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白玉白玉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493 2020.02.09 07:34

  落雪醒过来,看得天间的红日,晃然一怔,缓缓才想到这是红日劫。落雪下了床,才觉身子疼痛不已,如万针深扎。这样熟悉的痛感,还是寄魂毒。

  落雪握着那一块刻着无字的玉,一步步往外边去,一步步却似走在刀尖上,疼入心骨。可是,落雪早已习惯了。她一张小脸如纸苍白,拖着瘦弱的身躯往圣池去。红日光照在身上,如火灼烧,她却不怕疼一般,还是在外边走着。

  神主殿的人们看着外边的落雪,又是惊奇又是怔愣。她似乎不怕疼一般,不惧红日光的灼烧。

  落雪来到圣池,嘴角已沁出了殷红血。步声响起来,众人看过去,一身红衣的落雪缓缓走了进来,她瘦弱的身子不时虚晃着,步子踉跄,似乎下一刻就会倒下。

  随着落雪的到来,圣池蓦地亮起淡蓝色的光晕,落雪手里攥的玉亦亮了起来。众人不禁又惊奇,莫不是落雪手里的是圣令?

  无玉看落雪不断虚晃的身子,心疼不已,连忙飞身过去。落雪终来到圣池,脚下一软,就要跌下去,却给无玉抱在了怀里。

  “无玉……”落雪看无玉那一张同子桑无玉一模一样的脸,轻轻唤了一句。无玉看落雪苍白的小脸,心间一窒,把她更抱紧了一些。

  圣池散出的光晕更盛,落雪看一眼已干涸的圣池,有看玉上刻的无字,瞬时红了眼眶子,泪水落了下来。

  “无玉,无玉,无玉……”落雪看着玉上的无字,念着念着,泪落不止不休。她想起来,玉上这一个无字是她见过子桑无玉的三日之后刻的。她刻下这一个字,满心欢喜,比以往遇到任何事还要高兴。她拿着这一块玉,撒泼赖皮扑进子桑无玉怀里,把这一块玉放进他胸前衣襟。

  无玉听落雪轻喃,心痛如绞。他知晓她在念着子桑无玉,她念着这一块玉比自己的命还要重,她怎么舍得?

  落雪滚烫的泪水落在无玉的手上,如火灼烧。

  落雪将手里攥着的玉放入圣池,一时圣池的光晕敛下,池中重现了水,天间的红日亦变回了寻常模样。玉融进了池水之中,不见了。

  “无玉……”落雪看着清澈的池水,再看不见玉了,泪落得更厉害。没有了这一块玉,无玉,落雪还能拿什么想无玉……

  “无玉,无玉……”落雪不断轻喃着,声声苍白,凄凄戚戚。蓦地,脑中满片眩晕,再不能敌,昏了过去。无玉抱着落雪,苦涩疼痛,心间不知是什么滋味。

  红日劫消散,神人之境又复了往日的宁静。无玉却无半分的欣喜,他抱着落雪,回到了主殿。

  北堂来把脉,把了几回,回回都是脉象微弱,怕是不日便会归西。却不敢同无玉说。

  过了些时辰,落雪长睫轻颤,渐渐转醒,睁开眼睛,看得守在床边的无玉,又看得北堂。北堂正说道:“公子,姑娘……”说话间,但看得床上的落雪醒过来,同自己摇了摇头。

  落雪自知自己活不长了。匪终剑破,反噬隐隐而来,又中了寄魂一毒,失了那一块极具涵养的圣令,更不能活。以往,落雪便发现捡来的那一块玉有神奇之处,受玉的涵养十几年,落雪才能身中寄魂毒之后活下三年。有了那一块玉,匪终剑的反噬才没有那么强烈。如今,玉已没有了,她身子也不能拖多久了。

  北堂瞧一眼落雪,顿时明白了,道:“公子,姑娘无大碍,但请安心。”说罢,便退了下去。

  无玉偏过脸,见落雪醒来,牵唇一笑,温声说道:“雪儿,醒了。”落雪看无玉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一下子红了眼眶子。

