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深林不知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547 2019.12.29 09:51

  听得答,落雪盯着无玉俊美无俦的脸,神色间甚是不相信。浔越这一个姓只属神人一族的神人一脉。神人一族已隐千年,世间人从不知晓神人一族的踪迹。

  “我读书少,你千万别诓我。”落雪道。无玉牵唇一笑,但不言语。落雪瞧他的神色,一时明白了,道:“难怪你不喜欢子桑容月,原是这么个缘故。”

  “怎么个缘故?你读书少了,我不信,倒说来我听听。”无玉道。落雪一笑,道:“这原不是书里有的。是我师父告诉我的。”无玉一笑,不言语。神人一族与魔巫一族的千年血仇,世间之人是许多不知晓。只有少许与两族有些渊源的世人能略知一二。

  落雪在甲板坐了下来,抱着双腿,道:“从前师父说魔巫一族的人生得都好看,我不晓得怎么个好看的法子。瞧了子桑容月,才晓得那样的人好看得像神秀精灵。我倒想去魔巫之境那里瞧瞧,有没有比我还好看的女子。”

  微暖阳光碎碎落在落雪脸上,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更加摄人心魂。无玉看着那一张脸,墨玉般的眸子一沉。道:“你这样喜欢,怎么不跟他一同去了?好歹遂了心。”

  “我要舍得,也跟他一同去了算了。”落雪道。无玉一笑,道:“你不信他?”落雪咧嘴一笑,道:“我不信他?他生得神仙一般的模样,是最良善不过的,哪里会来诓我?”

  “良善?他倒是是最良善不过的。难为你倒听他的话,你依他的,也未为不可。他是好的,几番劝你,你就听了?这会子,还不是在这里?”无玉说道。落雪道:“好生着,你说了他,又恼起来了。你不肯听,往后不再说便是了。”

  无玉偏过脸,道:“你说不说,不该合我的事。我要闹,也不该合你恼。”落雪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蹦到无玉身边,抓住他的袖子,笑道:“好无玉,你不恼,倒变个戏法给我瞧瞧呗。”

  “怎么,姓浔越的在你眼里就是变戏法的?”无玉笑道。落雪道:“好公子,你们可不止会变戏法,比街上吐火的变得更真呢!”

  “不变。”无玉道。落雪瞧无玉一眼,无玉眉间的朱砂殷红入目,极其鲜亮。碎碎念道:“我瞧着你,这一个眼神就不是无玉,原来就不是一个人的。”

  “如何就不是一个人了?”无玉道。落雪笑道:“你这人冷清清的,吓人得厉害。”说着跳开了一步,攥着未做完的草蚱蜢继续折。无玉瞧她一眼,牵唇一笑,起身进了船舱。

  船靠了岸,底下人早些时候去了江边镇子,打点好一应的客栈饭食。鹤枯来喊上岸,落雪不去,只低脑袋折草蚱蜢。无玉下了船,道:“莫理她,让她饿一顿,晚些肚子叫了自然会寻过去。”

  鹤枯咧嘴一笑,便与无玉走了,落雪一声不吭,只折着草蚱蜢,不理他们。

  船上的人走了,连撑船的老船夫也下去了。落雪做完这一个草蚱蜢,满阵寂静,静得连岸边风吹叶落也听得。蓦地,沁在空里的一丝肃杀意异常浓烈,落雪凤眸一冷,站起身来,看静静的洛江水,攥紧了手里的草蚱蜢。

  空里血腥味极重,若落雪猜得不错,隐在暗处的暗卫都给别的了结了。霎时,水波荡起,自水里跃起一人,水花乱溅间,银针数百袭来,落雪红袖一挥,将飞来银针尽数挥了回去。

  四面八方的又跃出来许多人,一时刀剑袭,光影闪,叫人看了睁不开眼。落雪红影闪动,相斗间竟也看不清身影。

  正斗得让人移不开眼,江岸缓缓来了个紫衣的公子,公子一张脸俊逸天成,眉眼间一股子浅淡冷艳,行动间自有尊贵容华。这一个如淡冷萧郎一般的公子正是子桑薄野。

  子桑薄野瞧空里的落雪,墨眸一荡。落雪那一身红衣还是那么殷红,鲜艳非常,夺人眸光。子桑薄野尤记第一回见落雪时,他还是江湖人口口相传的冷面公子。那一日夜,他应邀上青山,恰逢青山一门两派内斗,庭院楼阁尽化火海,热浪拂面,灰烬如雨落。她立于火前月下,一身红衣在青山月夜里如海棠殷红,青丝如墨,玉容恍若神妃仙子,回首来看他,清浅淡笑,笑颜倾城。他静静瞧着她,她尤是天间的凤凰女,倾国倾城又倾华,瞧上一眼,便要让人失了心魂。

