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辘轳金井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066 2019.12.07 08:56

  未一会,马车就到了汉王府。未下车,外边喧闹之声便传耳不绝。无玉瞧一眼落雪,牵唇一笑,除却今年,汉王府可从未在白日办生辰宴。道:“这个宴,可是为你办的。”

  落雪瞧无玉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轻轻一笑,道:“没承想,无玉公子竟是个酸坛子。”无玉听了,一声冷笑,将书放下,道:“你倒说说,我怎么就是个酸坛子了?”

  “你个家伙,偏同我嘴硬。”落雪笑道。无玉未说话,掀了车帘出去。

  一身锦衣的即墨立于府门前,双眸瞧着来来往往的人,却一个个不是他所寻之人。移眸一看,晃见得无玉。无玉瞧见他,牵唇一笑,清雅若谪仙,俊美无俦。

  即墨回以一笑,那墨衣的公子便似误入凡尘的神祇,温雅俊逸,行动间无一丝烟火意味。

  落雪掀了车帘出来,给无玉握住手,无玉的手很是温暖,她抬头看他,他浅浅笑着,尤像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无玉公子。无玉扶着落雪下了马车,轻声在她耳边道:“午时需得回去喝药。”她听了,笑道:“我今日乖一些,你便不要逼我喝那个黑乎乎的玩意了,好不好?”

  “休想,由不得你。”无玉道。落雪无奈笑了笑,无玉公子纠闹起来,真真比骂街的泼妇还难摆平。道:“好家伙,我的身子现下好了许多,疼也不疼了,你就别挂心了。”

  “胡言乱语,你的身子你哪里晓得。我若不上些心思,你这一个身子早要给你败坏掉。”无玉道。落雪听了,一时没了言语。

  来往的宾客瞧无玉与落雪纷纷呆住了。他二人美若画中,笑语谐然相执手,自若天成。即墨看同无玉浅笑嫣然的落雪,墨眸一敛,一张脸上没什么别样的神情。

  无玉牵着落雪来到府门前,行了一礼。即墨瞧着落雪,落雪抬头看过来,牵唇一笑。即墨便笑了,道:“无玉公子,落雪姑娘,里边请。”

  时已不早,宾客来了不少,一殿丝竹管乐飘,酒香堆积,中又彩衣舞者,水袖轻扬,袅袅似烟。侍者来引路,道:“无玉公子、落雪姑娘你两个是坐在一处的,这一边请。”听了侍者的话,无玉与落雪相看一眼。不知是怎么个安排,两人竟坐在了一起。

  二人随侍者来到座位,侍者行了一礼,静静退了下去。才坐下,无玉便对落雪道:“管好你的嘴,可不许贪酒吃。”落雪撑着半边脸瞧他,无奈笑道:“我从来不爱吃酒,这会子你又来管,更吃不得了。”

  无玉端起茶壶,倒下一杯茶,给了落雪,道:“如此更好。”落雪端起茶杯来,呷了一口,笑道:“是好了你,哪里就好了我了?”

  才坐下不久,便有许多人来寻无玉,笑谈间免不了喝酒。落雪看过去,只见无玉杯酒尽下,还未有一分醉态,浅笑清俊依然,不失一分风雅。

  “无玉,你不肯让我吃酒,自己却吃那样多。”落雪道。好不容易得了闲的无玉坐下来,道:“别的吃得,独独你吃不得。”落雪一撇嘴,拿了桌上的糕点咬了一口,又觉甜了,不肯吃了,道:“你这人,怎么吃那样多都不醉的?我吃酒不多,没过几碗就醉了不成样子。”

  “吃不过便不要吃。”无玉放下手中酒杯,道。落雪顺手将吃了一半的糕点递给了无玉,落雪笑盈盈瞧他,倒要看他接不接。道:“无玉,我吃不下这一个了。”

  “吃不下了,给我瞧做什么,我还能吃得下不成?”无玉笑道。落雪盯着无玉,也不说话,只点了点头。无玉无奈笑了笑,还是接过那半块糕点,吃了一口,甜腻得不行。

  “无玉,这糕点甜不甜?”落雪瞧着无玉,笑问道。无玉道:“甜了发腻。”落雪听了,又把一块糕点给无玉,道:“你吃这个,兴许喜欢呢。”无玉接过,吃了一口,淡淡清清的甜,倒合他的喜好。

  “你喜欢这个。”落雪道。无玉瞧落雪一眼,笑道:“你怎知晓?”落雪一双水眸盈盈瞧着他,浅浅笑道:“我怎知晓?你虽不挑食,却更喜欢淡味道的吃食,连带着我也不肯吃那些油腻腥重的。你喜欢糖葫芦,却总嫌吃多了生蛀虫,逼着也不愿吃一个。我原本不吃的,为了逗你,也喜欢了。”

  无玉听罢,牵唇一笑,落雪说的,是子桑无玉,更是他无玉公子。落雪紧紧抓住他袖子,面上笑意猛然褪下,道:“你诓别的就算了,偏生要来诓我,也不瞧瞧我是哪一个,哪肯轻易给你诓去了。”

  “你是神是魔,是妖是仙,我全然不在意。”落雪道。无玉牵唇一笑,道:“什么是神是魔,是妖是仙?你想的什么?”

  “无玉公子,我想的都是你一个而已。”落雪咧嘴笑道。无玉拂开落雪的手,道:“孟浪女,你也当我是好诓骗的不成?”

  “不试试,怎么能成?”落雪笑道。无玉墨眸一敛,默了会,道:“一月后,送你回南山。”

  “那便给我一月。”

  暖风入,青丝散。落雪轻轻说着,浅笑如斯。无玉笑了,没有说话。

  笙歌奏,宴始。歌舞齐,酒香堆。落雪无心歌舞,只静静坐着,瞧着无玉发痴。无玉有时瞧落雪一眼,也不太理会。未几,外边满阵骚乱,声响杂大。

  “外边生了何事?”即墨问道。门外的小厮跑过来,道:“王爷,外边有个背着大刀的汉子,说来寻红衣妖仙呢。”

  闻此言,众人不禁看向落雪,但落雪今日着一身白衣,却不是红衣裳。落雪看众人瞧过来,轻轻一笑,霎那芳华现,风华绝代。众人瞧了不由得呆了又愣。

  “喊了他进来,瞧瞧哪一个是红衣妖仙。”即墨冷声道。小厮应一声,跑了出来,不多时,带了个背刀的汉子进来。那汉子一进来,拜了一礼,道:“汉王爷万安,草民今日来是来寻灭我师门的红衣妖仙。”

  “哦?”即墨勾唇一笑,面上神情阴晴不定,道:“你且指来,哪个是灭你师门的红衣妖仙?”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前一天,我生生把同学穿的高领毛衣的那一圈领子看成了ta的双下巴,要命的是,还毛毛躁躁喊了出来。好吧,想像一下我的下场……   (͡°ᴥ͡°ʋ)

2019-12-07 08: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