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花灯红楼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544 2020.02.07 10:05

  再说落雪策马出了城池,来到比南郡主府,想见师兄花南离。

  落雪停了马,守门的小厮瞧见了落雪,认了出来,道:“姑娘来这里可是找郡主?”

  “正是了,不知师兄可在府上?”落雪道。小厮道:“姑娘来晚了,郡主早些时辰便往花楼去了,夜里许就不回了。姑娘想见郡主,可在府里住下一晚也不迟。”

  落雪听了,不由无奈。这个师兄花南离向来不肯做正经事,旁门左道的倒是厉害。现下有一个郡国,偏是不管不顾的,还一门心思往就往花楼去。前几回,落雪来比南郡,三天来,就没见花离南在府里歇一晚,夜夜歇在烟花地。

  “姑娘可要在府里住下?”小厮问道。落雪道:“不必了,我抓奸去。”说罢,策马往花楼去。

  小厮听了,呆呆愣愣地看落雪一抹殷红影愈远,还是没反应过来。

  落雪来到花楼,下了马就往里边去。里边的人见落雪一个女子进来,满是一愣,又看落雪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美胜倾城,恍若神妃仙子,不禁一个个都像失了心魂的模样,只知呆呆瞧着落雪。一时,嘈杂的花楼竟静了下来。

  老妈妈瞧着落雪先是愣了几愣,又缓了缓神,走过去,笑道:“姑娘好好的一个来这里做什么?这一个地方,清白人家的姑娘可是不能的。不过,若是姑娘肯……”说着,老妈妈上下打量着落雪,不禁又呆了呆,不知天下竟有如此倾城之人。

  “我呀,我来抓奸呐。”落雪笑道,清润的声音响起来,如玉珠落盘。落雪上了楼,老妈妈往追上去,喊道:“哎呦喂,好姑娘,这地方可不能乱逛的,好好的,早早出去才好呢。”又见落雪往花南离常来的包厢去,不由大惊,道:“姑娘往那里去做什么,那可是郡主的房间呐!”

  站在一边的鹤枯往上瞧一眼,对攸宁道:“落雪姑娘可是去抓你家的奸?”攸宁冷声道:“我家少主从来洁身自好,从不做鸡鸣狗盗之事。怕是抓你家的奸。”

  “哼,我家公子才是洁身自好,肯定是抓你家的奸!”鹤枯吐了吐舌头,道。攸宁瞟了一眼鹤枯,冷面无言。

  鹤枯见攸宁面冷如冰,又不肯理自己,不禁再哼了一声,

  落雪来到包厢前,打开房门,但见里边的花南离揽着几个女子在喝花酒,走了进去,过去就揪着花南离的耳朵把他揪了出来,老鸨见这一个光景,吓得登时站住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花南离的耳朵给落雪揪得疼,待看清落雪,不由一愣。落雪一冷笑,道:“花南离,好你个家伙。你说回西南了,我还以为你砍树抓蚱蜢去了,没承想,还敢逛花楼,吃花酒。你说你会回去看我,一年到头,连个信都没有,黑心没肺的。”

  “你干嘛,”花南离扒开落雪的手,道:“我干了什么,你就揪我耳朵?你当是吃白饭的猪,不疼的?”

  “我不仅要揪你耳朵,我还要打你呢我!”落雪道。花南离哼了一声,面上满是嫌厌之色,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打小就骑着老虎追着我满山跑,没差点咬死我。这会子还不放过我。这可是我的地盘,我才不会被你欺负呢。”

  落雪道:“叫你不要逛这破地方,叫你不要乱吃酒,就是不听,就是不听。要是山里的老虎在这里,就是咬死你,都是便宜你了。”说着,打了花南离几下。

  花南离躲了又躲,道:“你闹什么,我在谈正经事呢。”落雪道:“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做?一天到晚,就晓得吃酒看戏。”

  “吃酒看戏,你当我一个郡主那么好当?”花南离冷哼一声,道。落雪握了拳头,就要往花南离脸上打,道:“要是青了你一张花脸,看你还有什么颜面来这一种地方?”