  落雪欲坐起来,无玉便将她扶起来。她抓着无玉的衣袖,水眸落下泪来。无玉看了心疼如绞,抬手轻擦她脸上泪珠。

  “这一回,我得了这一个毒,她能活着。可上一回,为什么我的无玉就没有了,谁来把我的无玉还给我……”落雪轻声说着,一双眸子盈满了泪,模糊了视线,再也瞧不清无玉的面容。

  无玉听着,心间一窒,把落雪紧紧抱在怀里。落雪无力靠在无玉怀里,泪水如雨落,不止不休。

  外边来的主后方要进去,听了落雪的话,心疼不已,站了会,还是转了身走了。

  “我来还你,可好?”无玉轻声道。怀里的落雪没有说话,静静的,小脸没有一丝神采生气。

  “雪儿……”无玉低声唤了一声,将落雪抱得更紧一些。落雪的泪落得更凶,抓着无玉衣袖的手却松了。

  翌日,主后来殿里,不见无玉,倒是鹤枯还在。问了鹤枯,说是无玉与八位长老议事去了。

  主后来到里边,侍女欲喊,主后摇了摇头,侍女便静静退到一边。主后往里瞧一眼,看落雪静静坐在床上,一张小脸木木呆呆的,远没有往日的神采生气。主后轻轻叹了一声,走了进去,温笑道:“落雪姑娘,我来瞧你了。”

  落雪抬头看得主后,唤了声主后,欲起身行礼,给主后拦住了。主后道:“姑娘,你身子不好,这一些虚礼便不要了罢。”

  落雪听了,点了点头。主后在床沿坐下,握了落雪冰凉的手,温声说道:“姑娘可是犯了什么病?可有什么疼的痛的?”

  “不是什么大病,吃了药,倒好了些。”落雪看一派温和柔蔼的主后,轻轻笑道。

  “好了些便好。”主后说道,心中到底是有心疼。无玉以往说的不错,落雪什么疼的痛的从不同别人说,即便此刻身中寄魂毒,却未喊过一声疼。

  “姑娘这一遭过来,好歹多住些时日。”主后道。落雪道:“谢主后美意,不过,我明日便走,不敢太打搅。”

  主后一愣,道:“姑娘要走?姑娘不肯待在这?”落雪摇了摇头,道:“不过是我有事,要走罢了。”

  听了这些话,主后缓缓明白过来,落雪是不肯待在神人之境的,虽有些失落,还是不强留。

  二人又说了些家常的闲事,有一个侍者进来说:“主后,外边有客人来了。”

  “知晓了。”主后道,又叮嘱了落雪好生养着身子,才走了出去。道:“来的是哪一个客人?”

  “回主后,是莫家老爷。”

  听了答,主后渐渐冷下脸。待回到殿里,见那莫家老爷正在里边候着。

  “请主后的安。”莫家老爷行了一礼,道。主后在首座坐下,道:“莫家老爷来,我倒有一件事,正要与你说。”

  “主后请说。”莫家老爷道。主后道:“原先,我也念你莫家是识大体懂礼的,奈想,也能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情。寄魂毒是什么毒,世间之人略一想都知晓,那样狠毒,就是一个壮汉子也受不得。你莫家的大公子,竟把那样毒下给一个姑娘,真是黑心。”

  “主后……”莫家老爷听了话惊慌不已,又观主后冷淡脸色,忙说道:“主后,这原是孩子之间的玩闹罢了。庭儿疼茉儿,才想到这么一个没良心的法子。”

  “玩闹?就是我再疼茉儿,也不敢想出这样没良心的法子!生生亏了人家好好一个姑娘,也是太没良心了。此一事,我不追究,自有无玉来理。到时,无玉要怎样,我也不会阻拦半分。”主后说道,面色已然冷下。

  莫家老爷瞧一眼主后,主后似乎不愿多言,只好应下,行了礼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