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四儿四儿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705 2020.01.08 09:30

  落雪抓了无玉的袖子,笑道:“我这样一来,倒是吓走了你的虞美人。”无玉斟了杯茶送到落雪唇边,道:“好生着,说什么我的你的,我可消受不起。”落雪低头喝下一口茶,倚在无玉怀里,凤眸一敛,轻声道:“你可知我为何生在南山?”

  无玉修长的手轻轻理着落雪如墨的长发,没有说话。落雪抬头看他,笑问道:“无玉,你猜猜,我叫什么?”

  “落雪。”无玉道。落雪摇了摇头,道:“你说的哪一个落?”无玉捧起落雪的半边脸,温笑道:“我不猜,你来说。你说了,以往我一定记得的。”

  “冬日里落雪的落字,你可记得了?”落雪笑道。无玉一笑,道:“你说的都是,我记得了。”落雪握住无玉温暖的手,道:“我不从他们的姓,从我母亲的姓。自三年前出嫁那一遭,移我出族谱,我便与他们家再无什么瓜葛。”

  落雪轻声说着,一双水眸迷迷蒙蒙的,似悲似怨,叫无玉瞧了心疼,把落雪抱在怀里,道:“我知晓了,往后不必理他们,我伴着你。”落雪听无玉的言语,轻轻笑了。

  落雪原不姓落,是洛。落雪的母亲是洛家三老爷的妻子。那时候,洛家里主位争得厉害,落雪才几月大时,三老爷给另几位老爷暗地里算计殁了。他们又随意寻了由头将落雪母女赶出洛家。落雪母亲本姓落,便将落雪的姓改了。纵然出了洛家,洛家也没放过她母女二人,处处追杀。被逼无路,落雪母亲上了南山。奈想南山毒虫猛兽如此之多,落雪母亲为护着落雪,伤得遍体鳞伤。南山老人发现她二人时,落雪母亲已奄奄一息。撑着最后一口气把落雪托付给南山老人。落雪得知这一些,还是十几年后。她下了山,原是想去洛家相逼问寻仇,却反被洛家用父亲尸骨相逼,嫁与子桑薄野。

  正是黄昏时候,无玉在书房忙碌,落雪闲下了,便出了外边晃荡。出了这一个殿,见外边亭台楼阁,花树间或掩映,青鸟飞蝶舞,尤是一番好景致。夕阳淡黄温暖的光晕轻轻落下来,映着地上,更是朦胧光景,入眼惊艳。

  走了些路,落雪走上一条生满槿花的小道,看得洛虞迎面走来。洛虞瞧见落雪来,迎了上去,握住落雪的手,笑道:“四儿,可是又见得你了。”落雪笑道:“大姐姐方方从哪里来的?”

  “才去了主后殿里问候,因多说了几句话,出来太阳就要落下了。”洛虞道。落雪道:“主后同大姐姐倒好一些。”洛虞一笑,道:“倒没什么好不好的。只因我同父亲多来了神人之境几回,主后瞧了眼熟,就多说了些话。”

  “也是好的。几年不曾往洛家去,不知家里几位老爷身子可还好?”落雪笑道。听了这话,洛虞神色不曾变,倒是身后跟的丫鬟竖了眼,道:“四姑娘不合这样……”不过才说了几个字,洛虞忙止了她,对落雪笑道:“劳四儿这样记挂了,家里父亲、叔伯的身子都还好,几位老爷这几些年还往外边做生意呢。”

  “如此便好,大姐姐回去可要警醒那几位老爷,好生养着身子,千万别磕哪碰哪了,没等我去探望就躺在了床上。”落雪慢悠悠笑道。洛虞瞧一眼黄了脸丫鬟,挥退了她。

  待丫鬟退下,洛虞拉着落雪来到前边一个亭子里,道:“四儿这样不喜欢他们,我也没什么办法。本就是遭了罪的,这一辈子,索性都要还不了了。只是我瞧着,你同尊主的关系不浅。我瞧着也喜欢,可更是挂心一些。”

  落雪听了,笑道:“大姐姐有什么挂心的?”洛虞道:“你原先没来过这里,不晓得这里的光景。这境里原是有一个受尽宠爱的小主,神主殿里没一个不是宠着她的,就是尊主,也满是喜欢。这一个小主,叫做莫茉。这里人称她为茉小主。主后向来喜欢茉小主,让茉小主在殿里长住,还认了做亲女儿。茉小主性子玩闹,胡混起来比魔王还厉害。就是我来了这里,也愿不同她说多说一句。”