  “皇上。”身皮盔甲的御林军首头走过来,奉上弓箭,子桑薄野看那一把散着寒芒的弓箭,墨眸微敛。终还是拿起弓箭,看落雪一抹红影,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几回远远地瞧着她了。

  子桑薄野握紧了弓箭,缓缓抬起弓,紧紧看那一抹红影,修眉深皱。若只有伤了她,才能留住她,他宁愿再伤她一回!

  将淬了毒的箭头对准落雪的肩头,子桑薄野拉满了弓,瞬时又不忍,心间一滞,晃神间箭还是放了出去。

  风声动,刺耳而来。羽箭射中了落雪的肩头,落雪跌落了下来。蓦一回首,见江水岸边那一身紫衣的子桑薄野,静静瞧着他,轻轻笑了。一双如水的眸子静若水镜,无关悲怒,无有喜恨。

  子桑薄野心间一窒,落雪总是这一个模样,见他不恨不怨,念他无喜无欢。她始终舍不得恨他,只因,他是子桑无玉的皇弟。

  落雪嘴角沁出殷红血,瘦弱的身子晃了几晃,闭了眸子倒下去。看那红影欲倒,子桑薄野丢下弓箭,着了慌似的飞身过去,把落雪瘦弱的身子揽到怀里。看她苍白的小脸,只觉心痛欲裂。

  “皇上,该走了。”御林军首头道。子桑薄野怔怔点了头,抱着怀里的落雪下了船。

  待无玉一行回来船上,只见船上布满了殷红血痕,落雪不见了身影,一只编好的草蚱蜢掉在甲板上。无玉把草蚱蜢拾起来,放在手心,墨玉般的眸子幽深难测。

  鹤枯瞧一眼无玉,不敢上前去。早有暗卫追子桑薄野去了,也不知追得没有。道:“公子,他们定然走得不远,可要追过去?”

  “追。”无玉冷声道,墨影一动,瞬时看不见了身影。鹤枯运起轻功,紧紧追去,奈何内力不及无玉深厚,堪堪落后了一大截。

  离东江口不远的一处小树林子里,暗卫已与大佚御林军厮斗起,眼见了两相难敌,分不出胜负。御林军护的那一辆马车里,正是子桑薄野与落雪。

  点枝掠叶而来的无玉轻轻落于树顶,长袖一挥,一卷劲风携着绿叶直袭御林军去,割喉割面直逼死穴,刹那倒了许多人。众人寻声看去,是一个墨衣的公子,眉间朱砂,俊美无俦。

  无玉飞身而下,一时墨色衣袂翻飞。御林军瞧着这如神祇般俊美无俦的墨衣公子,握紧着刀剑,踌躇不敢上前。无玉瞧那辆纷乱中不沾一丝血迹的马车,墨眸渐冷。

  马车里,子桑薄野轻抚怀里落雪柔软的长发,神色淡然间无半分惊异。他知晓,马车外来的自然是无玉公子,除了无玉公子,还没人敢有胆子追过来。缓缓说道:“无玉公子,近来不见,不知可否安好?”

  “劳大佚皇问候,近些时日,无玉不曾安好。”无玉说道。听了答,子桑薄野浅浅一笑,道:“倒是什么,让无玉公子不曾安好?”

  无玉牵唇一笑,道:“让无玉不曾安好的,正是落雪。”子桑薄野眸一冷,道:“无玉公子,你若要抢哥哥的东西,薄野便是毁了,也不会给你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初中的时候在某个刊物看到这一个标题,文章内容我已经忘了,不过,却让我记住了这一句话

2019-12-29 09: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