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墨青绿水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431 2019.12.28 08:39

  翌日,晴日风生。收拾了一番,又上了船。船再行之时,江荡绿波,鸟鸣山间,远边青如画。行了半日,来到东西江口。船身一拐,上了直去南山的东江口。落雪来到船头,看远边如墨画的青山,唇际一抹浅淡笑意。

  “孟浪女,你可生悦意了?”无玉缓缓步来,问道。落雪看无玉如神祇般俊美的脸,咧嘴笑了。无玉看她面上欣兴的笑容,牵唇一笑,道:“偏你最磨人。”

  落雪从红袖中拿出一只草蚱蜢,正是她做的,草蚱蜢歪歪扭扭的,样子实在说不出好看。无玉瞧了,道:“手笨了,这个模样,还承望你做出什么好的?”说着,修长手指一动,岸边一片长草飞至他手间,道:“再来教你一回。这只要拿了出去,好歹别说是我教的。”

  听了话,落雪撇了撇嘴。这一只草蚱蜢,好歹是她折了许久才摆弄出来的。无玉那一时只做了一遍便不管了,她哪里记得,能做出来不错了。

  “这一回,可要看清了。”无玉修长手指折起长草,落雪瞧过去,道:“慢些,我可记不得。”无玉说了句笨,手却慢下来,让落雪看清楚些。

  看过一遍,落雪坐到了一边,拿着几片长草,自己折腾去。无玉看她认真的模样,牵唇一笑。

  才入东江口不久,一只飞镖直袭落雪来。落雪隐隐中有察觉,偏了脑袋躲过,那飞镖便落入了水里。

  落雪站起身,瞧无玉一眼,咧嘴笑了,走过去,抱住无玉的腰。无玉看怀里的落雪,无奈轻笑。她抬了脑袋看他,道:“无玉,你别嫌我,你抱我可比我抱你多着呢。”

  无玉也不推开落雪,落雪说的确实不错,自己不嫌,抱她的时候多了去了。岸边现了一队江湖人马,前头的一个汉子认出落雪是红衣妖仙,落雪抱的正是誉满天下的无玉公子,喊开了话:“无玉公子,离那妖仙远些,她可不长眼的,嗜血如命,见了谁都要杀。”

  “说你呢,嗜血如命的妖仙。”无玉听了,看怀里落雪,轻笑道。落雪轻轻吐了吐舌头,道:“我又不是吃血的妖怪。他们说的是什么混话,你也同他们说我?”说罢,对岸上那一些人喊:“你们说的无玉公子现下是我的人,有了胆子就杀过来。试试是我快了,还是你们抢得快了。”

  那些汉子听了,就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看船走了。

  待船行远些,落雪离开无玉,蹲回一边去折草蚱蜢。无玉瞧她,她这厮竟不愿理他了,却折草蚱蜢折得兴儿,道:“你这白眼黑心的,亏得我给你当靶子,还给你毁了清白。”

  “那你还要我怎样,把我的清白给你?”落雪折着长草,漫不经心说了一句。

  “谁来稀罕你。”无玉道:“三年前你往青山做什么?”落雪道:“青山派的瞧我年轻又俊,我又年少无知,听了几句就巴巴跟他们上山去了。”

  “年少无知?亏你也敢说这一句。”无玉笑道。说起精明,落雪可从不落下。落雪道:“我偏是年少无知,不然会吃饱了撑的跟他们上山去,忒的无趣。山上几个掌门起了心来争我。他们这一些,平日里就两两分派,那会子闹起来,动起刀子来更不手软。他们斗得一个不留,我倒捱了这一个罪名,没头没脑的,妖精鬼怪一样,不过是响亮些。”

  无玉一笑,道:“你果真不沾一丝血腥?”落雪偏过脸瞧无玉,咧嘴一笑,道:“像我这么纯真善良的娃仔,怎么会做腌腌臜臜的事情?”

