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从前影慢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735 2020.02.03 10:16

  麻雀在门前树上轻轻唤着,暖风来,树影婆娑。无玉牵着落雪回了宅子,宅子里的鹤枯见了落雪,满是一愣,道:“落雪姑娘回来了……”落雪瞧一眼鹤枯,应了一声。

  无玉牵着落雪来到落雪以往住过的房间,落雪瞧房里依旧熟悉的装饰,在矮榻坐下。无玉站在门后,看落雪的侧脸,道:“好生歇下罢,走了这些日子,愈发瘦了。”

  “你怎知我瘦了?”落雪看窗下一片绿叶,淡淡问道。无玉道:“你离了我,哪里肯安生?”说罢,出了房门,轻轻合上了门。

  落雪听着轻轻的关门声,长睫微颤,

  摆上了午饭,落雪吃了小半碗就不肯吃了,撂下饭碗想跑,奈想还是给无玉拉住了。无玉拉着落雪坐回来,更往落雪碗里夹了些菜。

  落雪看装的满满的饭碗,撇了撇嘴。无玉瞧一眼落雪,道:“都是没人拘着你,才养得这样气人的习惯。”落雪吸了吸鼻子,不顾油腻脏手,抓了碗里的一块鸡腿啃。无玉见了,静静看着她,一声不吭。

  待吃完了鸡腿,落雪瞧一眼还看着自己的无玉,要把那一只沾满了油腥的手往无玉脸上抹,无玉别开了脸,落雪便咧嘴笑了。无玉抓过落雪纤细的手腕子,拿了帕子,轻擦她的手。

  “好生着,倒没叫你抓着吃,茹毛饮血的野人家模样,成了什么体统?”无玉擦净了落雪的手,说道。落雪道:“你嫌弃上不得台面,倒不要来理我。”

  “我不理你,哪个来理你?”无玉道,将一勺饭菜送到落雪唇边。落雪看也不看,撇了撇嘴不肯吃。无玉不由冷了脸,落雪见了,乖乖张嘴吃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落雪犯了困,一下子扑到无玉怀里。无玉摸了摸落雪脑袋,温声道:“可是困了些?”落雪靠在无玉怀里,微眯着眼,点了点头。无玉便抱起落雪,往里间去。

  落雪的身子抱着很轻,无玉看怀里已闭了眼的落雪,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着,如羽毛般柔软。

  来到床前,无玉将落雪轻轻放下,仔细盖上薄被。末了,给落雪拉住了手。落雪快睡着了的模样,喃喃道:“……无玉,你来陪我罢……”无玉听了,在床边坐下,静静陪着落雪。落雪握着无玉温暖的手,渐渐睡着了。

  落雪这一睡下,直直睡了两个时辰,再睁眼,已是黄昏了,无玉还守在床边,落雪瞧一眼无玉,他眉间的朱砂在夕阳淡黄光影中尤是殷红亮眼,看他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水眸微敛,坐起身来。

  无玉来到桌前,倒下一杯茶,端来给落雪。道:“你倒睡的老实。”落雪接过,轻呷了几口。待喝罢,无玉拿过茶杯放回桌上,在桌前坐了下,道:“明日往神人之境去。”

  夕阳影,鸟儿轻鸣。落雪看无玉的脸,默然无言。无玉看窗外一只飞鸟,走了过去,鸟儿啄了啄无玉修长的手指,啾啾唤着飞走了。无玉看鸟儿愈飞愈远,轻声道:“此行正经南山,你可要上去瞧一瞧?”

  “不了……”落雪道,下了床,来到柜前,打开柜子,见里边许多白色的衣裳,找了找,还是有几件墨色的衣裳。无玉看落雪拿着一件墨衣裳来到面前,道:“好生着,这衣裳已经旧了,再翻出来做什么?”

  落雪看无玉一身的白衣裳,浅浅笑了,道:“我喜欢。”说罢,伸手解开无玉外衫的衣结,褪下这一件,再穿上墨衣裳。无玉看落雪,落雪轻抚他眉间的朱砂,轻轻笑了,道:“这朱砂太红了些……”

  “你可喜欢?”无玉问道。落雪笑了笑,没有说话。尤记以往如此来问,落雪曾道不喜欢。无玉想着想着,心间微痛,把落雪抱进怀里。落雪抬头看他,长睫颤了颤。

  他还是眉间朱砂的墨衣公子,轻笑芳华,温雅无双,如谪仙神祇。

  翌日,无玉一行来得码头。落雪戴着帷帽,站在一旁。暖风来,江上绿波荡。

  几个男子正往这一处过,一个道:“……莫家的大公子也不知怎么一个缘故就躺在了床上。”一个道:“能有什么缘故?神神鬼鬼的,怕是给恶鬼魇上了呢。”

