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温润如玉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147 2020.01.18 08:26

  这一厢,北原雪峰,雪覆满山,冷冽非常。雪山之下是一眼无尽的草原,蝴蝶翻飞,大雁驰翔,静谧幽远。

  蓦地,这一个原上响了马蹄声,是一个白发蓝眸的公子骑白马而来,一道的,还有一个青衣的男子,那男子骑一匹黑马。

  那白发蓝眸的公子着一身白衣,玉面俊颜,丰神俊秀,犹如天间的神秀精灵。这一个神秀精灵的公子正是子桑容月,随行的青衣男子是攸宁。

  攸宁瞧一眼雪山,又瞧一眼子桑容月,道:“少主,我们果真要上去?”

  子桑容月一笑,温声道:“自然上去。独独让子桑无玉几丝残念在雪山上,未免孤寂。好歹上去帮一帮他,让他了了这一个残念。”

  神人之境的法师应梁千辛万苦将子桑无玉几丝残念收在至纯至净的雪山,又给魔巫一族少主子桑容月修书一封,恳请子桑容月前往雪山复活子桑无玉。

  “少主要如何帮子桑无玉?”攸宁道。子桑容月瞧一眼高峰入云的雪山,轻轻一笑,问道:“攸宁,你可知,子桑无玉为何有这一些残念?”

  “攸宁不知。”攸宁说道。子桑容月蓝眸一敛,笑道:“贪、嗔、痴,这三个,子桑无玉偏有了两个。说来难信,皆因落雪姑娘。落雪姑娘念了子桑无玉三年,子桑无玉何尝不是如此。子桑无玉为神人之主的一魂,自知存活人世不长,不肯拖难落雪姑娘,自始不敢亲近,岂不知,这样的冤孽更磨痛人。”

  静静听着,攸宁瞧着子桑容月,只言不语。子桑容月自小来有别样的神力,能令死物复生,瞧上一眼,便能知晓别人家的一世生死,却总看不得自己的一生。见得多了,更是如此,愈大了,性子愈冷清,虽生得神秀精灵的模样,笑颜清润,谈笑间但无半分真心欣喜。

  “子桑无玉至死不肯舍了落雪姑娘,既如此,何不遂了他的心愿?”子桑容月浅笑道。攸宁听了,道:“少主是要复活那子桑无玉?”子桑容月未答,只略点了头。

  “可子桑无玉便是复活了,也活不了几日的。”攸宁道。子桑容月道:“法术的效用虽不久,几日光景已是够了。”攸宁听不大懂,道:“少主,什么够了?”

  “让子桑无玉见落雪姑娘一面,足够了。”子桑容月温笑道。说罢,策马往雪山脚下去。攸宁不再想,子桑容月的心思向来深沉,他就是猜也猜不来。

  来至雪山脚下,二人将马匹舍下,飞身而上山。愈往上,覆雪愈深。未多久,见山中几间青瓦房屋,二人落了下来。推开柴门,只是一般寻常家里的物什。子桑容月走进去,来到桌前,桌上奉着一个锦盒子。子桑容月打开锦盒,几束淡蓝颜色的灵力升到空里。这几束灵力包裹的,就是子桑无玉几缕残魂。

  子桑容月看那几束灵力,牵唇一笑,划破指尖,殷红的血沁出来,形成一粒血珠。子桑容月长袖一挥,殷红颜色的血珠便融入淡蓝灵力之中。一时红光乍现,吞噬了蓝光,待红光渐渐散去,一个白衣的公子显出形来。

  但见这一个白衣的公子眉目如画,俊美无俦,和无玉生得一个模样,只是公子眉间并没有朱砂,一双墨玉般的眸子温意柔波,全然不似无玉那一双无半分烟火情谊的眸子。一身白衣更衬得公子绝代风华,温润如玉。这便是子桑无玉了。

  子桑无玉看面前白发蓝眸的神秀精灵,牵唇一笑,霎那风华现,媲美如日月之华。子桑容月见了,不由一笑,道:“好一个,世上无双的公子。”

  子桑无玉行了一礼,温笑道:“无玉不知公子是……”

  “公子安好。”子桑容月亦行了一礼,道:“公子不必知晓我的姓名,我不过受人所托,来了结公子未完的心愿。”

  子桑无玉听了,默了会,笑了,他没什么别的心愿,不过是挂念着落雪罢了。只是,这一个心愿,不要也是好的。道:“劳公子费心了,无玉的心愿,没了更比有的好。”

  子桑容月一笑,道:“公子这样想,倒不想想落雪姑娘是怎样作想的?”子桑容月听得落雪二字,猛一怔愣,待回转过神,轻声道:“雪儿,或许是不记得无玉了……”

  “若说,落雪姑娘不过几日便会来此,公子可等得下?”子桑容月笑道。子桑无玉一笑,看窗外白茫茫一片雪,并不言语。子桑容月道:“若再说,公子此次回生,只有几日光景,公子可舍得让落雪姑娘见?”

  听着一句一句,子桑无玉敛下了墨玉般的眸子,心如刀割。子桑容月看子桑无玉的神色,牵唇一笑,道:“若再告诉公子,为保公子一魂,落雪姑娘吃下了寄魂红花,公子又该如何?”

  食下寄魂红花中寄魂毒,永受蚀骨钻心之痛,直至入土。子桑无玉思及此,心间一窒。子桑容月道:“公子不知,落雪姑娘就是费尽了自己的命也要换公子的命,可是公子却连见姑娘一面都不肯。未免太让姑娘痛心。”

  子桑无玉听来一句一句,心疼不已。他欲为她好,未想让她忍受蚀骨钻心之痛。子桑容月见他沉默不语,自知已说动了八九分,道:“该当如何,公子自有计较。公子才回世间,受不得外边的污浊,还是在这雪山周全。在此等候几日,落雪姑娘定会来寻公子。”说罢,转身离去。

  攸宁瞧一眼子桑无玉,跟了子桑容月去了。待二人下了雪山,攸宁道:“少主,子桑无玉同神人之主虽样貌一样,却有千般万般的不同。”

  “子桑无玉这一魂正是至温至柔的,所以这一个公子是世间无双的温玉公子。少了这一魂,神人之主才那样冷意无情。”子桑容月笑道。攸宁似懂非懂的点了头。

  白马与黑马两匹马静静候在树下,通了灵性一般,不跑不闹。子桑容月来到白马前,温笑道:“可是等久了一些?”白马似乎听懂了一般,摇了摇马头。

  子桑容月一笑,道:“这些时日在外边,风餐露宿的倒为难了你们,也是罪过了。”说罢,上了马,对攸宁道:“许久不曾回去瞧瞧,去南山取一件东西,便回了罢。”

  “是。”攸宁应下一声,上了马。二人策马往回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我不管,子桑容月是最好看的,最喜欢的   (*≧▽≦)

2020-01-18 08: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