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安息原上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632 2020.02.06 09:09

  十一月始,魔巫一族青衣使者攸宁将战书送至神人之境,当日,神人之主接下战书,应下安息原上一战。

  消息传过来,落雪一愣,道:“下个月便是十二月了,神人一族不去极寒之地抢圣令,倒有兴来打仗?”

  子桑容月一笑,道:“雪儿,就算这一个月是十二月,神人之主还是会应下的。”落雪瞧一眼子桑容月,笑道:“容月,你倒了解他。”

  “神人之主是容月见过的最厉害的人物,自小登神主之位,即位以来,神人之境愈发繁荣昌盛。虽游戏人间三年,看似各地事商,不理境内之事分毫,境内却更为安宁。”子桑容月道。

  落雪一笑,道:“如此说来,容月可怕他?”子桑容月摇了摇了头,道:“容月不敢怕他。”

  “没关系,我陪着你。”落雪握住子桑容月的手,笑道。他二人的手都是冰冰凉凉,没有一丝温度。子桑容月反握住落雪的手,看她一张小脸,道:“雪儿,你可真愿意陪着容月?”

  “我愿意。”落雪道。子桑容月笑了,笑颜纯澈干净,没有一丝杂质。

  青衣使者走后,大长老问无玉:“尊主为何要应下这一场战?”无玉看手里的战书,战书之上是子桑容月的字,修正有节。说道:“这一场战,很快就会过去的。”

  “几乎每一代,神人一族与魔巫一族都会在安息原对战。这一战,终究是不可避的。”四长老道。

  “确实是不可避的。既然时候到了,便不能再避了。”无玉笑道。大长老道:“每每都是魔巫一族的匪终将军领兵作战。可这一世的匪终将军从未听得。莫不是,魔巫一族已寻得了匪终将军?”

  无玉墨眸一敛,道:“魔巫少主自然是寻得了匪终将军,不然也不会拿战书过来。”

  “那,这一世的匪终将军是怎么一个人物?”八长老问道。无玉没有说话,一双墨玉般的眸子如海如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这说什么?等过些日子,往安息原上瞧一瞧不就知晓了?”六长老道。大长老道:“也是,待打开了,往原上瞧一瞧,便晓得那一个匪终将军是什么一个人物。”

  再说了些话,无玉吩咐备下军事,八位长老便退了下去,筹备一应事务。无玉坐于窗下,看外边榕树下的秋千,晃一怔愣。

  鹤枯端了茶进来,道:“公子,我往这一边来时,听长老们在说匪终将军。公子可晓得这一世的匪终将军是什么一个人物?”无玉一笑,道:“我又没见过匪终将军,怎么晓得?”

  “那公子猜猜。”鹤枯笑道。无玉想了想,恍然想起一抹殷红的衣袂,面色一变。鹤枯看无玉的脸色,道:“公子怎么了,可是想到了什么?”

  “不过是混想,不必在意的。我乏了,你去罢,不必再理我。”无玉道。鹤枯虽疑惑,还是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无玉看榕树下的秋千,揉了揉发疼的眉心,不觉间烦闷不已。

  安息原位于九州西南端,是神人之境与魔巫之境交界的土地。外围深林环绕,远离人烟。原上常年弥漫着有毒的雾障,只有当神人与魔巫两族开战之时,雾障才能散。如此,更因畏惧神人与魔巫两族,人间各国都不敢占这一块土地。

  但近年来,比南郡国与百里郡国两个郡国开辟疆土,各自占据深林,离安息原正近。尤是比南郡国,离安息原只寸土之距。

  因怕危及无辜,无玉与子桑容月皆修书一封给比南郡国的现任郡主花南离,望比南郡国子民能离安息原远一些。没承想,花南离竟回信请二人往花楼一聚,细细商量。

  彼时无玉与子桑容月接到回信,已各自带兵到达安息原。人间之人常常说比南郡国的郡主花南离空空生得一副好样貌,不学无术,常日流连烟花之地。如今一看,倒有几分纨绔的样子。

  鹤枯将信送到无玉手上,无玉瞧了,淡淡一笑,道:“好一个郡主,行乐倒从不肯缺下。”鹤枯道:“公子可要往花楼去?”