  落雪看那几个男子走远,收回了眸光。船只已备妥,无玉过来握住落雪冰凉的纤手,道:“走罢。”落雪点了点头,随无玉上了船。

  进了舱里,无玉摘下落雪的帷帽,看落雪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轻理落雪微乱的发。落雪握住无玉的手,他的手很暖,亦如从前。道:“你不怕娶我?”

  “若是娶你,从未怕过。”无玉道。落雪一笑,道:“是我一意孤行便罢了,偏生你也来闹。”

  无玉听了,牵唇一笑,道:“我舍不得。”

  落雪收回了手,看窗下江上绿波,阳光落下去,粼粼入眼。

  船行几日,经南山。落雪一眼不曾看南山,无玉看她,道:“难不成,这一辈子,你都不回南山了?”

  “你猜猜,”落雪看无玉,笑道。无玉将落雪抱进怀里,道:“我不敢猜。”落雪凤眸微荡,把脸埋在无玉怀里,不再言语。

  回了神人之境,八大长老候在神主殿前,见无玉身旁的落雪,神色各异。无玉与落雪相看一眼,二人眸中无半分欣喜,亦无半分悲戚,静然无波。

  无玉牵起落雪冰凉的纤手,往神主殿走去。落雪静静跟在无玉身旁,但无言语。八位长老行了一礼,道:“恭迎尊主。”无玉还了一礼,笑道:“无玉回来了。”

  大长老瞧一眼落雪,迟疑说道:“不知,尊主带落雪姑娘回来……”此言一出,其余七位长老齐齐瞧着这一个红衣倾城的神妃仙子,落雪默默站着无玉身旁,一张脸上无半分别样的神情,更无喜意。

  “无玉要跟雪儿成亲。”无玉一双墨玉般的眸子瞧着落雪,温笑言道。

  八位长老听了,有惊有愣,神色不明。落雪抬头看无玉,无玉笑道:“你身子本就是弱,又赶了这些路,还是早些回殿歇息罢。”说罢,牵了落雪进了神主殿。

  四长老欲上前拦住无玉,却给大长老拉住了。待无玉二人走远,四长老道:“怎么就任凭尊主胡娶这一个不知底细的姑娘?”

  “罢了,我们哪里管得?尊主愿做什么,自有打量,不劳我们这些老骨头操心。”大长老道。既然大长老如此说,其余几位长老也只好作罢。

  无玉与落雪入了神主殿不久,便见迎道来了一身红衣裳的莫茉。莫茉本就是出来迎无玉的,但见无玉身旁的落雪,不由一愣,随即笑道:“玉哥哥回来了。”

  无玉笑着应了一声。莫茉瞧一眼落雪,浅浅笑道:“落雪姑娘也回来了。”

  落雪看脸色略有些苍白的莫茉,莫茉身上似乎还有些病气,想来这一些日子都病着呢。落雪敛了敛水眸,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茉妹妹的身子可还好一些?”无玉问道。莫茉道:“劳玉哥哥挂心,倒好了一些。”

  “茉妹妹安安修养些才好,病也去的快一些。”无玉道。莫茉一笑,道:“玉哥哥说的,我记下了。”

  “北堂好歹在境里,茉妹妹身子若有不适,便喊了他去罢。”无玉道。莫茉道:“北堂每一日都来把脉,隔些日子便开不样的方子,我都吃了。”

  “也是好的。”无玉笑道,告了辞,牵着落雪往主殿去。莫茉看他二人愈行愈远,面上笑意渐渐没了。

  落雪回首看莫茉,莫茉同落雪笑了笑,笑意中却无半分喜意,随后低下了脸。落雪看莫茉瘦弱的身影,长睫微颤。

  无玉看落雪不对的神情,道:“怎么了?可是走累了?”落雪摇了摇头,道:“你不先去见主后?”

  “母后许会在主殿呢,”无玉笑道。无玉带了落雪回来,主后定然知晓。主后更知晓无玉宝贝落雪,哪里有空子来主后殿里?依着主后对落雪的喜欢,主后更舍得往无玉的主殿去。

  “为何?”落雪问道。无玉一笑,道:“我才不同你说。”落雪便不再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