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笑语泪落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367 2020.02.04 09:53

  回到主殿,果然看得了主后。主后瞧见落雪来,笑了,道:“落雪姑娘回来了。”

  落雪一笑,点了头。

  主后握住落雪的手,看了看落雪瘦弱的身子,道:“姑娘出去一趟,又是瘦了。好生养养才是好的。”落雪听了,还是点了点头。

  “姑娘这一回来,不知要待多久?”主后笑问道。无玉笑道:“母后,无玉要跟雪儿成亲。”

  “成亲?”主后一笑,说道:“正是好的呢。姑娘这会子来,可不许再走了。”无玉道:“母后说这话,也不怕吓着雪儿?来日方长,哪有不走的道理?”

  “好,我说错了。”主后笑着说道。落雪听着,但笑不语。

  又说了些话,主后嘱咐落雪好好修养身子,才走了。落雪瞧一眼无玉,道:“那我也走了。”说着,起身欲走,却给无玉揽进了怀里。

  “雪儿,你不悦意。”无玉看怀里的落雪,道。落雪靠在无玉怀里,浅浅笑道:“你哪里就看出来我不悦意?”

  无玉道:“同你那么些日子,我还不懂你了不成?”落雪牵唇一笑,无玉那样聪明,她同他待了那么些日子,他怎么能不懂她?道:“那你还想我怎样?”

  “这一句,该我来问你。”无玉温声道。落雪抬头看无玉,笑道:“我要你怎样?我从来不要你怎样。是你不肯放过自己。”

  “那你知晓我为何不肯放过自己?”无玉一双墨玉般的眸子瞧着落雪,缓缓说道。落雪牵唇一笑,道:“我没有冰雪聪明,又没有善解人意,你来问我,我怎么知晓?你该问的,许是自己。”

  “问自己……”无玉轻喃着,抬起落雪的下巴,看她一双盈润的水眸,墨眸一荡,道:“雪儿,我来告诉你,我爱你,念着你好,不肯放过自己半分。”

  落雪听了,推开无玉的手,起身往外边去,冷声道:“这样无理的话,你也拿来哄我?你莫是忘了,我是最难哄的那一个。”

  风满入,拂起落雪殷红的衣袂,她几绺如墨的青丝亦随风荡在空里。无玉看她愈行愈远,欲伸出手,还是罢了。

  落雪出了主殿,一个脑子迷迷蒙蒙的,呆了片刻,沿着青石道去。来到花园,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上有一个红衣女子,仔细瞧过去,是莫茉。

  莫茉蓦地抬头,瞧见落雪,淡淡笑了,唤了声落雪姑娘。落雪牵唇一笑,唤了声茉小主,来得亭里。

  “我原想来看花,哪想这时节哪有什么好花看。”莫茉倒下一杯茶给落雪,说道。落雪瞧一眼园子里一蔟一蔟的紫藤花,还有几只蝴蝶停在花上。

  “姑娘怎么来了这里?”莫茉问道。落雪呷了一口茶,道:“出了外边,随意走走,便来了这里。”

  莫茉呷了口茶,默了会,轻声道:“姑娘要跟玉哥哥成亲了。”落雪不动声色地点了头。

  “玉哥哥喜欢,姑娘喜欢,也是好的。”莫茉轻轻笑着说,神色间却有几分迷离。落雪瞧一眼莫茉,默默无言。

  “姑娘若不嫌我,可听我讲些故事?”莫茉问道。落雪道:“茉小主只管说,我不嫌的。”

  “说来不怕姑娘笑话,我念了玉哥哥十几年,一日一夜,竟比念着自己还多。我自初来神人之境,便念上了玉哥哥。为留在神人之境,我费尽了气力来得主后的喜欢。幸好,主后喜欢我,认我做干女儿。我得了这一个干女儿的名头,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留在神人之境。我日日跟在玉哥哥左右,可玉哥哥到底神人之主,容不得我来拦玉哥哥的路。我学了乖,乖乖守在一旁,若玉哥哥得了空便去陪他。愈大了,同他在一处的时间愈是少了。有时连着几日,连一面也见不得。我为了多见他一面,家里边都不肯回。我怕我走了,就少见了他一面。家里边的爹娘、哥哥、姐姐都让我多往家里看看,我从来不肯。我哪里肯,我宁愿陪着他,便是一时一刻也是好的……”莫茉看着茶水之上升起的热气,轻轻说道。

  紫藤花上的蝴蝶扇了扇翅膀,飞走了。落雪看空里的蝴蝶,道:“茉小主,我已三年未回南山了……”

  “我念了他十几年,日日不得安生,未承想,竟有这样一个收场……”莫茉说着,一双眸子凝起泪来,一滴泪水落了下,落在杯里,惹来一声轻响。

  落雪端起热茶,牵唇一笑,道:“那你说,世间最无情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莫茉一双盈满了泪的眸子看落雪无情的凤眸,颤声道:“是你……”

  听得答,落雪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热茶四溅,碎瓷满地。

  八月的天,雨来得急。天阴下来,劈下一道雷,霎时倾盆大雨落,很是响耳。落雪蹲下身子,捡起碎瓷片,纤细的手指却给隔破,殷红的血珠沁了出来。

  “是你,是你无情。你回来了,却不爱玉哥哥。玉哥哥那样真心待你,你却无情、无义!”莫茉恨声说道。

  落雪站起身,将捡起的碎瓷片放在桌上,殷红的血流着,生生染红了几片碎瓷。看莫茉一张泪痕纵横的脸,轻轻一笑,道:“你怎知我就无情、无义?”

  莫茉一冷笑,道:“我一看你便知晓了。”无玉牵了落雪回来,落雪的面上却笑,无半分喜意,一双凤眸亦漠漠冷冷的。

  天间落雷,风雨大作。落雪一笑,道:“我无情,我无义,你要如何?”莫茉看着落雪,眸中泪不止,道:“你若要伤玉哥哥,我不会多饶你。”

  “我还要他的命,你又待我如何?”落雪笑道。一张脸笑起来,倾国倾城,摄人心魂,却无半分神采生气。

  莫茉站起身,一双通红的眸子看落雪,道:“你但且试试。”落雪一笑,道:“不管一时两时,一日两日,我等你。”说罢,走进了雨中。

  大雨磅礴,落雪走在雨中,指上伤口殷红血被大雨洗去,余下一滴血滴入一蔟紫藤花中,只瞬时,紫藤花融入了殷红血便枯了。莫茉看那枯萎的紫藤花,刹那大惊。神人之境中的花草最受不得魔巫一族的鲜血,若沾上一滴,迟早枯萎。

  落雪是魔巫一族之人。

  莫茉看着落雪,又惊又呆,神色怔怔。落雪看一眼枯了的一蔟紫藤花,又看莫茉,牵唇一笑。

  雨打湿了落雪一张脸,湿了她一身殷红衣衫,更湿了她青丝。她轻轻笑着,一双凤眸无波无澜亦无情。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更是乱人心魄,浅淡轻笑,美如天间的神妃仙子。

  大雨打枝,花于雨落。落雪沿着青石道走了,愈行愈远。莫茉看落雪瘦弱的身影,她殷红的衣衫还是那样入眼惊艳。

  主殿里的鹤枯见外间下起了大雨,往里瞧了瞧,对无玉道:“公子,落雪姑娘还没回来呢。”无玉听了,看一眼窗外的大雨,雷打起来,轰隆作响。不由多想,打了伞,往外边去了。

  鹤枯看无玉在雨中愈行愈远,雨打檐,溅湿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