  ”别人瞧不出来,我倒瞧了出来。茉小主虽名上是尊主的亲妹妹,暗里可对尊主生了别样的心思。三年前,茉小主因与尊主赌气,跟别人离了神人之境。说是没三年不回。算算日子,没几日,这一个天地胡闹的魔王就要回来了。我担心你,要得她的奚闹。”

  落雪一句句听来,只淡淡笑了,道:“大姐姐担心我?”洛虞点了头,道:“四儿生得这样好看,她看了,由不得要做出些什么事情。”

  “大姐姐不必担心我一个,我这样的人,骂也受得,打也受得,疼更受得。”落雪笑道。洛虞还是挂心,又多嘱咐了几句,才走了。待洛虞几人远去,落雪依旧留在亭子里,静静坐着发痴呆。

  这一厢,无玉从书房出来,寻不见落雪,又来到外边,循着留在落雪体内的那一丝灵力,来到一个小亭,落雪正呆呆坐着。无玉走过去,将落雪抱进怀里。落雪这才回了神,抬头瞧一眼无玉,笑道:“你怎么又找过来了?哪个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没哪个告诉我,我若想找你,无论你在哪里,就是天涯海角,都是找得到的。”无玉道。落雪一笑,道:“神神鬼鬼的,也不告诉我是怎么一个缘故。”

  “不告诉你缘故,你只记得,躲不过我便是了。”无玉笑道。落雪咧嘴笑了,并不说话。

  无玉握住落雪冰冷的纤手,道:“许久未问你,你的生辰是哪一日?”落雪瞧了无玉一眼,道:“你还记得来问我。亏我清清楚楚记得你的,你倒从不曾来问我。”

  “是我的过错,这样的事竟给忘了。”无玉道。落雪一笑,道:“别人家的,你什么都不忘,独独我的,就是问一声都是不肯的。也就我这样不要什么的,你能不记得。”

  这会子,落雪倒有了闷气。无玉不由哭笑不得。落雪道:“我的生辰八字可比不得别人家正正经经的姑娘,跟你的生辰八字冲得很呢。你还是不晓得的好,免得冲你的幸运。”

  “我还怕你冲我的幸运?好好的,你说什么去了。”无玉温笑道。落雪牵唇一冷笑,道:“我的生辰时候可比你的生辰时候晚了一年,说来,你还大我一岁呢。我生在六月的大暑天,就是前些时候,落雪那一天。”

  “竟是过了。”无玉思量些许,说道。那一日落雪,竟是落雪的生辰日。落雪牵唇一笑,道:“一十几年在山上,我自己不晓得哪一日是生辰,从没人给我过生辰。我向来以为自己生在大雪天,直至下了山,进了洛家才晓得。哪承想这样一个名字,竟没什么别的意味,不过是胡乱取下的。”

  无玉听着,摸了摸落雪如墨的长发。落雪抬头看他,道:“你倒是厉害,这一个生辰日,生生弄了一场雪出来。真真要把人吓煞。”

  “只要你悦意,怎样都是好的。”无玉笑道。落雪一笑,道:“我若是悦意,你还能拿你的命出来不成?”无玉道:“你若是肯,也是好的。”

  “胡言乱语。拿了你的命,我怕也是要活不成了。”落雪道。无玉一笑,牵起落雪往回走,温笑道:“这天就要黑下了,先回罢。你下一回出来,好歹拉上我,免得弯弯绕绕的让你识错了路。”

  落雪抱住无玉一只的手臂,道:“无玉,走了远了,我腿脚乏了,走不太动了。”无玉瞧落雪一眼,她睁着一双如水的眸子看他,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上是纯澈干净的笑容,他不禁心软,道:“也就是你这一个,偏生最不让人省心。下一回再不顾身子,独独一个跑出去,我也不来管你了。”

  虽那样说着,无玉抱起落雪。落雪抓着无玉的衣襟,看他一张俊美无俦的脸,轻轻笑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家里的狗狗,几个月不见,我一回来就要跑过来咬我(≖͞_≖)

2020-01-08 09: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