  “偏生只是一个模样是。”无玉说了一句,进了船舱去。不一会,落雪终于折出一只草蚱蜢,嘻嘻笑了。

  半下午的天阴起来,不一会落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来。落雪进了舱里,坐到窗下,看那一点一滴的雨珠砸下来。无玉泡了一壶热茶,倒下一杯茶,问道:“你喝不喝?”

  “不喝。”落雪把眼瞧着窗外,道。无玉便喝了那杯茶,道:“那子桑无玉给你埋在了哪里?”落雪一笑,凤眸微荡,道:“你想看?我带你去瞧。”

  “你肯给我瞧,我便去瞧。”无玉道。落雪回首看他,轻轻笑了,道:“你若愿同我上南山,我便带了你去瞧。”

  无玉呷了口茶,道:“我不同你上南山,只回该回的地方去。”

  “那便罢了。”落雪伸出手,雨珠子滴在指尖,凉凉冷冷的。未一会,又道:“你只回该回的地方,哪一个是你该回的地方?”

  “那一个地方,你不晓得的。”无玉道。落雪道:“什么地方,竟是我不晓得的?”无玉一笑,不言语。

  “你同子桑容月一样,神神秘秘的,叫人瞧不真切。”落雪道。无玉看窗外雨珠砸在江面上,道:“我与他,终究不是同路人。”

  落雪歪了脑袋,笑道:“倒稀奇了。我瞧着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公子同你差不多的品行样貌,都生得神仙一样的模样,极相配的。偏生常常玩不到一处去,就是坐在一处了,也不说几句话,看似礼貌,实则两个都疏离得不成样子。难不成,你两个生来就有什么大仇恨,这样不和。”

  “若不问出处,自然个个都是安好的。”无玉说下这一句话,轻轻一笑,不肯说话了。落雪瞧了他几眼,笑了笑,也不说话了。

  自东江口一闹,江湖便传了言,红妖仙劫了无玉公子。一时之间,群雄激起,声言要从红衣妖仙手里抢回无玉公子。

  鹤枯说这个新闻时,落雪瞧一眼一旁低头看书的无玉,观他面容如画,竟比女子的面皮还白上几分,若好好一番打扮,定是个好看的姑娘家。笑道:“鹤枯你猜猜,他们可是瞧着你家公子比女儿家还好看几分,喜欢他的呢?”

  听了落雪的话,鹤枯咧嘴笑了笑,瞧一眼无玉。无玉是好看,生得谪仙神祇一般好看,却无半分女气。道:“落雪姑娘饶了我罢,我不晓得呢。”

  “你还不晓得?你跟着他多少年头了,还不晓得哪个喜欢?”落雪笑道。无玉听了,瞧一眼落雪,道:“想什么去了?这样胡扯乱闹。”

  无玉公子行走江湖几年,盛名传天下。虽是商人,行商得了钱财,却大大小小的做了许多善事,得人敬重。又生性温文和雅,各地游走间,结交了许多江湖中人。那一些江湖人一听无玉公子给红衣妖仙劫了,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这一下来,落雪可成了江湖人人追杀的妖女。

  落雪抓了抓头发,道:“还是南山好一些,至少没人天天拿剑拖棍的要害我。”无玉一笑,道:“若早些把你丢了南山,可省得不少事端。”落雪咧嘴笑了,道:“无玉,你嫌我了?”

  “我哪里有本事嫌你?”无玉说道。落雪将一只有些模样的草蚱蜢摆无玉面前,道:“你瞧瞧,可好了?”无玉看眼草蚱蜢,道:“丑了。”落雪听了,撇了撇嘴,蹲到一边,拿起甲板上摆的长草折草蚱蜢。

  “无玉,你姓什么?难不成就这一个名字?”落雪猛然间问道。无玉看着书本,头也未抬,道:“浔越。”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今早听到了鸟叫声,清清脆脆的

2019-12-28 08: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