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多是思忧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158 2020.01.21 09:38

  趁着早,北堂去了莫茉院子。来得里间,见莫茉呆呆愣愣坐在床上。北堂过去行了一礼,道:“北堂见过茉小主。”

  听得声,莫茉侧过脸看北堂一眼,道:“北堂,我是病了吗?”

  “茉小主是病了。”北堂道。莫茉淡淡一笑,道:“北堂你可知,昨夜可是玉哥哥带我回的?”

  北堂道:“北堂不知,茉小主问公子便可。”莫茉思起无玉,心头一痛,眼眶子不禁红了。

  丫鬟将一方帕子覆在莫茉手腕上,北堂上前诊了脉。末一会,北堂收了手,道:“茉小主思忧多过,惹了心病。”

  “思忧多过……”莫茉轻轻念着这四个字,眼泪砸下来,不止不断地。自三年前离了神人之境,思忧便没有断过,一日一日地愈浓。当初梅隐同她说,若无玉念着她,无论多久,都会念着她。她信了,任着性子出了神人之境。可是,她从来都知晓,无玉从来没有念她分毫。

  床边的丫鬟见莫茉泪落,也掉起泪来。北堂不宜久留,同丫鬟说了些戒口的吃食,行了礼退下。

  丫鬟将帕子奉上,莫茉如同呆却一般,只顾泪落。丫鬟见了,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待无玉醒来,已近午时。守在床边的落雪笑道:“醒来了,吃饭罢。”无玉坐起,倒想了起一些事来,道:“昨日我不在,你可好好吃了饭?”

  落雪刚要说话,外边的侍女正走进来。无玉对侍女道:“你来说,雪儿昨日可吃了多少?”

  “尊主,落雪姑娘昨夜里没吃,今儿起来也是没吃什么。”侍女道。无玉听了,捏了落雪脸颊,道:“我不在,尽由着你胡闹。”

  落雪撇了撇嘴,告了几个饶。无玉冷起了脸,道:“身子不大好,饭还不愿吃,真是把你惯了坏了。”落雪道:“好的,坏的,一应的都是你惯的。”眼瞧着落雪,无玉无奈叹了一声。哪承想,如今就是凶她,也没有半分用处了。

  来到外间。上了饭桌。落雪左瞧瞧右瞧瞧,虽然桌上的菜品尽是合胃口的,就是不肯多动几下筷子。自从落雪在大佚跟着无玉起,饭桌上摆的都是落雪喜欢的,奈何这前世讨债来的就是不吃。无玉几回气得不轻,说得她来,她却是不听。

  这一回,落雪吃了小半碗就放下了筷子。无玉盯过来,落雪撇了嘴,抓过无玉的碗,埋头吃起来。

  没了饭碗,无玉便拿过落雪的,吃了下去。

  吃过饭,无玉问落雪:“可愿同我去瞧瞧茉妹妹?”落雪点了脑袋。无玉便牵了她的手,走出主殿。未一会,来到莫茉的院子,才来到外边,便听得里边的丫鬟在哭:“……小主,你身子本就不好,这会子还不吃药,你,你这是要心疼死我们……”

  无玉与落雪相看一眼,没有说话。走进去,见莫茉恹恹坐在床上,冒着热气儿的药汤摆在桌上,几个丫鬟在旁边站着抹眼泪,看无玉与落雪进来,纷纷行了礼。无玉端了药汤来到莫茉床前,温笑说道:“这会子怎么了,哭哭闹闹的?”

  “倒没什么。”莫茉瞧无玉一眼,轻轻笑道,接过碗,也不顾冷热,一口把药汤全灌下去,喝急了直咳嗽。丫鬟忙把温水喂给莫茉,才好一些。莫茉这才看得一旁的落雪,笑道:“落雪姑娘也来了。”

  落雪笑了,点了头。莫茉笑着低下头,她竟然不晓得说些什么。

  无玉牵着落雪在一旁的小榻坐下,丫鬟奉上茶来。落雪呷了一口茶,听无玉对莫茉道:“此番回来,身子还比三年前弱了。到底是这境内养人,且不要走了,安生在院子养着罢。”

  “知晓了。”莫茉笑道。“不知落雪姑娘来自何处?”

  “我自南山来。”落雪笑道。莫茉一愣,道:“南山如何住人?哪里都是猛虫毒兽。”

  “南山虽多是猛虫毒兽,还是可住人的。”落雪道。莫茉一笑,道:“那住的,可不是一般的人罢。”

  落雪笑了笑没说话。无玉握住落雪冰冷的小手,道:“南山虽同别的有些不样,到底能住人。里边的人同外边的人是一般的。”莫茉听了,点了头,不言语。

  再说了些话,不一会,鹤枯来寻无玉,说是大长老来了,无玉对落雪道:“你若肯,便同茉妹妹多说些话,若不肯,便回罢。我先去了。”落雪点了头,无玉一笑,跟鹤枯去了。

  莫茉看无玉的修长身影愈远,眼泪落了下来。丫鬟拿了帕子过来,莫茉呆呆着不去接,于是丫鬟也跟着哭起来。落雪瞧她主仆几人,只静静瞧着,不言语。

  哭了一会,莫茉堪堪止住泪,让丫鬟退了下去,道:“让姑娘见笑了,姑娘来这,不同姑娘说笑,倒哭起来。”落雪牵唇一笑,摇了摇头。莫茉道:“前几日怠慢了姑娘,姑娘不同我计较,这会子还肯平平和和在这同我说话。偏也是我的过错,扰了姑娘清净。姑娘若肯,骂我几句也是好的。”

  落雪看莫茉苍白的小脸,道:“茉小主这几日受尽了折苦。”莫茉听后,眼泪又落下来,道:“姑娘这样聪明,如今这一副模样,也是以往造过罪的。玉哥哥肯娶姑娘,姑娘若肯,更是好的。玉哥哥自小爱看书,半日一日的只看书不理人也是常有的,姑娘见了,千万不要恼。玉哥哥向来如此,就是主后,也说不动的。”

  “茉小主说的,我记着呢。”落雪道。莫茉抬头看落雪,落雪发间的海棠簪子尤是好看,海棠花开殷红,绚烂夺目。道:“姑娘这一个簪子上的花好看。”落雪笑了笑,这一支簪子还是以往无玉插在她发间的。

  “姑娘可肯嫁给玉哥哥?玉哥哥会待姑娘好的。”莫茉一双盈满泪的眸子看落雪,颤声说道。落雪淡淡一笑,道:“茉小主,你就肯了?”

  莫茉听落雪话语,晶莹的泪珠子落了下来,滚烫的泪珠狠狠砸在手上。落雪拿起桌上一方帕子,轻擦莫茉面上泪痕,轻声说道:“你是好的,他也是好的,偏我是不好的。”

  落雪一张脸美得倾国倾城,淡笑嫣然,恍若神妃仙子。莫茉看落雪,不觉又心酸,低下了脸。落雪把帕子给莫茉,道:“茉小主好生歇息,我便先走了。”说罢,出了屋子。莫茉看她一抹殷红影愈远,泪盈满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