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但凭尔去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209 2020.02.09 07:32

  翌日,天放亮。莫庭在客栈寻了一遭,在马厩看得给白马喂料草的落雪。

  “落雪姑娘,你可是受过寄魂之毒?”莫庭问道。落雪摸了摸白马脑袋,道:“莫大公子晓得的,要什么来问我?”

  “我是晓得的。”莫庭走近落雪,眸子凝起一股子狠厉。落雪回身看莫庭,道:“你想做什么?”

  “你既然能受寄魂之毒三年,必然是能再受得了的!”莫庭冷声道,长袖一挥,淡黄色的粉末被撒在空里。落雪只略略闻了一些,便沉沉昏了过去。

  莫庭看已然昏下的落雪,冷冷一笑。

  莫庭唤车夫备好马,将落雪放上马车。回到莫茉房里,将还在昏睡的莫茉抱了下楼,也上了马车。

  “往北边去,跑快些。”莫庭说了一声,车夫应了一声,一鞭狠狠打在马背,马儿受了疼,跑起来。

  待日头高了,还不见落雪回来,季老伯一行人慌起来。

  “当家的兴许去了外边没回来,当家的同无玉公子是旧识,许是跟了无玉公子去。”季老伯说。

  “老伯,昨晚江口来的说无玉公子昨夜里便乘船往北边去了,当家的不能跟过去。况且当家的做事稳当,外边去了定会同人说一声。”一个伙计说道。

  几人相看一眼,出了门往莫家那一行的房间去。敲了几下门,没人来应,便踹开了门,但见里边空无一人。

  廊道上过的小二瞧他们一眼,道:“这几间的人清早便退了房,你们来寻他们?”

  “是了,敢问小二哥可见他们往哪里去?”季老伯问道。小二道:“我倒见那一大堆的丫鬟小厮往北边去,别的不晓得了。”

  “多谢小二哥。”季老伯道。商量些许,留下几个人在客栈等,其余的都往北边追去。

  一行人急急赶马,追了半日,终于见得莫家一行。拦下一看,小厮们抬的全是空轿子。伙计抓了一个看似管事的中年人,拿剑逼问,道:“你们的主子往哪里去了?”

  管事给亮晃晃的剑吓得身子直哆嗦,道:“两个小主人……早走了,我们这一些,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看那人的模样不像说谎话,几人相看一眼,季老伯道:“放了他罢,现下我们去寻无玉公子。”伙计听了就把人丢在地上,瞧一眼给吓得瑟缩在一堆的丫鬟小厮,上马又往前赶。

  又追了小半日,季老伯一行来到一个江口。日头正中,看得江口泊的一条船上一个墨衣的公子,才松下一口气。

  “无玉公子,无玉公子。”江口几声急呼,无玉瞧过去,见是季老伯一行,便喊上了鹤枯,一同下船去。

  季老伯忙不迭跑过去,道:“无玉公子,可见得你了。”

  “季老伯,”无玉识得药材堂的季老伯,又想季老伯过这里来,许是有事,道:“老伯来寻无玉,可是有事?”

  “无玉公子,我们当家的给莫家兄妹带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季老伯道。

  “莫家?”无玉墨眸一敛,一时猜得了大半,道:“老伯一行来,想来也是辛苦。还是在这里好好歇下。无玉去寻。”

  “多谢无玉公子。”

  “不必,这原是无玉应该做的。”无玉道,说罢,墨影一动,飞身而去,鹤枯见了,也飞身跟了上去。

  季老伯看空中那一抹墨影,叹了一声。有了无玉去,到底放心一些。无玉是不会让落雪在眼皮底下受苦。

  鹤枯跟着无玉一道直往西北去,问道:“公子,我们去哪里?”

  “莫家。”无玉修眉紧皱,道。鹤枯又问:“好端端的,我们去莫家做什么?”

  “莫家有一株寄魂红花。”无玉说出这一句,鹤枯听了,很是一惊。莫家大公子向来喜奇花异草,哪里的都要找一株栽在家里。前几个月,鹤枯随无玉去莫家,在花园子里瞧见一株寄魂红花,红艳得很。那时莫庭状似玩笑一般问无玉:“听闻寄魂之毒难以承受,中了毒的人往往活不过几日,便一尸两命。不知尊主可听得有人受得了寄魂之毒?”无玉但笑不语。

  由着莫家上下对莫茉的宝贵,免不了动一些别的心思。

  这一厢,莫庭喊马夫急急赶车,终在半下午到了莫府。又吩咐马夫赶着马车在莫府后门进,不许惊动别的。

  莫茉昏了许久,终于醒过来,却见在马车里,不由疑愣。又见车里昏晕的落雪,吓了一跳。

  “落雪姑娘,你怎么了?快醒醒。”莫茉轻轻晃了晃落雪,落雪也不见醒。

  “妹妹,”莫庭掀开车帘,道:“别喊她了,一时半会,她还醒不了的。”莫茉蹙了黛眉,晃觉些不对,道:“哥哥,你对落雪姑娘做了什么?”

  莫庭拉莫茉下了马车,道:“做什么你不要理,随我去花园子。”莫茉不明所以地看莫庭,回头见有一个粗壮些的丫鬟将落雪抱下来。

  来到花园子,莫庭直将莫茉拉到那一株寄魂红花前,道:“把血滴上去。”

  莫茉看一眼寄魂红花,又看被放在椅子上的落雪,一时明白了,颤声道:“哥哥,你竟然疯了……你这样,会要了落雪姑娘的命的。”

  “哥哥没疯。你不必担心,她是受得了寄魂毒的。你时日无多,她又受得了寄魂毒,”莫庭抓住莫茉的一只手,盯着她,冷声道:“尊主无心在你身上,倒不如一了百了!哥哥会将她藏起来,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莫茉念起无玉,顿时心痛落泪。莫庭又道:“他若不顾你,你又何必来顾他……”

  “他若不顾我,我怎能不顾他……”莫茉思起往日无玉温雅和润,一双对着她的墨玉般的眸子却无半丝情意,不由心疼如绞,泪落得更凶。

  “玉哥哥,你不爱我便罢了,恨恨念着我也是好的……”莫茉轻轻喃罢,将手指咬破。殷红的血滴在寄魂红花之上,瞬时给红花吸了进去。

  莫庭摘下寄魂红花,放在落雪唇边,末一会儿,红花生生化作一股红烟,入了落雪体内。

  莫茉看那寄魂红花渐渐没了,蓦地不再掉眼泪,只痴痴呆呆站着。

  再中寄魂毒的落雪长睫微颤,不一会儿转醒过来,只觉全身如毒蚁啃,蚀骨针穿之疼。这一种疼痛便是寄魂了,落雪早已习惯。

  落雪睁开眼睛,看面前的莫庭与莫茉,淡淡一笑,冷冷说道:“又是寄魂毒,你们可真狠。”

  莫茉愣愣瞧着落雪,呆呆地似乎失了神采。莫庭拿剑直指落雪,嗔道:“再狠哪里有你狠?”

  落雪看面前的剑,凤眸渐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