等不归之人,纳兰早已入相思门,却从没有人来解这一个苦。落雪思及此,更觉痛楚。

  又过了一日,鹤枯来跟落雪说:“落雪姑娘,公子说了,姑娘这一日趁早收拾了东西,就可往南山去了。”落雪听了,静静的不言语。

  “姑娘可听得了?”鹤枯留神瞧了一眼落雪,小心问道。落雪长睫一扇,道:“他可说了,来送我一送?”鹤枯默了会,道:“姑娘可去瞧一瞧公子……”

  “我去瞧他,你怎么不叫他来瞧我?”落雪牵唇一笑,说道。鹤枯一时没了言语。落雪来到青瓦檐下,看泥瓦盆里早已枯萎的蓝姬花苗,蹲了下来,紧握着泥瓦盆沿。

  暖风徐来,将落雪殷红的衣袂轻轻拂起。鹤枯看落雪瘦弱恰如风倒的身子,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只静静退了下去。

  直至黄昏时,无玉都没来寻落雪。落雪看眼欲尽的夕阳,扇了扇长睫。淡黄光影里,红影一动,只香风拂,纤影无处寻。

  落雪来得无玉院子,见鹤枯坐在树下,问道:“你家公子呢?”鹤枯看突然而来的落雪,愣愣地说:“落雪姑娘,公子里边看书呢。”落雪听罢,直去无玉的房间,推开房门,见那一身墨衣的无玉正坐在窗下看书。

  落雪瞧见无玉看书便心头一恼,过去把书抢了,恨恨撕起书来,道:“成日里什么都不肯理,就知道捧着书看,只看成了一个呆子!”

  无玉静静看着落雪撕着书,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清冷冷的,无半分别样的神色。反应过来的鹤枯追上去,见落雪把无玉的书撕了,不由一惊。平日里,无玉最宝贵的是书,动了他的书还不知要怎么发怒。转头却见无玉静静坐着,无半分不悦。

  待把书撕得稀碎,落雪将碎纸往桌上一撂,一双如水盈润的眸子瞪着无玉,似怒似恼,隐隐中更有几分悲痛。无玉瞧她,淡淡说道:“孟浪女,你想做什么?”

  “把你的书都烧了,叫你看书!”落雪嗔道。无玉端起桌上的茶,呷了一口,轻声道:“随你。”说罢,放下茶杯,起身往外边去,对瞧得目瞪口呆的鹤枯道:“把屋里的书都收拾了,一一给她,她若悦意,让她烧去。”

  鹤枯听罢,只愣了一张脸,傻傻瞧着无玉。无玉道:“呆着做什么,收拾书去。”鹤枯这回听真切了,应了一声,收拾了几摞堆的高高书本摆到落雪面前,道:“落雪姑娘,这是公子的书,架上还有许久呢。”

  “搬到外边,全烧了。”落雪冷声道。鹤枯看冷了脸的落雪,又看外边闲闲泡着茶水的无玉,真不知他二人今日是生了什么魔障,这样鬼怪生气!

  鹤枯将屋里的书全搬到庭院里,书堆了足足有半丈高。又把火折子给落雪,道:“落雪姑娘,都在这了。”落雪吹着了火折子就往书堆里扔,红袖一挥,火势霎时大起,烧得烟雾直上。鹤枯瞧了还心疼,无玉的书许多是极其珍贵的,多的是那种传世的遗本,千金也难买。这一烧,可着实损了数不来的铜子。

  无玉看那一堆烧得正旺的火,也不心疼,悠悠闲闲喝着热茶。落雪偏过脸看他,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在火光中更是摄人心魂。他静静瞧她,道:“这一下,可生悦意了?”

  落雪看着无玉俊美无俦的脸,没有说话,一双如水的眸子凝起泪来,泪却落不下。灰烬自空里飘下来,轻轻的落在发上、衣上。无玉伸出修长的手,接住飘下一片灰烬,墨眸一沉。这一烧,倒是可惜了这一书万金。

  “现下,你便可走了,自会有人暗中护你回南山。”无玉道。落雪盯着他,没有一句言语。鹤枯把眼瞧他二人,二人静静的,没有一句言语。

  风吹叶动,昏时影乱。落雪的衣袂给风拂起,殷红入目,犹如天间的凤凰一般高贵风华。落雪运起轻功,飞上瓦檐,回首再看无玉,凤眸如水雾荡,一滴泪落下来,随风飘散。子桑无玉不肯应她,无玉也不肯应她,她的心再狠、再无畏,也该死了……

  无玉看她,她站在瓦檐之上看他,像极了第一日他见她之时,她站在皇宫的琉璃瓦檐上,红衣入目,容颜倾城。那时她的笑容如孩童的笑容一般纯澈,欢喜得不得了。现如今,她只静静瞧着他,眸光淡若水,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无喜无怒,正似寻常。

  她的心,早便死了罢。

  蓦地,她收回了眸光,红影一动,往城外去。他看她一抹红影愈来愈远,直至消失在远际,墨玉般的眸子垂了下。心间空空荡荡的,隐隐疼痛。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今天似乎还要下雨,网球就不练了哈?

2019-12-23 07: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