  花南离闪身一躲,道:“小兔崽子,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像你这样的,光生了一副好容貌,老了也是嫁不出去的!我跟你讲,你离我远点,我还想多活几年。”

  因花南离躲了去,落雪一拳打在桌上,直将这一张实木桌子打得四分五裂,桌后几个女子吓得花容失色。花南离看一眼地上的碎木,道:“当初就不该骗你扎马步,光练了你一身武功,就晓得撒泼闹事。”

  “你还敢说,师父什么都教你,偏偏就喊我一个看书看书,你还不肯知足。”落雪道。

  “嘿,我个倔脾气。师父丢我去蛇洞狼窟的时候你干嘛去了?”花南离嗔道。

  “我看书啊。”落雪说道。花南离横了一眼落雪,道:“说,为什么一天到晚骑着老虎追我?”

  “师父说了,你是男孩子,得多跑跑跳跳。皮糙肉厚的,就是老虎咬你一口都没关系,反正你又不会死。”落雪实诚地说。花南离抽了抽嘴角,道:“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怎么老虎不咬死你。”

  “可能是你长得不好看,老虎就要咬你。”落雪道。花南离登时恼了,冲落雪吼道:“小兔崽子,你瞎啊?大爷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貌比潘安,才高八斗,好生生一个翩翩美少郎,长得怎么就不好看了?”

  落雪听了,淡淡说道:“你吼吧唧啥呢?论美貌,我还没输过谁。”花南离气得翻白眼,落雪又道:“你给我回去,一天天腌腌臜臜的。”说着,要拉花南离走,花南离避开了,道:“你别闹,这会子,我正有正经事做。”

  “你能有什么正经的事在这里说?”落雪说着,往后边看了一眼,见得子桑容月与无玉,牵唇一笑,对花南离道:“他们叫你干什么?”

  “让安息原附近的子民远一些。可是我不想动……”花南离说着,奈想落雪冷眼瞧过来,顿时闭了嘴,不敢再说。落雪笑问道:“你有问题?”

  花南离瞪着落雪,摇了摇头。落雪道:“那行,回去罢。”说罢,揪了花南离耳朵往外边去,花南离疼得直叫唤。众人看他二人,愣脸直了眼,惊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落雪来到老妈妈面前,淡淡笑道:“好妈妈,你可看清了。往后若是再把这个不知好歹的放进楼里来,我便烧了你这一个花楼。若是别的地方敢让他进,我便烧了这一个烟花巷子。”

  老妈妈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愣愣点了头。落雪就揪着花南离往外边去了,道:“让你不听话,让你逛花楼,让你吃花酒。”

  花南离哎哟了几声,道:“偏你一个这么理直气壮来欺负自家的亲师兄,向来竟白疼你了。”

  待花南离与落雪走远,一屋子的人还愣愣的。鹤枯跑上来,看一眼子桑容月,又来到无玉身边,道:“公子,落雪姑娘不是来抓奸吗?怎么抓了比南郡主?”

  无玉一笑,道:“那你还想她来抓哪个?”鹤枯瞧子桑容月,子桑容月便同鹤枯笑了,笑颜纯净,犹如天间的神秀精灵。

  攸宁走进来,冷眼瞧鹤枯,鹤枯撇了撇嘴,道:“就是抓你家的奸嘛。”

  攸宁听得鹤枯牢骚,拔剑就要相向,子桑容月喊住了:“攸宁,不得无礼。”攸宁收回了剑,道:“攸宁知晓。”

  鹤枯哼了一声,朝攸宁吐了吐舌头。攸宁偏了脸不理鹤枯。无玉无奈笑了,道:“鹤枯,你今年是多大了,还这样胡闹。”

  “公子,我还小着呢,没有胡闹。”鹤枯道。无玉笑道:“亏你还敢说自己小。”说罢,起身往外边去,鹤枯撇了撇嘴,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