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盈盈月间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939 2019.12.31 08:18

  翌日,皇都各处贴下了皇榜。皇宫欲招天下神医者入凤鸾宫,若救得了皇后娘娘,则得千金官爵。饶是如此,几日下来,无一人敢揭下榜。大佚皇子桑薄野心狠手辣,是天下人共知的事,况且太医院里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天下还有几个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皇都几日都议论着这一个新闻,更好奇的,是凤鸾宫里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出自世称凤家的洛家,姑娘间排行第四。大佚皇不娶凤家向来盛名的洛家大小姐,独独封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四小姐为后。有坊间新闻说,大佚皇宫的这一个皇后娘娘生得神仙妃子一般的模样,容貌绝世,这世上,再找不出来比皇后娘娘还美的了。却未可知,皇后娘娘甚少露面,便连过大年那样大的喜庆宴都不去,外人哪里看过皇后娘娘生得什么模样?

  风晴鸟语,一辆马车过闹市,停在少人的街角。一只修长的手微微掀开车帘,露出谪仙如画的半张脸,眉间朱砂,俊美无俦,正是无玉了。无玉看一眼皇榜,墨眸渐冷。他辛辛苦苦才把落雪体内的寄魂毒去,这会子,又得了这一个要命的毒害,实在恼恨得不得了。

  “公子,北堂去了。”坐在辕座的鹤枯瞧见一个白衣的公子往人群走去,说道。只见那个白衣的公子来到挂榜前,在众目之下揭下皇榜。人们瞧了,不禁惊呼。有人识出这一个白衣的公子正是神医北堂,呼了起来。

  守着皇榜的两个士兵见这几天好不容易来了人,不由欣喜,又听是天下誉名的北堂神医,快快跑了过去,道:“北堂神医既揭下榜,这边请。”

  北堂一笑,道:“有劳二位。”说罢,随着士兵走了。

  无玉瞧一眼,放下帘子。既北堂去了,自然周全一些。道:“回罢。”鹤枯应一声,驾着马车往西边去。

  北堂给士兵一路带到了皇宫,又给宫里的公公带着走过几个宫殿,才来到凤鸾宫。走进凤鸾宫,北堂隔着紫帘隐隐看得守在床前的子桑薄野,落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北堂神医来了?”听得声,子桑薄野隔着帘子看殿上之人。他依稀还记得北堂,那时落雪中寄魂毒,正是北堂救了回来。

  “请大佚皇的安,正是北堂。”北堂行了一礼,道。子桑薄野道:“北堂神医不必多礼,先看脉罢。”自有宫女将绑在落雪腕上的金线送到北堂面前。北堂一诊脉,不由一惊。早知落雪体内又入了一股子剧毒,未想这毒这样狠毒,深入心骨,世间寻常药物难解。若不是无玉留下的那一股灵力吊着落雪一口气,落雪怕早就是没了。

  未一会,北堂放下金线,宫人递上笔纸,北堂挥笔在纸上写下几味药材,道:“一并放入,慢火煎了。”宫人点了点头,拿着方子退下去了。子桑薄野瞧一眼北堂,道:“不知皇后可有救?”

  “皇后娘娘吉人自有天相,自是能的。”北堂笑道。子桑薄野看落雪安静的小脸,道:“那,皇后何时能醒来?”他虽想就这样守着她,可不愿她受疾苦。

  “大佚皇莫急,皇后娘娘吃下一碗方子上的药汤,大约明日晨时能醒。”北堂道。子桑薄野听了,墨眸一敛,道:“这一下,劳动神医了。”

  北堂再行了一礼,笑道:“不劳动,这是北堂作为医者的本分。”子桑薄野默了一会,道:“带北堂神医住下罢。”侍立在旁的公公应了一声,请北堂出了凤鸾宫。

  出了凤鸾宫,老公公将北堂带到了长春宫,自有一应的宫人在那里候着。老公公道:“请北堂神医就此住下,若有什么事,都可来寻咱家,咱家定给神医办利索了。”

  “有劳公公了。”北堂行了一礼,笑道。老公公说了几句客气,出去了。北堂又散了宫人,来到里边,推开雕花窗子。一只白鸽子正从天上飞下来,北堂伸出手,白鸽便缓缓落在了手心。

  北堂轻抚白鸽脑袋,走到桌前,挥笔写下一行小字,卷了纸条,绑在白鸽腿上。又来到窗下,摸了摸白鸽脑袋,轻笑道:“小家伙,去公子那里罢。”白鸽咕咕唤了几声,扑棱翅膀飞走了。

  白鸽飞到城西的一座小宅,守在窗边的鹤枯瞧见了,唤了一句:“鸽儿,来,过来。”白鸽唤了一声,落在了窗棱。鹤枯解下白鸽腿上绑的绳,拿了纸条往里去。白鸽扑棱着翅膀,也飞了进去。