  “去,哪里就不去了?到底要去见一见比南郡主,不能失了礼。”无玉笑道。鹤枯撇了撇嘴,道:“鬼知道那个比南郡主是什么一个怪胎,千万不能把公子带累坏了。”

  无玉一笑,道:“你还怕他把我带累坏了?往些经商那些日子,哪里没去过?什么没见过?这会子,你倒怕他一个把我带累坏了。”

  “以前是以前,哪一个敢说?这会子在这里,毕竟是花楼,我怕污了公子的清白名声。若是给主后、八位长老知晓了,还不知要怎么折腾呢。”鹤枯皱了一张脸,道。

  “又不是偷鸡摸狗的,你怕些什么?罢了,你去罢,备了车马。”无玉笑道。鹤枯吸了吸鼻子,还是退了下去。

  这一厢,攸宁将消息带给子桑容月,子桑容月听了,笑道:“那便去罢。”攸宁一愣,道:“少主清清白白的一个,怎么能去那样脏的地方?少主就是不去,也是可以的。”

  “虽是花楼,也见不得样样都是脏的。就是礼数使然,也该去的。”子桑容月道。攸宁道:“攸宁知晓了。”

  “雪儿呢?”子桑容月问道。攸宁道:“落雪姑娘往外边去了,不知做什么。”子桑容月一笑,道:“随雪儿去罢,会回来的。攸宁,备好车马,我们便走罢。”

  攸宁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待至晚间,比南郡中的烟花巷热闹起来,丝竹舞乐纷起,欢声笑语不绝。

  鹤枯驾着马车来得花楼,正看得对边一辆马车来,青衣的攸宁骑马跟在马车旁侧,想来那一辆是子桑容月的车马。

  攸宁亦看得了鹤枯,一张冷面向来没什么神情。

  两辆马车纷纷停了下。鹤枯往车厢喊道:“公子,到了。”不一会,无玉掀了车帘下来,子桑容月亦下了马车,二人相看一眼,无半分意外。

  “容月见过无玉公子。”子桑容月看眉间朱砂的墨衣公子,温然笑着行了一礼。

  无玉看子桑容月,他生着一张玉面,一双蓝眸,白发如银,笑颜清润,丰神俊秀,犹如天间的神秀精灵。无玉牵唇一笑,回了一礼,道:“无玉见过容月公子。”

  “无玉公子请,”子桑容月笑道,无玉一笑,一双墨玉般的眸子幽深如渊,叫人识探不清。道:“容月公子也请。”二人礼让一番,一同走进了花楼。攸宁与鹤枯亦跟了进去。

  进得花楼,红影绿影乱,暖乐软语杂,酒香堆积。未走几步,但见一个红衣公子揽着几个女子摇摇晃晃走过来。红烛光下,看清那红衣公子一双凤眸,唇若涂脂,芙蓉如面,长身玉立,仪表堂堂,好一个翩翩公子。但行为放荡不捡,败絮其外。细细一看,红衣公子一双凤眸中却有万分的清明。

  “神人之主,魔巫少主,我便是花南离。”红衣公子揽着几个女子来到二人面前,淡淡笑道。二人见了一礼,花南离笑道:“未曾想,神人之主与魔巫少主竟亲自前来,真真要吓傻花某人。”

  无玉看放言不羁的花南离,道:“不敢,不敢。”花南离一笑,一双凤眸紧紧盯着无玉,暗暗之中似又几分厌恶,道:“好家伙,你有什么不敢的?满天下就数你本事大呢。”

  无玉一笑,道:“郡主说笑了,天下人有本事的多了去了,无玉是万万比不得的。”花南离一冷笑,凤眸流转,笑道:“干站着做什么?楼上早早备好了美酒美人,可只等二位来。二位既然来了,便随我上去罢。”说罢,揽着几个女子上楼去了。

  无玉与子桑容月相看一眼,但笑无言,随花南离上楼去了。攸宁与鹤枯便守在了下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