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落雪六月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317 2019.12.01 08:44

  这一厢,无玉带着万俟凉回了左相府的院子。道:“谁像你这么狂浪的。别说是她们那些姑娘,你这样来,就是我见了,也要撵你出去的。这里比不得你的魔宫,不是你要什么就能得什么,好歹尊重收敛些。”

  “我是狂浪,处处比不得无玉公子。”万俟凉哼了一声,在矮榻坐下,道:“这会子,你也太肯生气了,生生一副冷脸子,不晓得的,还以为别人家欠了你的不还呢。”

  无玉坐于书桌前,听万俟凉话语,默了。万俟凉道:“大户人家一套一套的,就是麻烦,我若劫了人往魔宫去,一应的,可省事多了。”

  “钟离小姐若不愿,你就算是把人劫了去,也是无用的。”无玉道,万俟凉撑着半边脸,叹了一声,道:“偏是麻烦。好不容易瞧上一个聪明的,人家倒先恼上我了。莫不成,让我去取悦一个女人?”

  “你知晓的,只该去做。”无玉说道。万俟凉睨无玉一眼,道:“你当我堂堂一个魔宫宫主会栽在女人手里?偏小家子气了。”

  “你不肯也得去。”无玉翻开书本看起书,道。万俟凉白他一眼,见他又看起书,道:“无玉公子,你看的书够多了,再看下去,莫成了书呆子。”

  无玉不理会,只管看书去。万俟凉躺在矮榻上,看房顶的木梁,想起钟离丝锦那张脸,不由轻轻笑了。这一个女子是玲珑剔透的,聪明得很,亦难摆弄。

  晚间,落雪吃过了晚膳,丫鬟端过来药汤。落雪扫了一眼,端过来,一口喝下了。北堂过来瞧落雪脉象,落雪喝了淡水,瞧他一眼,道:“北堂神医,你这药怕是有毒罢。”

  “落雪姑娘说笑了,既然是药,怎么会下毒在里边?”北堂道。落雪道:“好家伙,你没听过毒药这两个字?”

  “北堂听过,只是北堂从不制毒药,姑娘放心罢。这几日,姑娘只管喝下药,少做斗架之事,十五日之后,功力自会恢复。”北堂笑道。

  落雪伸出手腕,只见肌肤如雪一般白。北堂在那腕上覆了张丝巾,诊起脉。待诊罢,北堂收了丝巾,笑道:“落雪姑娘脉象平稳,身子养的不错。”

  “北堂神医,偏在这右相府守我一个没事人,真真要让我受不起。”落雪道。北堂道:“落雪姑娘此言差矣,再大的事,也比不得公子的吩咐。”

  落雪一笑,道:“你们一伙人神神鬼鬼的,我晓得什么。”北堂道:“落雪姑娘好生养着身子,北堂告退。”说罢行了一礼,走了。

  正微风过,落雪撑着半边脸,看窗子外边要落下的太阳,几个丫鬟在院子里嬉笑打闹,又跑到落雪房里,一个丫鬟凑过脸来问落雪:“表小姐,你生下的时候,天可是落着雪的?”几个丫鬟听了,纷纷看过来。

  落雪笑了,道:“我生在六月的大夏天,哪来的雪?”丫鬟们嬉笑着,道:“那,是不是表小姐跟个雪娃娃一样白?就取了这样一个巧名。”

  落雪没有说话。她为什么叫做落雪,她也不晓得。她的母亲只留下这一个名字,便撒手人寰了。

  日将落之时,汉王府的小厮过来,言说要见表小姐。管事把小厮带到落雪院里。那小厮进去,只见屏风里印着个纤影,行了个礼,道:“见过表小姐。我家王爷说十五日白日也办了个宴,请表小姐去了吃吃食。”

  “我去便是,你且回了罢。”屏风里传来清灵的声音,小厮应一声,走了。丫鬟听了,问道:“表小姐去汉王府,可要做套新衣服,打扮打扮?”

  落雪撑着半边脸,倾国倾城的脸上无一丝欣喜之意,道:“你们悦意,瞧着怎么办就怎么办罢。”得了话,几个丫鬟兴兴忙开了。落雪生得这样美,偏生不喜敷朱粉、描红唇。虽已倾国倾城,打扮一番,肯定要让人更移不开眼。一通备珠钗衣衫,末了又不晓得落雪悦意什么样式。又跑了回去。

  “表小姐可还要穿红衣裳?换一换别的颜色?”丫鬟问道。落雪伏在桌上,懒懒地眯着眼,道:“随了你们去。”丫鬟们面面相觑,又跑到一边,不停不休地说起来。

  “给表小姐备件粉衣裳罢,大家的小姐都这个模样呢,可好看了。”

  “不行,那可就扎堆了,况且表小姐那么出尘的气质,怎么适合粉衣裳?”

  “那还不如红衣裳吧,表小姐穿着很是好看……”

  “不可,这是汉王生辰,可不能穿红衣裳,会抢了好兆头……”

  丫鬟们论说了许久,没个定论。去问落雪喜欢何种颜色的衣裳。落雪默了会,想起子桑无玉的一身白衣裳,凤眸微敛,道:“白衣裳。”

  丫鬟们犯了难,去生辰宴是万万不可穿白衣裳的。

  “做件白衣裳罢。”落雪说下这一句,起身往里间去了。丫鬟们大眼小眼瞧了瞧,还是依言去了。

  落雪在窗前坐下,看在楼阁间隐了大半的夕阳,长睫微扇,红唇缓缓勾起抹浅笑。

  正是时,淮生从皇宫回来,丫鬟来说落雪要做白衣裳,更要穿了去汉王府宴。淮生听罢,想起常着白衣的子桑无玉,默了会,道:“做罢,她欢喜便是。”

  丫鬟得了令,只好下去备衣裳。淮生思量些许,还是去了落雪院子。推开雕花木门,透过书画屏风依稀见得一抹纤细红影,只是那消瘦的身影恰如迎风倒。

  “雪儿。”淮生轻轻唤了一声,走过屏风。落雪回首,看得淮生,牵唇一笑,唤了声表哥。逆着光影,落雪一张脸如画倾绝,水眸盈润,如雾般温柔缥缈,黛眉似墨烟,一缕暗动愁绪,直叫人心疼。

  淮生看落雪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不由叹了一声。太美了,只会遭致祸端。道:“你可想好了,真愿去汉王府?”落雪应道:“是的。”

  “若是不肯去,推了也是好的。不必为难自己。”淮生默了会,又道:“去了,也不知要生出什么事来。”

  “表哥安心些罢,我总不会在汉王府丢了。”落雪笑道。淮生道:“我不怕你在汉王府丢了,只是,雪儿还念着子桑无玉?”

  落雪轻轻笑了,淡淡凄清,瞧不出一分半点的高兴。道:“无玉,是没了……”淮生看落雪无丝神采的小脸,道:“现下,我不怕你念着无玉,倒怕你念着子桑无玉了。我瞧了清楚明白,无玉公子是个极好的,你若念他,我是没半分忧虑的。”

  “好好的,表哥你可是受了他的调唆,反倒说起他的好话来。”落雪笑道。淮生道:“无玉公子哪里调唆了我,你安心罢。”落雪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淮生又同落雪说了些话,叮嘱好生养着身子,才走了。房门被轻轻合上。落雪抬头看那半片天,太阳已没了影,独留几片残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