  正里间,倚在榻上的无玉拿着一本书,却无心看书。撑着半边脸,发着呆。脑子里想的,都是落雪,混混沌沌的,不得安生。白鸽绕过锦帘飞来,咕咕唤了几声。听得声,无玉回了神,抬头看飞来的白鸽,伸出修长的手,白鸽便落在了他手心。

  无玉轻抚白鸽脑袋,白鸽仰了仰脑袋,轻轻啄几下无玉的手心。

  “公子,北堂说,落雪姑娘中了大佚皇宫的秘毒,毒入心骨,人间寻常药物用不得。需入神人之境,以境内的苍山子做解药。”鹤枯看了纸条,说道。苍山子是神人之境的独种草,能解百毒,珍稀无比。拔了根,出了土,只能活半个时辰。失了活性的苍山子药性全无,故只能以活草入药。

  无玉听着,修眉深皱。毒入心骨……又不知那孟浪女受了何等疼痛。偏偏那一个只知道捱疼,哪里肯说半句疼的话?想着想着,无玉更是心疼苦恼。手上的白鸽似乎通了灵性,知无玉烦闷,扑棱着翅膀飞到一处去了。

  “明日围皇宫,逼大佚。”无玉揉了揉发疼的眉心,轻声道。几日下来,人间散游的神人一族人已全至皇都,只等无玉令下。听了话,鹤枯应了一声,退下了。

  白鸽又飞到无玉身边,停在矮榻的栏上。无玉看了看白鸽,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抚它脑袋。修眉轻皱,一双墨玉般的眸子里漫卷忧愁。

  “你替了我去看看她罢,”无玉轻声道,白鸽也不知晓听不听得懂,仰着脑袋啄无玉手心。无玉思量些许,道:“算了罢,她又不识得你。”

  说着,无玉转头看窗外晴好的天,微风里,几片绿叶子在风里飘荡。绿树间,几只麻雀啾啾鸣唤着飞掠过。

  入了夜,宫里花木深处飞出几只闪着绿光的萤火虫,晃晃荡荡地飘在空里。凤鸾宫里,宫婢将落雪的床帘合上,吹灭了烛火,静静退了出去。

  月冷清幽,月光如水一般落下来。紫帘微动,一抹墨影入。无玉来到殿里,月光落在那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上,映着谪仙般容颜更是清逸。无玉隔着紫帘看躺在床上的落雪,墨玉一般的眸子终究没有了那一丝烟尘不染的无情,只一片深愁浸染,如江雾弥荡。

  无玉轻轻走了过去,拂开丝帘,看得落雪一张苍白的小脸,心猛地疼了。来到床前,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抵在落雪眉心。她眉心那一点殷红又现,隐隐发着红光。

  “雪儿,无玉来晚了……”无玉轻轻喃着,将落雪鬓间乱发别至耳后,轻抚她柔发。

  似乎听得了声音,落雪长睫扇了扇,随即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得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又见是眉间殷红朱砂,一身墨色衣衫,轻轻笑了。她以为又梦到他了。伸出纤手抓住他的衣袖,紧紧握住。

  “好家伙,你几回在我梦里,每回又不穿白衣裳给我看,倒不如走了算了……”落雪的声音轻轻的,无力说道。说罢,闭上了眼睛,又昏睡了过去。

  无玉看落雪安静的小脸,浅浅笑了,将落雪冰凉的小手握住,温声道:“我不穿白衣裳给你看,偏生又不给你走。”

  落雪也不知道听得没听得,无玉轻抚她的脸颊,静静守着她。月光映在她脸上,将精致的眉眼衬得些许柔意。

  不知过了多久,落雪眉间的一点殷红隐下,无玉才起身。看落雪一张小脸,又是不舍,墨眸微荡,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道:“雪儿,等我,明日,六月的雪给你瞧。”

  落雪长睫扇了扇,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无玉轻轻一笑,墨影一动,再不见身影。

  夜月冷清,人去空荡。无玉走后没多久,落雪蓦地睁开了眼睛。看给夜风吹得飘荡的紫帘,眼眶子红了,一双凤眸凝起泪来。那时他问何她所愿,她说六月的雪,南山的人。他那么聪明,怎么不懂她的心思。

  她想要看六月雪。自小,她问南山老人她为什么要叫落雪,南山老人从不告诉她原是洛家人,只说六月有雪,神人之意。

  她想要南山的人,不过是葬在南山的子桑无玉罢了。只是这一个,谁也不能给她。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十二月三十一号了,这一个年就要过去了。然而,我拒绝去吃过桥米线。吃了一顿,周围都是那一个味,挥之不去,偏是不散

2019-12-31 08: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