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平生但念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023 2019.12.20 09:11

  这一厢,万俟凉将钟离丝锦送回了左相府。风轻掠,钟离丝锦抬头一看,万俟凉又不见了,不由水眸一沉。进了院子,回到房里,在镜前坐下,恹恹的,一张小脸没有一丝神采。

  “锦儿。”一声轻呼,正是万俟凉的声音,钟离丝锦抬头,看得身后的万俟凉,笑了。万俟凉看钟离丝锦面上笑容,牵唇一笑,将她抱进怀里,道:“锦儿怎么了,可是不肯跟我分开?”

  钟离丝锦把脸埋在万俟凉怀里,摇了摇头。万俟凉轻轻摸摸钟离丝锦脑袋,笑道:“我也不肯。”钟离丝锦笑了,抬头看他,站起身来,让他在镜前坐下,拿起檀木梳子,轻轻梳他如墨的青丝。

  “锦儿做什么?”万俟凉道。钟离丝锦道:“我给你束发可好?”万俟凉一笑,道:“锦儿悦意,怎样都肯。”听得答,钟离丝锦心间一暖,轻轻笑了,

  未一会,钟离丝锦便将万俟凉一头青丝束起,只见公子剑眉星目,面如冠玉,俊逸非凡。钟离丝锦看他一张脸,笑问道:“三日后,你可会去红楼?”

  “自然是要去的,我断然不敢让别人抢了锦儿。”万俟凉笑道。钟离丝锦道:“我等你。”

  “锦儿等我。”万俟凉站起身,在钟离丝锦脸颊轻轻印上一吻。钟离丝锦一愣,但见紫影一动,再寻不到万俟凉的身影。

  “小姐,你回来了。”外间传了一句,盼兮走了进来。钟离丝锦晃然回了神,应了一声。

  三日后,钟离丝锦穿上了殷红颜色的嫁衣裳,走上了红楼。锣鼓齐鸣,爆竹宣天。红楼之下,聚满了人,因武林大会将近,许多江湖人慕名而来。这会子,楼下亦有许多江湖人。钟离丝锦透过遮面的红纱往下一瞧,竟没有寻到万俟凉一抹紫影。也不慌忙,她知道他应了她,一定会来了。

  待一柱香尽,司仪说道:“请钟离小姐抛绣球!”众人听这一句,纷纷闹喊起来。钟离丝锦轻轻一笑,信手将绣球抛下。眼见着红绣球飞下,会武功的江湖人打闹争抢起来,一一要去接,不想一股子劲风来,被挡了回去。紫影一动,再看,是一个紫衣公子接下了绣球。

  钟离丝锦看得紫衣的万俟凉,掀开遮面的红纱,看清万俟凉一张脸,轻轻笑了。一时又红了眼眶子,眼泪一颗一颗砸下来。万俟凉飞上红楼,来到钟离丝锦面前,看她面上泪痕,不由心疼,将她揽到怀里。

  “锦儿,可是我来晚了?”万俟凉温声问道。钟离丝锦摇了摇头,道:“不晚,从来都不晚……”

  一旁的左相看在大庭广众之下万俟凉抱着钟离丝锦,一时恼了,过去将钟离丝锦拉走,瞪一眼万俟凉,拉着钟离丝锦走了。钟离丝锦回首看万俟凉,泪落得更凶。万俟凉冲她笑了笑,跟了上去。

  回到左相府,左相带着钟离丝锦来到书房,万俟凉亦跟了进去。左相冷哼一声,在太师椅坐下,道:“你是哪个?”万俟凉握住钟离丝锦的手,笑道:“万俟凉。”

  “万俟凉?”左相道:“别以为本相不晓得,你就是那个魔宫宫主。”万俟凉一笑,道:“左相说的不错,我便是魔宫宫主。”

  “你们这一些江湖人,打打杀杀的,没一个是正经的。尤其是你魔宫,阴阴鬼鬼的,最喜滋事,一天都不肯安生。还有你一个魔宫宫主,冷血冷意,行事狠辣,入江湖三五年就积攒了多少条人命?你不数,知府替你数,清清楚楚!别以为能瞒得过本相。就你这阎王一样的行事,别妄想娶本相女儿。就是违了皇命,戴了脚铐入监牢去,本相绝不会将女儿嫁给你!”左相说着,更怒火急心,照着万俟凉的脸摔下一盅茶杯。万俟凉不躲不闪,茶杯砸在额头,碎了一地。

  万俟凉的额头沁出血来,钟离丝锦吓着了,泪珠子狠狠落下来,忙拿帕子擦万俟凉面上血痕。万俟凉握住钟离丝锦的手,轻轻笑着摇了头,他不疼,倒怕她心疼。

  “本相女儿自小娇养,哪里受得了折磨。魔宫宫主还是早些回罢。”左相嗔道。万俟凉瞧左相一眼,缓缓笑道:“左相若恐锦儿跟着我日日飘零受怕,我便退隐江湖,不碰一件斗架之事。”

  “便算你退隐江湖,就能保齐你那些血海深仇的怨家不上门寻你?到时,你要将锦儿至于何地?”左相道。万俟凉一笑,道:“左相可是不信我?”

  左相恼得拍桌,道:“来人,将这个魔宫宫主撵出去!”话音方落,几个家丁走进来。万俟凉瞧一眼,笑道:“左相以为,我就这样不堪?”左相冷哼一声,不说话。

  “锦儿,乖,先回去。”万俟凉轻抚钟离丝锦面颊,温笑轻声道。钟离丝锦泪落不止,攥着万俟凉的衣襟不肯放。万俟凉又是心疼又是不忍,最后只得狠下心拿下钟离丝锦的手,转身出了书房。钟离丝锦看万俟凉愈走愈远,心疼如刀割,摇摇欲坠,水眸一闭,昏了过去。

  “锦儿!”左相一声急呼,万俟凉回首,看钟离丝锦欲倒下,忙闪身过去,将钟离丝锦接在怀里。紫影一动,抱着钟离丝锦往院子去。来到院子,回到房里,万俟凉将钟离丝锦轻轻放在床上,握紧她冰冷的手,输了许多内力进她体内。

  “将北堂找过来。”万俟凉说了一句。话音方落,空里一个声音道:“是,宫主。”万俟凉坐在床边看钟离丝锦苍白的小脸,轻擦去她面上泪痕,心疼如刀割。

  未一会,北堂来了,诊过脉,道:“万俟公子莫挂心,钟离小姐睡过一觉便会醒的。”说罢,拿出一颗丸药给万俟凉,道:“麻烦万俟公子给钟离小姐吃这个。”万俟凉接过,喂钟离丝锦吃下。

  左相过来瞧了一眼,也是挂心。不过朝里事忙,待了些时候便走了。万俟凉一直守着钟离丝锦,不肯离开半步。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今天下的雨不大不小,连天都阴阴的

2019-12-20 09: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